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此案不关风与月 > 第六十二章 地道

此案不关风与月第六十二章 地道

  这几日,杨州牧带人审理了老樊头被杀的案子,张道士已经招供,这案子就只差结案了。

  定了张道士的死罪后,林岚他们就帮着樊树一起,给老樊头把身后事办了。

  林岚这几日被凌昀勒令安静养伤,哪里都未去,拿着杨老前辈给的那本秘籍研究呢!

  其实林岚是想去查白衣谷的案子的,但是杨州牧似是有心防着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表示,凌昀尚未入官场,无权过问地方的案子。

  若是案子泄露出去,或者是出了什么问题,凌昀就首当其冲了。

  而且杨州牧老奸巨猾,做事滴水不漏,林岚曾试着跟着他查了一天案子,他虽然面上没说什么,可就是什么都不让你插手。

  凌昀他们在青州城就比夫子晚出发一日,中途又去了铸剑山庄,然后辗转到燕子村,已经耽误了不少时日。

  眼下无极学院估计早就开课了,他们迟迟未归,家里人肯定是要担心的。

  所以,凌昀这几日盯着林岚养伤,不准她乱跑。

  而案子那边的进展,凌昀也一直让暗一在暗中盯着。

  这日,凌昀正教林岚打太极,疏通筋骨的同时,顺一顺她的内力。

  林岚的内伤还没好全,杨老前辈给的心法秘籍,凌昀还不敢让她练。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苏霖和言晟柯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磕着瓜子,逗着趣儿。

  阳光明媚,时光正好,旁边的厨房里已经传出饭菜香,林冲已经在做饭了。

  暗一走进院子,看到的就是这幅和谐的画面。

  自家公子身上少了点清冷孤傲,多了些人情味,也没有在鬼域初见时,那份削弱清苦了。

  凌昀见暗一这个时候回来,问道:“怎么了?”

  “昨天晚上,属下看见杨州牧命官兵在白衣谷内搭了个大棚子,之前属下以为是官兵临时休息的,因为杨州牧进去后,就没出来。”

  “今天上午十三才发现不对劲,他看见官兵偷偷往旁边倒黄土,于是我扮做官兵从那帐子前过了一下,发现他们在挖东西,杨州牧站在一旁指挥。“

  ”属下不敢多待,只看了一眼就回来了。“

  林岚道:“早就看出这个杨州牧不简单,只是不知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凌昀:“今晚子时,我们去看看。”

  苏霖点头,然后转头笑着看向准备离去的暗一。

  “十三不是被罚去鬼域了吗?怎么还没走。”

  暗一抹了一把汗,没敢去看凌昀的脸色。

  “眼下状况多,怕人手不够,将公子护送回京后,十三再去领罚。”

  凌昀没出声,暗一就当他同意了,低头退出院子。

  十三听到这个消息,止不住哀嚎,同样是受伤,林岚有公子侍候,自己顶着伤出任务,还逃不过后面的惩罚,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暗一见十三一脸郁闷,拍了拍他的肩膀:“公子是为你好,你这功夫一遇到事情就得出事,让你去鬼域,就是让你好好练功,知道吗!”

  到了晚上,凌昀和苏霖到高地上和暗一汇合。

  暗一指着那棚子道:“看,那个就是,旁边的小帐蓬就是杨大人住的地方。”

  苏霖一笑,露出那口白牙:“不知道这是敬业呢,还是偷偷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凌昀没说话,一个手势,暗一就带着十三往另一边走了。

  他们走到另外一边高地,凌昀看他们就位后,用黑布将脸蒙上,和苏霖潜进谷里。

  官兵的功夫始终有限,警觉性也不如常年在江湖上漂的人。

  凌昀是经历过非常人的训练,才练就这一流的身手。

  而苏霖则是有名师指导,两人悄无声息地潜到那大棚旁边。

  然后蹲在黑暗处,等着暗一那边行动。

  到了约定时间,暗一故意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

  立即有官兵发现他们,暗一趁机现身,旁山里一跃,官兵立即朝着暗一的方向追去。

  官兵一行动,杨州牧就醒了,他似乎很紧张。

  看了看官兵追的方向,转身就进了大棚。

  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来,出来后,就带着那队人守在棚外,不走了。

  苏霖一个轻跃,跳上棚顶。

  “什么人?”

  杨州牧比官兵还灵敏的反应,让凌昀觉得他不像个文官,反倒像个练家子。

  苏霖嘴里含了东西,特意换了另一种声音。

  “看看你们挖的什么宝贝。”

  说完,苏霖用内力直接将棚底震穿,身子欲跳进棚里。

  杨州牧直接跃上棚顶,抓住苏霖的肩膀。

  苏霖惊讶了,下面的官差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们从不知道杨州牧居然会武功。

  苏霖和杨州牧对打起来,从棚顶打到地上,旁边的官兵也同时出手对付苏霖。

  苏霖佯装不敌,一边打一边往高地退去。

  杨州牧见苏霖接不上招了,便更加起劲,心里暗暗发誓要活抓苏霖。

  几人越打越远,凌昀也趁机溜进了大棚里。

  大棚里原来是有两个守卫的,刚刚暗一带走了旁边的官兵,苏霖带着了大棚的护卫。

  所以这会,大棚里并无其他人。

  棚中间,有一个透着光的地洞,应该就是杨州牧在挖的东西。

  地洞里还有声响,应该是还有人在挖。

  凌昀小心地隐身进去,贴着墙行动。

  这地洞下面是一条暗道,这条暗道肯定不是杨州牧这一天的时间挖出来的。

  看这一地,被刨的乱七八糟的,暗道也被破坏了。

  看来,杨州牧是不知道暗道的入口,所以找了个大概位置挖的。

  只是他怎么会知道这里有暗道,而这暗道里,又会有什么呢?

  凌昀慢慢走近,听到那两个挖地道的人聊天。

  “你说这杨大人挖什么呢?费这么大功夫,还搞得这么神秘。”

  另外一人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不知道吧,我听一个官兵说,白衣谷住的可不是一般人,说是什么前前朝的贵族。”

  “说不定,挖宝藏呢!”

  说完,两个人嘿嘿地傻笑。

  “那到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分一点。”

  “安份点吧,这话别让杨大人听见,分是不可能的,但是偷偷拿几个或许还可以。”

  这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在破地道的那道门。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此案不关风与月。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9714_61.html

看《此案不关风与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