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五十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三国之召唤猛将四百五十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常遇春带着五百名亲兵,冒着霏霏秋雨,来到武关已经两天了。



    自从进关之后,常遇春就一直在喝酒。雨又下了两天,常遇春的酒也喝了两天。

    什么事也不做,既不去军营也不去守将衙门,自从入关后就住进了赵匡胤给安排的临时居所,日夜饮酒解闷,甚至就连印绶也不向赵匡胤索要。

    “老子要印绶有个屁用?都他娘的在荆州抢战功,收人头,却把老子打发到武关来看大门!我常遇春招谁惹谁了?”醉醺醺的常遇春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一边喝一边骂。

    一个人喝闷酒无疑是件痛苦的事情,常遇春手下的五百亲兵也不是没有酒量大的。一开始也有几个头目来陪常遇春喝酒解闷,只是常遇春心中不痛快,总是三五杯酒下肚,就把人揍的鼻青脸肿,一个个捂着腮帮子哼哼唧唧的告退。如此三番五次后,就再也没人来敢陪常遇春喝酒。

    而且常遇春也不近女色,不像阿瞒那样没事的时候就吩咐手下弄个几个有姿色的女子来陪酒狎玩。只是偶尔遇上顺眼的女子就来一出霸王硬上弓,完事后该给钱的给钱,该赔偿的赔偿,我也不认识你,我也不会负责,更不会和你卿卿我我。风花雪月的事,我老常不干!

    在这人命贱如草芥的年代,女人的贞节实在是廉价的不能再廉价;兵荒马乱的,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也就刘辩的治下情况稍微好一些。世人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惯。据民间传言,全天下被强推了的女人少说也十之六七,能够保住贞节的女子无疑是幸运的。

    “将军,赵光义在门外求见!”

    傍晚的时候,守门的亲兵敲响了常遇春的房门,拱手请示。

    “赵光义?什么东西?”

    常遇春一脸的不耐烦,摸起面前的烧鸡掰扯下一根鸡腿。撕咬的满嘴油腻,“让他滚!本将岂是阿猫阿狗也可以求见的!”

    亲兵对于常遇春的反映早就习以为常,要是哪天常将军心平气和的说话了,那才叫奇怪呢,继续拱手请示:“赵光义是赵匡胤的兄弟,他说怕将军你照顾不好自己。特地从民间购买了两个俊俏的少女,给将军送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赵匡胤的兄弟,原来是赵二啊?”

    常遇春把酒坛子扔出门外。摔得粉碎,“再给老子换一坛,这酒他娘的怎么越来越没劲?你们这帮龟孙子是不是觉得老子喝醉了,拿着掺了水的假酒来糊弄老子?还有,让赵二把女子留下,自己滚蛋就可以了!老子不见!”

    不大会儿功夫。亲兵领着两个少女折回。拱手启奏道;“启禀将军,赵二已走。两个小娘子带来了,请问如何处置?”

    “你们自己睡了算球,别让老子看见心烦!”常遇春瞥了一眼两个少女,发现不符合自己的审美感,大方的赏赐给了手下。

    临走之时,叮嘱了一句:“老子还有句话,谁想和人家姑娘好,必须人家姑娘同意,否则老子剁了他的命根子!我常遇春可以霸王硬上弓。你们不行!”

    两个少女也不哭也不闹,乖乖的跟着亲兵下去犒劳常遇春的兄弟去了,即便又哭又闹也是白哭白闹。有了常遇春最后的一句话,想来这两个不幸的女子在这个夜晚不会太悲惨。

    赵匡胤府邸,灯火辉煌。

    院墙外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围了个水泄不通,严防走漏了风声。

    密室之内,赵匡胤端坐在中央,跳跃的烛光照耀的他的脸颊神秘莫测,透着一丝狡黠与奸诈,与平日里的的忠厚老实大相径庭。

    此刻站在赵匡胤两边的分别是三十岁上下,白白净净,一身文士打扮的赵普;以及三十七八岁,身高八尺,一脸虬髯,面貌剽悍,背挂双鞭的呼延赞。

    当然,密室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呼延赞后面的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生的身高接近九尺,浓眉大眼,虎背熊腰,黝黑的脸庞透着自信与刚毅。

    要问这少年是谁,答案就是呼延赞的曾孙呼延庆,擅使一对一百六十斤的虎头紫金锤,两臂有千斤之力,一身武艺万夫难当。在呼延赞爆表出世的时候,被随机带出,植入身份变成了呼延赞的儿子。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走进来的正是去试探常遇春的赵光义,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二爷,怎么样?那常遇春什么态度?”赵普陪着笑脸,询问道。

    赵光义忿忿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满脸郁闷:“女人留下了,面都没让我见到!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这常扒皮人缘这么差,原来真不是东西!依我看……”

    “杀掉算了!”

    赵光义将茶水一饮而尽,阴恻恻的吐出了四个字。

    “我去!”

    少年气盛的呼延庆答应一声,就要向外走,“先杀常遇春,再杀张郃!”

    一直被排挤,从来没有受到重用,再加上自身的野心,让赵匡胤一直在寻找着反叛的机会,暗中培养着自己的势力。而族人赵普加入麾下,又结识了猛将呼延赞,而且呼延赞还有一个更勇猛的儿子呼延庆,这让赵匡胤的野心空前高涨。

    就在这时候,常遇春事件的发生更让赵匡胤等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主将太史慈被调走,常遇春还没来赴任,武关的兵权由自己暂时掌控,这让赵匡胤兴奋的连续好几个晚上不能入睡。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此时不反,更待何时?”赵匡胤在心底吐出了十六个字。

    自己加入天子麾下比太史慈还要早,为什么一直得不到重用?天子不喜欢自己,李靖压制自己,岳飞也不待见。别人都跑到前线去刷战功,抢人头,而自己却只能在武关这里看大门,这让赵匡胤的“反志”更加坚决。

    在太史慈离开武关之后,赵匡胤就将自己的谋反计划付诸行动,秘密派遣使者联络韩遂、马腾;甚至还联络了杨素、朱元璋、吕布。为的就是带着武关的三万守军,万无一失的穿过西汉的地盘,潜逃到凉州,逃出生天。而赵普的到来更是让赵匡胤多了一臂之力,将行动策划的更加完美。

    赵匡胤已经过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所以并不打算真正的去投靠刘协,那样的话与留在刘辩手下又有什么区别?所以赵匡胤的目标就是独立,先谋取一块立足之地,然后再招兵买马,跻身诸侯行列。就算不能问鼎天下,也要成就五霸之业。

    赵匡胤与赵普密谋之后,决定采取假传圣旨的手段,就说带着兵马去援救马腾,谁敢不从就杀掉谁,反正将印与虎符在赵匡胤手上。然后舍弃武关,一路向西,以帮助西汉军剿灭马腾为借口,先骗过吕布,穿过长安,进入雍凉地区。只要能做到这一步,赵匡胤的目的就达成了一半!

    赵匡胤一直在密切关注雍凉的局势,目前杨素与朱元璋各率十万大军,分别从狄道与安定向凉州开始进军。而拥有八万兵力的马腾则与拥有四万兵力的韩遂退守金城,在沿途要塞布置防御,严阵以待,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发。

    赵匡胤最想要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洛阳两个兵团伤筋动骨,西凉集团奄奄一息,最好的结果就是打到最后洛阳军剩下六七万,而西凉军还有个两三万的残余,到时候就是自己捡便宜的时刻。

    正是基于这个目的,所以赵匡胤才一边向洛阳朝廷请降,一面秘密联络马腾、韩遂。投洛阳是假,拉拢马腾、韩遂是真,若局面真的能够发展到赵匡胤设想的这样,自己提兵三万联络马腾、韩遂的残部,再把洛阳军逐出雍凉,最后再吞并马、韩的部曲,则大事可定。

    而且,赵匡胤相信,这种局面下洛阳将会元气大伤,到时候估计东汉已经剿灭了孙策,几十万大军全力讨伐洛阳,朱、杨再也无暇向西,自己就可以躲在大后方安静的发展壮大了。

    在赵匡胤看来,有印绶与虎符在手,假传圣旨把三万大军拐走并不是很难,到时候软硬兼施,坑杀一批忠心于刘辩的骨干,到了雍凉断绝了与东汉的联系,时间长了就能把军心弹压住。而最大的障碍就是级别与自己相当的张郃,有他在,要拐走兵马就困难了,所以赵匡胤打算先除掉张郃,没想到这时候常遇春却来到了武关。

    若是换了别人,赵匡胤可能直接就反了,绝不会把人放进关来。但在常遇春的身上,赵匡胤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认为有希望劝服常遇春跟着自己一块起事,如果能够得到常遇春的辅佐,定然会让自己如虎添翼,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正是在这个目的之下,所以赵匡胤放缓了起事的步伐,先试探常遇春的内心想法,看看是否有说服常遇春跟着自己谋反的可能性,然后再做决定。

    听了赵光义与呼延庆的对话,赵匡胤眉头紧蹙:“慢着……不可鲁莽!常遇春同样有万夫难当之勇,绝不是好惹的。而且,既然上天把常遇春推到了武关,我们就要想方设法的争取他跟着一块起兵,有常遇春相助,定然让我军如虎添翼!”

    “哈哈……普有一计,若是元朗兄能按照我说的计划行事,定然能够赚得常遇春入伙!”就在赵匡胤沉吟不决之际,旁边的赵普踌躇满志的吐出了一句话。(。)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451.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