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重生妖妃:皇叔,太凶猛 > 24娴嫔不是要讲尊卑吗?本宫主今天就跟你讲讲尊卑。

重生妖妃:皇叔,太凶猛24娴嫔不是要讲尊卑吗?本宫主今天就跟你讲讲尊卑。

  吩咐着人取来了笔墨,楚梦梵要将现在还记得的一切拿纸笔全部都记下来,以防着时间久了,有些东西记不清楚或者记错了,会让皇叔落入延浩涆的圈套之中。

  正写着,就听到门口一阵喧闹。

  似是有什么人要进来,被平芜拦下,正在争吵。

  楚梦梵将笔放下,双手拿起刚刚写完的纸,吹干墨迹,将所有写好的纸全部叠好装进妆奁下的小抽屉里,然后才款款的走了出来。

  到了门口,正看见窦怜筠颐指气使的指着平芜的鼻子大骂:“区区一个阉人,也敢拦本宫?狗东西,本宫今天就好好教教你什么是尊卑!”

  说着,窦怜筠扬起手来就要打平芜。

  平芜身上是有功夫的,要对付窦怜筠只需要一根手指头。

  可身份有别,窦怜筠毕竟有个娴嫔的身份在,而平芜只是一个太监,所以他即不能躲更不能还手,只能任由窦怜筠打骂。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是手掌和脸亲密接触的声音。

  窦怜筠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梦梵,目光里的恶毒几乎要从眼睛里迸出来。

  但只一个瞬间,她就做好了自己的表情管理,就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怨怼不曾发生过一般,转而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妹妹何故打我?”

  楚梦梵没有说话,回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了窦怜筠的另半边脸上。

  窦怜筠被打得脸歪向一旁,却又不敢反抗,只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泫然欲泣的看着楚梦梵。

  楚梦梵扬了扬下巴,将手递向了一旁,由平芜稳稳的扶住,然后看着窦怜筠冷声说道:“娴嫔不是要讲尊卑吗?本宫主今天就跟你讲讲尊卑。

  其一,平芜虽是奴才,却也是我承恩殿的奴才,无论如何,也轮不着你长欢殿来调教。

  其二,平芜今早是领了皇叔的命令守着承恩殿,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本宫主的。娴嫔如此硬闯,难道是要公然抗旨吗?

  其三——”

  楚梦梵步步紧逼,走到窦怜筠面前的时候,那气势已经压得窦怜筠有些喘不过气来。

  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崴了脚,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小丫鬟想去扶,却被楚梦梵一个冷眼扫过去给吓住了,愣生生的收回了伸到一半的手,就这么站在一旁低着头,任由楚梦梵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窦怜筠。

  “你位列娴嫔,从三品。而我,是皇叔亲封的安乐宫主——平安喜乐,六宫之主。

  我为君,你为臣。你叫我「妹妹」,便是乱纲纪,无尊卑。

  按罪,当诛!”

  窦怜筠被楚梦梵掷地有声的最后两个字给吓得身子一软,整个人如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

  眼前这个人,还是被宁王哄骗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花痴吗?

  那个只知道仗着君珩的宠爱和纵容无法无天的蠢货,什么时候起变得这样咄咄逼人?

  她只有十二岁而已,何来如此气势?

  尤其是那双眼睛里,仿佛蕴含着地狱的岩浆,透着无尽的恨意。

  她说的当诛并不是在吓唬自己,她是真的想杀了自己的……

  窦怜筠有这样的感觉,却想不通这感觉从何而来。

  她只能屈从于原始的恐惧,匍匐在地,抖如筛糠。

  这个女人是楚梦梵,她的一句话,足以让君珩为她大开杀戒,屠戮众生,甚至,连一个理由都不需要。

  她得罪不起楚梦梵,至少现在还得罪不起。

  “宫主恕罪,是怜筠一时糊涂,冒犯了宫主。请宫主念在怜筠也是担忧宫主玉体,急于将宁王备下的解毒良药送给宫主才失了分寸的份上,饶怜筠一次。”

  楚梦梵眯了眯眼,目光瞥向她双手举过头顶的一个深蓝色的方形锦盒。

  锦盒上的花纹是宁王府的标记。

  给平芜使了一个眼色,平芜便上前接过了窦怜筠手里的锦盒奉到楚梦梵的面前。

  楚梦梵伸出纤纤玉指,轻轻捏着锦盒的两个对角,漫不经心的把玩了片刻,唇角一勾,透出一丝冷笑。

  前世,她也中了这玄阴散的毒,却并没有这送药一出。

  看来,她昨天的戏演得不够好,到底还是让延浩涆心里起了猜忌。

  所以她刚刚处置了一个巧蝶,窦怜筠就马上又打着他的旗号到她面前来了。

  说是送药?

  呵,毒就是他下的,什么份量他自己不知道吗?

  多喝两碗水就能代谢掉的东西,还需要什么解毒药?

  分明就是来试探她信不信巧蝶的攀咬,是否觉得下毒之事和他有关罢了。

  “浩涆哥哥的心意,本宫主领了。

  不过,这药既然是浩涆哥哥给的,自然不能记在你的功劳上。

  所以这目无尊卑的罪过,还是要罚的。

  就罚你跪在这里,好好想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以后又该如何跟本宫主相处……

  以娴嫔的聪慧,想来也不必多跪,只需跪足四个时辰,便该是可以通透了。”

  说完,楚梦梵优雅的转身,便要回承恩殿去,根本不理会身后的窦怜筠那怨恨又扭曲的模样。

  “哦,对了。”

  楚梦梵忽然停下,悠悠转头,看了一眼窦怜筠身边的小丫鬟,勾着唇角笑道:“我记得,你是窦家陪嫁进来的丫头,是吧?”

  “回禀宫主,奴婢暮云,确是窦家的家生子。”

  “凭高目断征途,暮云千里平芜。你的名字倒和平芜同一出处,如此也算有缘,即日起,你便到我承恩殿来伺候吧。”

  “这……”暮云吓得不轻,下意识的就去看窦怜筠。

  窦怜筠同时也看向了暮云,目光恶毒阴狠。

  显然是觉得她今日受辱,必是暮云这个丫头跟楚梦梵早有往来,暗地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暮云被她吓得缩着子直摇头,显然吓得不轻。

  “怎么?难道娴嫔平日里跟本宫主说的姐妹情深都是骗人的?如今连个丫鬟也不舍得给本宫主吗?还是说,本宫主非得去求着皇叔颁一道圣旨,才能如愿……哦,本宫主忘了,表姐你虽然是皇叔的娴嫔,眼里却只有宁王没有圣上。所以本宫主想要这个丫鬟,还得去找浩涆哥哥,是不是?”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重生妖妃:皇叔,太凶猛。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9819_22.html

看《重生妖妃:皇叔,太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