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妖女[快穿] > 1124、佛恕

妖女[快穿]1124、佛恕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w-`)

    因而丞相大人破天荒的搜肠刮肚的找到了一点安慰失意女人的话,沉声道:“娘娘, 陛下并不是您一个人的陛下。”

    若是夏贵妃懂得了这一点的话,那么对于皇帝的虚情假意也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夏兰垂下来的眼眸闪过一抹流光,这效果可比她自己预估的好太多了。

    即使是眉目间还泛着忧色, 可是夏贵妃却因为丞相的话而心情好了起来。

    她忍不住迎风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纯美却又温柔, 在季荀的心里泛起了点点涟漪。

    在季荀看着夏贵妃脸上的那个笑容而呆愣住了的时候, 一阵风迎面吹来,吹乱了夏兰的一头秀发。

    发丝轻轻舞动了起来, 连带着夏兰身上轻薄的衣衫也被吹得扬了起来。

    鼻息间随着清风吹过来的还有夏贵妃身上好闻的馨香,他曾经在那个小池子里闻到过, 一直煎熬着他,让他痛苦又愉悦的味道。

    夏贵妃的发丝轻轻从他脸颊上的肌肤轻抚过,带来了一阵酥麻的痒意。

    她的衣衫也被吹拂到了自己的身上,不断的滑动着,让季荀的一颗心无法保持平静。

    他的情绪随着那调皮的发丝,和飞舞的衣衫而上上下下的起伏着。

    然而夏兰却仿佛毫无所觉, 似乎是这阵舒爽的清风弗来,反倒是让她的心情更加愉悦了些,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耀眼了起来。

    季荀本来到了嘴边提醒她的话语, 却终究是说不出口,他忍了下来,只为不破坏夏贵妃此时的美好心情。

    只不过他的举动也让他自己微微一怔, 他何时是一个如此为人着想的人了?

    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不能给他提供丝毫益处的毫无关系的女人。

    季荀惊才艳绝,心思更是灵敏了一种可怕的地方,即使是他的感情一片空白,也让他瞬间就发觉到了自己的异常。

    可是他却不敢深究,有时候难得糊涂,什么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不美。

    夜晚举行了篝火晚会,夏贵妃作为皇帝身边的第一红人,自然位子是挨着他坐的。

    而云贵人在出行的妃嫔里,地位是垫底的,明面上又不受宠,自然是坐在角落里的。

    可是江如月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坐着属于她的位子上,高高在上,她的一颗心被嫉妒不甘给蚕食得疼痛不已。

    夏兰在上首注意到了江如月扭曲的神色,她唇角上翘了起来。

    她啊,就是个只图个虚名的人,比起江如月的这种心爱,夏贵妃更愿意当个挡箭牌。

    光明正大的享受着皇帝的宠爱和别人的嫉妒羡慕恨,别管真的假的,最起码除了皇帝和江如月之外,又有几个人是知晓真相的呢?

    如果皇帝的心爱之人是偷偷摸摸的躲在暗中,像江如月一般,美其名日聪明,既实实在在的享受到了好处又还懂得自保的这种的话,夏贵妃觉得着实是没意思。

    所以啊,她难怪和云贵人还有皇帝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不过,既然皇帝和云贵人喜欢在暗中,那就藏得严严实实,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

    不然的话,那代价也不知道皇帝乐不乐意付出啊!

    夏兰眼眸微微一挑,她想到了一个很老套的要江山还是要美人的话题,啧啧,她还真想见识见识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痴情啊!

    只希望,到时候她们的这位陛下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自然,皇帝是舍不得他的心肝宝贝受委屈的,因而他早早的就离席了,暗中去和江如月约会了。

    夏兰看在眼中她也不阻止,看来这种偷情的滋味不是她一个人享受的。

    她唇角带笑,眼眸微微一动,就提着一壶酒往外走了出去。

    在一群大臣之中,季荀永远都是鹤立鸡群的那个。

    他即使是静静坐着,却也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他身上,其他人在他身边根本就被衬成了尘埃。

    事实上,季荀并不恃才傲物,相反他十分的温和雅致,和他交谈总有如沐春风之感。

    但是或许是因为他这个人太过优秀耀眼了,让人在他的身边都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因而久而久之,这位丞相就没有什么人有勇气靠近了。

    季荀今日也依旧是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喝酒,平日里他是平静享受的,然而今日他不过是发泄苦闷罢了。

    然而,丞相大人的眼角余光却还是忍不住悄悄留心着这个搅乱了他的心湖的罪魁祸首。

    当他看见夏贵妃独自一人提着酒往外走去之时,季荀眸光一滞。

    他在心中说服自己,不要去关注夏贵妃太多,他已经逾矩了,这太危险了,简直就是和玩火一般。

    尽管理智依旧残存压制着,可是季荀的身体却还是无法控制的朝着夏贵妃走去。

    等季荀赶到的时候,夏贵妃已经喝得醉眼朦胧了,她的身子还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一般。

    季荀忍不住快走几步,赶到了夏兰的身边,看着她支撑不住的模样,伸出手来扶了她一把。

    然而没有想到夏贵妃的身子无力的很,她直接就扑进了季荀的怀里,他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为了不让夏兰的身子滑倒,季荀只能无措的伸出手来抱住她。

    可是这样一来,那柔嫩的肌肤和曼妙的曲线,季荀再次毫无阻隔的感受到了。

    这瞬间就激起了季荀的回忆,尤其是在这样身子相贴的情况下,让季荀想起了自己在梦中如何肆意尽情的揉搓着这嫩滑的雪肤,在那上面印下了一朵朵诱人的红梅。

    她蚀骨的娇吟,让他疯狂的媚态,那美好的触感,和夏兰这么轻轻一触碰,全部就都清晰的涌现在了季荀的脑海里,不断的翻滚着。

    幸亏季忙的自制力极好,即使是他的身体都已经滚烫的不行了,可是他却没有做出任何失态的举动来。

    夏贵妃已经喝醉了,这样的媚态风情和梦中一模一样。

    她毫无防备的慵懒的靠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柔嫩的小手还不停的在他的身上撩拨着。

    季荀注视着夏兰酡红诱人的粉嫩小脸,他一向清润的眸子暗沉了下来,更是激烈的翻滚着种种情绪,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最终季荀却只是极为克制的将夏兰小心的扶起来,和他的身子拉开距离。

    然而一离开他的身子,一直醉得仿佛不省人事的夏贵妃却是不安分闹腾了起来。

    她泛着水雾波光粼粼的眸子就那么瞅着季荀轻轻一掀,嫣红的粉嫩唇瓣也微微嘟起,爱娇的朝着季荀不满道:“我还要喝酒!”

    季荀几乎要迷失在夏兰那双诱人的美眸里了,看他一眼就勾得他心痒痒的,那微微的抱怨和撒娇更是撩拨得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季荀不敢再看下去了,他担心自己抵抗不了,无法克制住,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然而夏贵妃却是不依不饶的小手抓着他的衣衫,另一只手也在空中胡乱的挥动着。

    这倒是显出一种别样的纯真可爱来,让季荀的心间软了软。

    他几乎是轻哄着对夏兰说道:“娘娘,听话,别闹。”

    季荀忍不住轻轻包裹住夏兰的小手,那柔弱无骨的仿佛融化在他的手心里的感觉,让季荀的心间一滞,一颗心更是仿佛如一汪春水一般融化了。

    但是季荀定定神,从那种让他沉迷的触感里清醒过来,一手将夏贵妃的手放下来,一手轻轻的拉开他的衣衫。

    他招来侍女吩咐道:“娘娘喝醉了,带她回去休息吧。”

    夏兰倒在侍女的怀里,唇角却无声的勾了起来,看他还能够忍多久。

    季荀几乎是落荒而逃,不敢再多看夏贵妃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果然他真是自找罪受,季荀心头苦笑一声,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脚呢?

    白日里皇帝和众大臣一起游猎游乐,虽然妃嫔偶尔有下场的,但是次数也少,大部分时候她们都是聚在一起说说话的。

    夏兰轻执团扇,微微掩面,灵动的眸子注视着递到自己眼前的一杯香茶,抿唇一笑。

    这份厚爱,她怎么消受得了呢?

    然而季荀却并不放过她,逼视着她,一定要让她说出个答案来。

    “那丞相大人你想如何?”终于夏兰鼓起勇气抬头,直视着季荀问道。

    他们的身份,一个是皇帝的贵妃娘娘,一个是当朝丞相,这样的两个人,有什么可能呢?

    无论是什么,都是一种罪孽,只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话夏兰是带着几分负气的问道,倒是让季荀沉默的垂下了手去。

    夏兰转身离去,季荀在身后垂头,眸光变幻不定,可是他的双手却是死死的握住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妖女[快穿]。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298_1120.html

看《妖女[快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