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七十五 猛将喋血

三国之召唤猛将四百七十五 猛将喋血



    秋风猎猎,襄阳城头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随着岳飞令旗一挥,近十万汉军几乎倾巢出动,从襄阳城的东门与北门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岳飞自从六月提兵出宛城,已经在襄阳城下屯驻了三个月之久,中间只是发起了几次小规模的进攻,折损了三四千人马。后来又因为赵匡胤反叛,之后阴雨连绵了半个月,最后又要等待韩世忠进攻长沙,所以岳飞一直没有实打实的攻城。

    而现在,韩世忠已经从江夏进入了荆南,由洞庭湖登陆攻打南下的必经关隘罗县,为了不让孙策增援罗县,所以岳飞下令发起一次大规模的攻城。

    “将士们,随我来!”

    呜咽的号角声中,高宠徒步冲阵,手提錾金虎头枪,引领着第一批三千全副甲胄的盾牌兵陆续登上了战船,然后奋力的朝襄阳城下冲去。

    看到高宠所部士气高昂,岳云不甘示弱,拎着一对大锤跳上了一艘斗舰:“各位弟弟哥哥,咱们可不能天天看着高将军抢战功,今日一定要抢先登上襄阳城,拿下头功!”

    在岳云的鼓舞下,三千名精锐力卒士气高昂,齐齐答应一声,纷纷手提武器,扛着云梯,排着队登上了大小不一的战船,追随着岳云朝襄阳冲杀了过去。

    襄阳不同与一般的城池,它的坚固不仅仅是因为城高墙厚,更在于绕城而过的汉江。

    普通城池的护城河能挖个七八丈宽阔,有两三丈的深度已经是顶破天了。而绕着襄阳转了半遭的汉江河面宽达一百余丈。而且水流湍急。要想靠近城墙脚下必须借助战船。

    一百多丈的距离,使得岸上的进攻部队根本无法攻击到城墙,哪怕最强的弓箭也无法射到城头上。如果没有足够的运送船只,哪怕你在岸上拥有百万雄师,也只能干瞪眼,却使不上任何力量!

    波涛汹涌的汉江绕过襄阳向东流淌,南北两岸皆是崇山峻岭。使得攻方无法度过汉江进攻南门。而襄阳西门也有汉江支流从城下穿过,画了个半圆最终从南门绕过汇入大江,向东奔流而去。

    虽然襄阳西门的护城河没有东门宽阔,水流也平稳一些,但有一江之隔的樊城互为犄角,两相对峙。只要有船只进入了襄阳西门外的这条护城河,那就是自寻死路,势必遭到河流两岸城墙上猛烈的射击。

    在襄阳、樊城的西南方向则是巍峨险峻,人迹罕至的武当山脉。飞鸟难过。要想攻打江陵甚至是荆南,只有两条路线,要么强攻拿下襄阳,要么绕道江夏,跋涉一千五百里,从水路攻打襄阳的后方。

    若是走江夏的话。长途跋涉军士疲惫。物资补给容易被切断,再加上险恶的长江水流,其难度并不亚于强攻襄阳。正是这般的险要地势才使得襄阳扼守南方门户,龙盘虎踞,成为了天下第一城池。拿下襄阳,便控制了江南门户,拿不下襄阳,则等于把门户拱手让人!

    就在岳云、高宠各自率领三千精锐,乘船攻打襄阳东门的时候;杨再兴、高长恭二将也同样各自引兵三千,乘坐战船向襄阳北门发起了猛攻。

    看到汉军来势汹汹。城头上三万孙军俱都弯弓搭箭,准备好了滚石、擂木,严阵以待。待到汉军行驶到江心之时,便弓弩齐发,箭如雨下。

    一时间,江面上杀声震天,颦鼓动地,中箭落水者不计其数。不过片刻功夫,江水便被染得殷红,尸体在江面上浮浮沉沉,令人触目惊心。

    “还射!”

    高宠将长枪插在船头,挽起一张三石强弓,朝城头上连发数箭。每次弓弦响起,必有一人应声从城墙上跌落。

    但寻常士卒只能拉开普通弓箭,射出去的羽箭还没飞到城墙上空,便坠入江中。有些箭术出色的,能够射的远一些,但相距太远,却也是强弩之末,难穿缟素,被城墙上的孙军轻而易举的化解。

    岳飞在帅旗下立马横枪,观看战局。

    看到渡江的士卒遇到了孙军的强力阻击,挥手下令:“霹雳车,投石!”

    随着岳飞一声令下,汉江北岸的六十架霹雳车同时向城墙上抛射,一时间天空尘土飞扬,岩石纷飞。这些霹雳车虽然经过刘晔的改良,但由于汉江实在宽阔,要想把石头砸到城墙上,也只能抛出一些重量较轻的石块,使得霹雳车的威胁减弱了许多。

    但即便如此,有了陆地“炮兵”的掩护,渡江的汉军压力减轻了许多,从城头上射下来的弩箭至少减弱了三分之一。船上的汉军纷纷划动船桨,喊着号子朝襄阳城下驶去。

    “吕蒙、董袭,率船队架浮桥,用冲城车攻城门!”岳飞令旗一挥,高声下令。

    早就蓄势待发的吕蒙、董袭齐齐答应一声,各自指挥战船在江面上搭建临时浮桥。用船只当做桥墩,在船上面铺开木板,缓缓的搭建起了一座浮桥,从汉将北岸一直朝襄阳城下延伸。

    鏖战一直在持续,江面上弩箭如同飞蝗一般,各种形状的岩石带着呼啸声,犹如炮弹一般从头上飞过,重重的砸在襄阳城墙上。不时的有孙军被砸的脑浆迸裂,坠城死亡,而更多的则是中箭落船的汉军,使得江面上的浮尸密密麻麻。

    经过反复的试探冲锋,傍晚时分,高宠与岳云各自率领着两千左右的死士,乘坐着百十艘大小不一的战船,接近了襄阳城下的陆地。

    若是把城墙建在江边,天天遭受江水侵泡,肯定会经常坍塌。因此襄阳的四面城墙脚下距离江水各自留了十五丈左右的缓冲带,此刻汉军的船只已经靠岸。高宠、岳云各自提着武器当先冲锋,引领着士卒扛着云梯,强攻襄阳。

    “砸擂木!”

    在城头上指挥防守的正是周侗,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早就蓄势待发的孙军同时恶狠狠的砸下了百十根滚圆的擂木。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数不清的汉军发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被从天而降的擂木砸的血肉模糊,当场丧命。

    “闪开,让我来!”

    高宠大踏步的冲在最前面,挥舞着虎头錾金枪犹如一头猛兽,奋力的拨打从天而降的擂木,每一枪挑出都会挽救许多普通士卒的性命。

    随着高宠一声声怒吼,一根根擂木被他挑了起来,甩到城墙根下,极大的震慑了城墙上的孙军,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这员汉将好勇猛啊!”

    “撒石灰!”

    一直在墙垛下面埋伏着的张任忽然暴起,高喝一声。

    随着张任一声令下,数百名孙军同时抛洒出准备好了的石灰粉,一时间天空粉尘弥漫,呛得城下的汉军睁不开眼睛,纷纷咳嗽不止。

    “放箭!”

    张任猛地起身,弯弓搭箭瞄准了高宠,射出了又急又快的一箭。数百名训练有素的弓弩手同时从女墙后面闪了出来,朝城墙脚下乱箭齐发。

    “看我的!”

    人群中闪出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正是孙尚香。只见她手挽宝雕弓,弯弓搭箭,奔着高宠连发三支,快若流星。

    弥漫的石灰粉呛得高宠睁不开眼睛,耳听得头顶箭如飞蝗,只能将长枪挥舞开来,拨打雕翎。但仍有一支强劲的弩箭穿破了高宠的防御,透甲而入,射中了高宠的肩膀。

    就在高宠遇到强力狙击的同时,岳云、杨再兴、高长恭也是寸步难行,被城头上猛烈的箭雨与滚石、擂木砸的纷纷后退。

    与此同时,张定边、苏飞率军从樊城杀了出来,乘坐着数十艘轻快的走舸直取汉军浮桥中段。张定边一杆长枪无人可敌,杀的桥上的汉军纷纷落水,孙策军趁势放火,让汉军的浮桥燃烧了起来。

    就在张定边火烧吕蒙搭建的浮桥之时,孙策也率军从南门乘船绕了出来,杀的董袭招架不住,当下如法炮制的在浮桥上抛洒了松油、硫磺等易燃物,放火焚烧。

    “鸣金收兵!”

    看看天色迟暮,料来寸土难得,岳飞只好下令收兵。

    见汉军退去,孙策也不追赶,令旗一挥,率本部船只顺江而下,拐了个弯绕回南门,撤进了襄阳。张定边也与苏飞率领本部人马退回樊城,继续严防死守,不敢有丝毫大意。

    汉军退回大营,清点损失,一天的鏖战下来,阵亡了七千余人。除了大将高宠被射伤之外,死在乱箭之下的校尉、偏将尚有十余人。

    就在岳飞强攻襄阳受挫之际,不等诸葛亮的援兵到来,韩世忠便对罗县发起了一次强攻,面对着周德威、程普、吕岱的严防死守,同样搭上了四五千人的性命,而罗县依然屹立不倒。

    诸葛亮分别向岳飞、韩世忠进言:“孙策重兵屯集于襄阳、罗县,工事坚固,弩箭充足。急切间难以攻下,不如由亮与杨、程二位将军率兵穿越洞庭湖南面的湖泊,向西进攻武陵。若拿下武陵,一来可切断长沙与襄阳、江陵的联系,二来可以从西面进攻长沙,东西夹攻,遥相呼应。”

    岳飞看后,回书一封:“此计可行!孔明可统率本部人马进攻武陵,自行抉择,见机行事!”(。)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477.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