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五十四 生擒逆贼

三国之召唤猛将四百五十四 生擒逆贼



    赵光义率领六百亲信骑兵,踩着泥泞的道路向东追赶了一百多里路,连张郃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只好悻悻的勒马回头,奔武关追赶主力大军。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负责搜寻的亲信快马来报:“禀报二爷,左面三里的村庄中发现了张郃的踪迹。”

    “哈哈……果然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我赵光义今日誓要报前番被羞辱之仇!”赵光义发出一声狞笑,手中长枪一挥,命亲信前面带路,“儿郎们,随我捉拿叛徒张郃去!”

    张郃冒雨向东赶了四五十里路,躲过了赵光义的追捕,刚刚在村子里向一户人家讨了口饭吃,就被赵光义的斥候发现。

    张郃手无寸铁,心中暗叫不妙,也顾不得向农户解释,抢了一柄铁锹就向村外撒足狂奔,希望能够躲进庄稼地里,伺机逃走。毕竟追来的骑兵都是赵氏兄弟的亲信,张郃不觉得自己能够说服他们。

    只是冤家路窄,一身泥浆的张郃刚刚冲到村口,就与赵光义带领的骑兵狭路相逢。伴随着赵光义一声叱喝,数百骑兵列开阵势,将张郃团团围在中央。

    “叛贼张郃,还想走么?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赵光义立马横枪,发出阴恻恻的冷笑,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张郃手持铁锹,保持着防御姿态,对赵光义身旁的骑士劝谏道:“诸位兄弟,尔等都是大汉的士卒,因何助纣为虐?这赵氏兄弟阴谋反叛。你们可休要被他蒙蔽了眼睛,将来悔之晚矣!现在悬崖勒马。助我拿下逆贼,定能将功赎罪!”

    赵光义立刻反唇相讥:“张郃你这个逆贼休要血口喷人。你只不过是一介降将,思念旧主袁绍之恩,所以阴谋勾结孙策。被我抓住了证据,竟然在这里反咬一口!左右何在?杀张郃者赏黄金百两,加封偏将军之位!”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且这些人跟着赵氏兄弟日子久了,很是忠心,又认定了张郃是反贼。得了赵光义一声令下,纷纷呐喊着挥舞兵器。驱赶着马匹扑向张郃。

    虽然身陷绝境之中,张郃倒也处惊不乱,手中铁锹挥出,将最先冲到面前的骑兵砍翻在地,顺势夺了长枪,翻身上马。

    “河间张隽义从来不杀自己的将士,尔等若是再苦苦相逼,休怪我枪下无情!”张郃一边挥枪招架,一边用心理战来瓦解赵氏亲信的斗志。

    “休要听他信口雌黄。区区一介卖主求荣的叛贼,单枪匹马,还能插上翅膀飞走不成?”赵光义自知不是张郃的对手,躲在后边指挥骑兵上前围攻张郃。

    这帮骑卒欺负张郃人少。纷纷挥舞着刀枪策马扑了上来。张郃知道不出狠招,怕是震慑不住对方,当下长枪如电。挑起数朵枪花,连续挑落十余名悍卒。方才遏制住了敌军上前的势头。

    “给我放箭,把这厮射成刺猬!”看到张郃枪法了得。赵光义改变了策略。

    数百骑兵纷纷弯弓搭箭,瞄准了张郃。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自赵光义背后响起一股凌厉的破空之声,犹如流星一般迅疾!

    “噗”的一声,利箭穿透铠甲,正中赵光义的左肩,一下子射透了胛骨。剧烈的疼痛让赵光义眼前一黑,四肢顿时失去了力量,翻身跌下马来。

    矫健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匹赤碳般火红的坐骑飞驰而来,马上一员大将威风凛凛,手提一杆画戟大声高呼,“张隽义休要慌张,薛礼前来援你!”

    “薛将军助我,赵氏兄弟与常遇春反了!”

    张郃绝处逢生,长枪闪电般连刺数人,震慑的其他骑兵阵脚大乱,手里的弓箭不知道放好还是不放好?这薛仁贵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

    眨眼之间,赤兔马已经驮着薛仁贵冲到了数百骑兵面前,手中画戟一指,厉声呵斥:“尔等都是大汉将士,中了赵氏兄弟的诡计,犹自蒙在鼓中不知,当真要一条路走到天黑么?若是幡然悔悟,为时未晚,否则我薛仁贵戟下无情!”

    如果说赵氏兄弟指责张郃是反贼,这些士卒还相信的话,那么面对着薛仁贵,他们却只有敬畏之心,不敢有丝毫敌视之意。

    首先,薛仁贵是东汉朝廷屈指可数的大将,官职仅次于李靖、岳飞、秦琼三人,比起杂号将军赵匡胤来说,地位差了十万八千里。打个比方来说,薛仁贵就像是后世的军区司令,而赵匡胤的地位相当于师长;师长让小兵抓副师长也许有人敢动手,但要是让抓司令,估计没几个敢当出头鸟。

    而且薛仁贵一出手就把赵光义射下马来,坠地昏迷不醒,一时间群龙无首。另外,薛仁贵还是天子的姐夫,万年公主的丈夫,论官职也许略逊于李靖、岳飞、秦琼,但论身份只怕整个金陵朝廷无人敢不卖他面子吧?

    赵氏兄弟指责张郃造反,而薛仁贵又站出来指责赵氏兄弟造反,那么到底谁是真正的反贼?以薛仁贵的身份与地位来说,应该不会造反吧?这么说,反的就是赵氏兄弟了?

    最最重要的是薛仁贵名气如日中天,当年匹马入洛阳,三箭射的西凉军团土崩瓦解;董卓、李儒、李傕三大西凉首脑俱都是一箭毙命,十几万西凉军镇守的洛阳任凭他来去自如,毫发无损,就凭自己区区几百骑,怎能奈何得了人家?

    一时之间,在场的数百名骑兵思绪乱成了浆糊,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低着头也不敢说话,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东南方向突然马蹄声大作,百十骑疾驰而来,全是锦衣卫打扮,来的正是李元芳一行。

    来到近前之后,李元芳问清楚了情况,翻身下马向薛仁贵施礼:“原来薛驸马在此,真是再好不过,我这里有陛下的诏书。命将赵匡胤带入京城另有任命,若是常遇春有反常之处,也一并带走!若是两人拒不奉诏,便就地诛杀!”

    “赵匡胤、常遇春已经反了,不知此刻是否还在武关逗留?请薛将军速去武关镇压。免得被他裹挟了兵马投敌!”张郃来不及详细解释,心急火燎的说了个大概。

    “什么?常、赵二人反了?”李元芳大吃一惊,“幸亏陛下有先见之明,只可惜我带着弟兄们日夜赶路,这两千五百里路程赶了三天三夜,每个人至少换了十次坐骑,没想到还是迟到一步!”

    “幸好抓住了赵二,先把他收押起来,再慢慢审讯!”

    张郃上前一步,拎起刚刚苏醒的赵光义,丢给了李元芳身后的锦衣卫。拿着圣旨对数百名一脸茫然的骑兵高声道:“看到了吗?这才是真的圣旨!是由锦衣卫指挥使李大人亲自下达的诏书,陛下在诏书中说了,常遇春、赵匡胤若是举止异常,就地诛杀,你们现在知道哪个是反贼了吧?”

    数百名骑兵纷纷下马,静悄悄的一片,无人做声。

    这里面有赵匡胤的死党亲信,但更多的人都是被蒙在鼓里的无辜者,此刻真相大白,水落石出,自知被人利用了,只好默不作声的装糊涂。而赵匡胤的支持者看到大势已去,也只能乖乖的接受现实,或许还能蒙混过关,保住性命。

    薛仁贵翻身上马,向李元芳讨了圣旨:“后面百十里还有我带来的五千骑兵,被我的赤兔马甩在后面。张隽义你负责引领着随后赶来,本将先走一趟武关,竭尽所能的追上赵匡胤、常遇春二人,揭穿他们假传圣旨,阴谋造反的真相,挽回三万将士,守住武关!”(……)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455.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