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PUBG世纪网恋 > 117、(番外)最后的最后

PUBG世纪网恋 117、(番外)最后的最后

    第八届星空tv主播大赛报名通知下来时, 喻延正在打半决赛圈。

    他听见了系统消息的提示音, 但因为战况紧张,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打开,倒是水友们先沸腾了。

    【星空给我发站内消息了!主播大赛开始了!!今年小延必定掀翻乖秀, 斩获年度主播!!!】

    【呵, 我攒了一年的钱!儿子冲鸭!!!】

    【1老板已经几年没出手了, 今年他还是不来吗qaq】

    【是啊。明明两人关系这么好,1老板也天天给小延刷礼物,但每年一到主播大赛就隐身了……】

    喻延换弹的时候,抽空看了眼弹幕。

    “别为我攒钱,拿去给自己买两条漂亮裙子。”喻延击杀掉不远处的敌人, 火速躺下给自己打了个急救包, 笑道, “今年我还不一定参加这个活动。”

    他简单一句话,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

    毕竟今年的看点也就是看喻延能不能把乖秀拽下来……不,准确来说, 这是星空tv主播赛近三年来的唯一看点了。

    喻延前几年借着初期积攒的人气, 一路稳扎稳打,没多久就成了刚开播就能上热度榜的大神主播,水友们每天上星空tv的第一件事, 就是看今天的热度榜第一是乖秀还是yanxyan。

    今年喻延的粉丝都攒足了劲,并气势汹汹地放话,说今年一定要把乖秀拽下马来。

    【为什么啊?!】

    【今年的奖品还多了个电子产品代言啊小延!!你醒一醒!】

    【你正值壮年,乖秀播了这么多年了都没退, 你退什么退?!】

    喻延被逗笑了,因为事情没定下来,所以他也没解释,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雷,干脆利落地朝对面草丛丢去。

    随着一道剧烈的爆.炸声,结算页面弹了出来——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喻延道:“十一杀,吃鸡,房管……”

    他刚准备叫房管结账,就见屏幕上跳出许多封禁人的消息,估摸着是弹幕上又吵起来了。

    刚好到下播时间,不用开下一局游戏,所以喻延很有闲心的往上翻了翻弹幕。

    是他的粉丝和乖秀粉丝又吵起来了。

    他扶额,道:“大家别吵,好好看直播。主播赛马上就要到了,喜欢乖秀的水友就继续支持乖秀,喜欢我的……可以去给自己其他喜欢的主播投票。已经到下播时间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大家明天再见。”

    说完,他抬手朝镜头挥了挥,关掉了直播。

    界面刚黑掉,乖秀的消息马上就来了。

    乖秀:什么情况兄弟?今年真不参加主播赛?没道理啊。

    乖秀:当然,我个人是希望你别参加的,去年比赛期间,我觉都没睡好,就怕最后奖被你给拿了,今年再来一次,我估计头发都得掉光。

    喻延:……还不知道。

    刚回复完这句,电脑房的房门被打开。

    易琛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手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看到喻延,他直接把箱子放到一边,大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回来了。”喻延瞪大眼,“天气不好,飞机不是停飞了么……”

    话还没说完,易琛直接弯下腰来把他吻住了。

    喻延手还按在键盘上,就这么按出了一大串f。

    亲够了,易琛才起身,他揉揉喻延的头发:“等不及,买了隔壁省的机票,开车回来的。”

    喻延摸到了他西装外套上的凉意。

    “怎么不跟我说,我去接你。”他心疼地多摸了几下。

    易琛笑:“是,忘了我小男朋友刚拿了驾照。”

    他扫了眼屏幕,刚好看到上面的聊天内容,一挑眉,“不参加主播赛?怎么,不满意他们这次挑的奖品?”

    “不是。”喻延把对话框关掉,“就算参加了,也不一定是我获奖。”

    易琛道:“你想要,我单独给你开一个主播赛。”

    喻延笑了,使劲摇头:“走,我订了一家餐厅。”

    是一家刚开的法国餐厅,易琛到时有些意外,平时如果是喻延决定,那他们大多都会去一些比较家常的小菜馆。这几年他尝试了许多之前没尝试过的口味,也算是变相开了眼界。

    服务员把醒好的红酒倒上,帮他们点好餐后便离开。

    “说吧。”易琛举杯,挑眉问,“要跟我说什么事?”

    喻延一愣:“……你怎么知道。”

    易琛道:“你写在脸上了。”

    喻延抿抿唇,举起杯子来,跟易琛碰了下,然后喝了一小口,给自己壮胆。

    他说:“我想重新回去读书。”

    易琛其实不太意外,前段时间他就发现书房属于喻延的那一个小角落里,堆满了外语词典。

    他陪着喻延喝了一口:“为什么?”

    “就是,想丰富一下自己的知识。”喻延道。

    易琛想了想:“我爸妈为难你了?”

    喻延早在两年前就跟易父易母见了面,隔几个月都会一块吃顿饭,有的时候易琛忙工作,就只有喻延陪着他们吃。

    他原先还有些紧张,但次数多了之后,他发现易父易母性格都特别随和,对他事事都很体贴细腻,也许这就是艺术家都具备的优点。

    “不是,怎么可能,他们对我都很好。”喻延道,“我只是……”

    “什么?”

    “我就是,想再靠你近一点。”喻延红着耳朵,捏紧杯身,试图掩盖自己的紧张。

    易琛一怔,他没想到对方的理由会是自己。

    他回神,突然伸手,用食指勾了勾喻延的指头:“我们还不够近?你还想跟我多近。”

    喻延立刻心跳加速,不过餐厅座位之间都有隔板,他也不担心被人看到,没有收回手。

    两人的情侣戒指在灯光下十分晃眼。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连手上的戒指都换了三四回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看他脸红了,易琛失笑,不再逗他,他收回手,问,“那直播那边要暂时停播吗?想去哪读,我帮你安排。”

    喻延今年不过二十四,继续读书也并不违和。

    “对,先暂时停播。我这几年赚了点钱,够我去读书了。”喻延道,“伯母向我推荐了一家学校,就在伯父的画室旁边……”

    “等等。”易琛皱眉,打断他,“他的画室?你是想去国外?”

    喻延忙道:“不是,我还没决定……我跟伯母说,要跟你商量一下才决定。”

    易琛拧着眉,沉思片刻。

    喻延说:“如果你不赞同,那我就……”

    “我不赞同。”

    “……”喻延顿了顿,敛眉,点了点头,“那就算了。”

    易琛轻叹了口气,继续道:“你现在毫无基础,爸妈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工作,肯定不会天天陪着你。你语言不通,就这么过去,我不放心。”

    喻延愣了愣,抬头看他。

    “先在国内学一年。”易琛道,“一年后,我再给你安排。”

    喻延欣喜地睁大眼,他道:“别……我自己来就可以,不用麻烦你的。等我去了那边,一有时间就飞回来找你……”

    “不用。”易琛道,“我去找你。”

    “没事,我比你闲。”

    易琛笑:“说不准。”

    喻延一怔:“嗯?”

    “这几年公司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了。”易琛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然后把切好的那份推到喻延面前,“我已经看好了人,再观察一年也差不多了。等事情安排下去后,我就有很多时间能陪你。”

    他放下刀叉,抬眼道,“不过你要想好了,真的舍得放弃游戏吗?”

    喻延闻言,摇头:“不舍得,我没打算放弃游戏,只是暂时不直播了。”

    “努力了这么多年才到现在的程度。”易琛扬唇,“真的不拿个年度主播再退役?”

    “这哪算什么退役啊。”喻延也笑了,露出一颗小虎牙来,“奖项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本身啊。至于水友们……平时偶尔也能上去跟他们打打招呼,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而且要说真有什么遗憾,那也是没能真真正正走上大赛场的舞台,好好打过一场比赛。

    不过人生总有缺憾,喻延感到可惜,但一点也不后悔。

    易琛闻言,点了点头:“都依你。”

    吃完晚餐,喻延刚回家,就被卢修和拖出了门。

    “小延,这个首映票有多难弄你知道吗!”卢修和边说边带着他往里走,“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劲才拿到了两张,那小气鬼,原本只打算给我一张的。”

    喻延问:“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他连电影票都不舍得给你?”

    “呸呸呸,什么在一起。祖宗,你可得小声点,我宝贝今年稳拿影帝,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搞事。”卢修和压低声音,“给是愿意给我……就是我得费点劲。”

    喻延还是不懂:“什么劲?”

    “腰劲。”

    “……”

    路上,两人继续聊着,喻延极其自然地把自己准备继续念书和即将出国的消息告诉给了卢修和。

    “什么?!”卢修和震惊大喊,“出国?你他妈马上拿年度主播了,出什么国?!易琛也他妈舍得啊??”

    喻延是真的想拿个大喇叭跟着卢修和比嗓门,大家一块同归于尽算了。

    “我的错我的错,没控制好音量……哎不是,你怎么突然想去读书了?读书有什么好?你看看那些读书好的,起码80%的人月收入都不到你一半。”卢修和苦口婆心道,“我是真对你好小延,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喻延道:“我不是为了钱。”

    卢修和问:“那是为了啥?”

    “想丰富一下自己吧,人生还很长,我想过得精彩些。”喻延道,“……还想再变得好一点。”

    卢修和说:“谁说你不好了,我帮你干他去。”

    “不是,”喻延失笑,“还有些其他的原因。”

    卢修和立刻明白了:“易琛?可我看易老板也不像是会计较你学历的人啊。”

    “他没有。”喻延忙说,“事情是我单方面决定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想跟他再多一些共同话题嘛,”卢修和朝他挤眉弄眼,“小延,你也太好了。易老板这波血赚。”

    喻延道:“左桢才是血赚。”

    “嘘嘘嘘!这都到影院了,我们小点声。”卢修和说完,打开背包,拿出两个小巧的名字灯牌出来,塞了一个在喻延手上,“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应援牌啊。为了掩人耳目,我们这次得装作是后援团的人。”卢修和道,“一会表现得热情一些啊小延。”

    “怎么热情?”

    “哎呀,你就当……就当是易琛来了,懂不?”

    “……”

    ——

    半个月后,水友们发现,他们喜欢的主播手上又换了一枚新戒指。

    这几年喻延常年戴着戒指,几个月一换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原本大家只是调侃几句便想带过话题,但这一次,某位眼尖的水友察觉了戒指的不寻常之处。

    【早点睡: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我认错了,我怎么觉得小延今晚戴的戒指像是xx牌的啊?这牌子不是出了名的只卖情侣款戒指吗?……】

    这条微博很快就上了喻延超话广场。

    【我日,姐妹牛逼,我查了一下,还真是!】

    【所以另一个戒指在谁手上??】

    【啊啊啊我不允许!!我儿子这辈子都不可能谈恋爱的!!除非恋爱对象是1老板!!】

    最后一条评论很快就被一言堂女孩给劝删了。

    这几年,眼见1老板和小延关系越来越亲密,女孩们开心磕糖的同时也开始担忧——喻延身上接了几个电子商品的代言,一旦爆出丑闻,那得背负不少违约金。

    可惜的是,同性恋在国内也算是丑闻之一。

    所以一言堂女孩们早早就定下约定,圈地自萌,谨慎磕糖,绝不出圈。甚至在别人公开带一言堂节奏时,她们还会加以阻拦。

    易琛刷微博时,喻延的绯闻女友已经传到第n任了。

    【是这个女主播!!你们看,款式是不是一模一样?!这女主播也是星空tv的,两人估计是在主播大会上认识的,甚至还有合照![图片]】

    【不可能姐妹,女主播那戒指是另一个牌子,你看[图片]】

    易琛打开图片看了眼,还真是喻延跟一个女主播的合照,他小男友站得倒是挺直,但旁边的女生歪着脑袋,差点就倚在喻延肩上,导致两人看起来带了些亲密。

    他眯起眼,点开这个博主的主页,发现三天前,也有一条内容差不多的微博。

    【yanxyan居然跟b姓女星在一起了?!你们看这女星前两天秀的戒指,她还承认是xx牌的!】

    【不是哦,我有内部瓜,这女星跟一位谐星在一起的,过两天就官宣了,你看男方也有这个戒指[图片]】

    【听朋友说,小延的恋爱对象是他发小,那发小刚好是我朋友的朋友,据说两人七岁认识到现在,马上准备结婚了。】

    【朋友系列,可信度0.01%】

    易琛忍不住低头看了眼正在自己怀里睡觉的人。

    他抬手捏了捏他的脸蛋。喻延像是感觉到什么,皱着眉又往他身上蹭了蹭。

    易琛语气很轻:“行啊,我几天没上网,你绯闻都传到娱乐圈去了。”

    “唔……”

    “还冒出来一个发小。”

    “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女主播身上了?”

    喻延压根没听清他说什么,只是迷迷糊糊睁眼:“还不睡?我好累……”

    易琛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他脖颈:“睡。晚安。”

    次日,对这些八卦感兴趣的水友们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刷昨天那条疑似曝光yanxyan女朋友的八卦微博。

    没想到八卦没看成,倒刷出了易琛的新微博来。

    易琛很少发微博,这次不仅发了,甚至还带了张图片。

    照片像是随手拍的,是一个三级头的手办。

    而在捏着手办的五指边缘,若隐若现能看到一枚银戒。

    微博刚发出五分钟,评论区很快就被淹没。

    【老公早啊!手办好看,送我一个,谢谢老公!】

    【啊啊啊1老板手指太好看了吧,想舔!】

    【楼上住口!】

    易琛拧眉。这么多层楼,就是没有一个聊他的新戒指的。

    几小时后,网友们又刷出了一条微博来。

    【易琛:什么牌子的戒指好看?】

    不知情网友们纷纷在底下出谋划策。

    而嗅到某种不寻常味道的一言堂女孩们立刻聚集在了一起!

    片刻,易琛更新了今日的第三条微博。

    【易琛:谢谢建议,买了[图片]】

    这次的图片就只有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上面还戴着某牌子的情侣戒指,男款,跟某位主播直播时露出的戒指几乎一样。

    发完微博后,易琛甚是满意,等会议结束后,还特别抽出时间去看了眼评论。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说买就买。】

    【等会……这戒指我怎么觉得跟yanxyan的这么像呢?】

    看到这里,易琛满意地挑唇,结果他再往下——

    【1老板不小心跟小延撞对戒了噗。】

    【一言堂女孩路过,希望评论区里不要出现ky,虽然1老板和小延关系真的很好,但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希望大家在自己心里偷偷yy,圈地自萌就好,别在易老板微博下瞎说哈~】

    【是的,只有直男才敢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真的是同一款情侣戒指——1老板和小延的关系太太太棒了吧!!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啊!!!】

    “……”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一言堂女孩。

    易琛气得当晚回去,在喻延手指上留下了好几个草莓印。

    ——

    喻延出国当天,易琛因为还有工作需要交接,没法陪着他去。

    “你先过去。”把人送到安检口,易琛道,“我过几天就到。”

    “好,你慢慢来,不急。”喻延亲了亲他脸颊,笑道,“我就在那,不会跑。”

    “我不怕你跑,”易琛道,“就是舍不得。”

    喻延说:“几天而已。我刚好先过去,把房子收拾一下,等你来了能直接住。”

    “好吧。”易琛把人抱进怀里,突然喟叹一声,他道,“我最近一直在后悔……”

    “后悔什么?”喻延任他抱着,问。

    “没早点遇见你。”

    易琛顿了顿,“如果早点遇见你,我会让你顺顺心心上完高中,读完大学,把你所有空缺的人生经历,都给你填满。”

    喻延一怔,许久才笑了声。

    他抬手,回抱住易琛,道:“可我现在过得也很好啊。”

    像是想起什么,喻延在他脖颈里蹭了蹭:“……而且你已经来得很及时了。在我开直播的时候,最需要你的那一刻……你就出现了。”

    广播里已经响起登机提示,易琛抱紧了些,道:“登机吧,在那边等我。”

    “好。”喻延语气很轻,“易琛,我爱你。”

    这句话易琛听过许多遍,但每回都是听不够的。

    等喻延拖着行李箱,转身欲走时,易琛才回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说……”喻延道,“说我先过安检了。”

    机场四面都是透明玻璃,阳光随着照射进来,给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衬上一层暖光。

    喻延走了两步,突然笑着回望他。

    “等你来了,我再给你说一次。”

    易琛站在原地,内心情绪翻涌。

    “好。”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是真真正正完结啦,感谢大家一路陪伴。

    我在微酱子贝早点睡 上做了一个回馈正版读者的抽奖活动,感兴趣的宝贝可以来试试手气~

    喜欢本文的读者,可以动动手指头,在app上帮忙打个五星好评哦亲,你不点我不点,小延何时能出头(不是

    下一本开《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大约三月底四月初吧,这次写一个性格不太完美的主角,我们有缘千里再相会啊~喜欢的读者们可以点开我的专栏收藏一下文案,开文会直接提示的。如果能顺便给作者专栏点个关注就更好啦。

    感谢,春天见。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PUBG世纪网恋 。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9944_116.html

看《PUBG世纪网恋 》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