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四十七 入得宝山岂能空手而归?

三国之召唤猛将四百四十七 入得宝山岂能空手而归?



    七月酷暑,阴雨霏霏。



    征伐刘表的队伍在崎岖的山路上跋涉了将近半个月,终于抵达了江夏,与长江上韩世忠的四万水师会合,从陆地到水面把江夏城包围的水泄不通。旌旗招展,遮天蔽日,浩大的声势直让江夏城的军民人心惶惶,惶恐感弥漫全城。

    就在徐庶安营扎寨的时候,领了天子诏书的卫青经过两天一夜的奔波,几乎在同一时刻赶到了江夏城下。为了树立卫国舅的权威,刘辩特意命吏部尚书刘伯温亲自出马,送卫青前往江夏赴任。

    掐指算算,大汉朝的国舅已不在少数,糜竺、陆逊、步骘,甚至死在李元霸擂鼓瓮金锤之下的陈玉成,大将陆文龙、不受刘辩待见的糜芳等等,都算得上当朝国舅;但还从来没有人享受过这样的殊荣,更不要说由堂堂正二品的吏部尚书送到任上,这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糜竺还好,因为家大业大功劳大,直接爬上了户部尚书的高位;相比起来步骘与少年陆逊就凄惨多了,步骘好歹还捞了个庐江郡丞,而陆逊干脆直接以什长的身份入伍,与今日卫青所享受的荣耀与恩宠,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由刘伯温千里迢迢赶来江夏宣读诏书送卫卿赴任,徐庶与程咬金等人无不心领神会,一起向卫青施礼?参拜:“吾等见过卫将军,愿听从将军驱使,齐心协力,早日翦灭刘表!”

    刘辩直接破格提拨卫青为三军主将,虽然堪称火箭一般的速度。但却也并非无的放矢。攻打江夏的三员大将,程咬金是个大咧咧的性格。时不时犯点混,对功名利禄不是那么斤斤计较。杨七郎则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只要你不惹到他,什么话都好说。徐荣虽然已经立下了颇多功劳,但降将的帽子自始至终都会让他觉得矮人一头。

    至于徐庶,他的定位自始至终就是参军,属于文职官员,更加不适合担任三军主将。诸葛亮虽然已经初步崭露头角,但毕竟才只是十四岁的少年,还需要继续做的他卧龙。潜心修炼,积攒战功,才能最终出人头地。

    正是这样的一个组合,所以刘辩才敢空降三军主将,让籍籍无名的卫青走马挂帅。若是这个军团中有魏延、甘宁这样的老资格武将存在,即便何太后再怎么夸奖,刘辩再怎么恩宠,也是不敢直接就把卫青扶正的。

    可以说,卫青刚一出仕。就获得了大汉朝四百年少见的恩宠,除掉沾了妹妹卫梓夫的光之外,运气也好到了极点,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卫青出仕的时机简直是好的不能好!

    “呵呵……诸位将军不必多礼,卿三生有幸受到陛下与太后垂青,竟然让某来担任这三军主将。心中真是诚惶诚恐!却也不敢违抗圣谕,只好恳请诸位日后多多辅佐。大家互相鞭策,共谋战功!”

    面对着施礼参拜的众将。卫青把姿态放到了最低,拱手向满帐文武作揖回礼,态度极为谦逊,毫无倨傲之意。比起常遇春的狂傲自大,第一时间赢得了满帐文武的好感。先不说这人有多大本事,但最起码懂得尊敬他人,或许这卫卿不是个好将军,但在为人处世上却是个懂得分寸的聪明人!

    刘伯温咳嗽一声,给卫卿帮衬了几句:“呵呵……仲青将军也不必这么谦逊,陛下用人可是慧眼如炬,除了陈……之外,还从来没有走过眼。”

    说着话,转身对众将夸赞卫青:“这一路走来,基与仲青将军聊了颇多,对他的用兵之道,佩服不已。若是以伯温之才与仲青将军相比,简直萤火之光比之皓月,自惭弗如也!”

    卫青自己说一万句,也不顶刘伯温夸上这么一句,甚至比天子说的话还要管用;毕竟是当朝国舅,对自家人的评价难免偏颇。而这句话从刘伯温嘴里说出来,感觉就不一样了,卫青在众将的心目中,形象顿时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尚书大人见笑了,卿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卫青一脸谦逊,连称惭愧。

    刘伯温继续介绍:“哦……倒是忘了说一声,卫卿将军是我大汉朝名将、烈候卫青的后人。祖上河东平阳,后来迁徙到东莱郡定居。更为巧合的是,卫候的名为青,表字仲卿。而卫将军的名却是卿,表字仲青,与故去的卫候倒是极为神似!”

    “哎呀……怪不得卫将军一身大将风范,如此深得陛下器重,原来竟是将门后裔,真是失敬了!”众将闻言,俱都惊叹不已,对于卫青的钦佩更多了一些。

    卫青莞尔一笑,解释道:“让诸位见笑了,实在是家父崇拜先人卫候,所以给某取了这般名字,怎敢妄自与先人相提并论,却是折煞卫卿也!”

    见卫卿与众将相处的极为融洽,刘伯温很高兴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朝中诸事缠身,也顾不上逗留,当即带着随从冒着霏霏细雨改乘船只,由韩世忠派了两艘艨艟,护送着顺江而下,返回金陵去了。

    看看天色已经迫近傍晚,天空乌云密布。徐庶吩咐军厨设宴款待卫卿,为他接风洗尘,待雨住云收,天气放晴之后再攻打江夏不迟。

    为了讨好新来的三军主将,军厨拿出了看家本领,做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大餐,勾得众将校食指大动,筵席上谈笑风生,各个卯足了劲准备大快朵颐一场。总算送走了人见人厌的“常扒皮”,当浮一大白!

    众将正要按照座次入席,忽然营门外马蹄声起,守门的军士来报:“太史子义将军从武关赶到!”

    原来给太史慈送诏书的使者与卫卿、刘伯温一路同行,此刻正在军营中用餐,准备雨势稍住之后再继续赶路。未曾想还没动身,太史慈却已经从武关赶到了江夏,使者只好上前施礼相见,从行囊中取了天子的诏书交给太史慈。

    太史慈三天之前接到了岳飞的调令,当即把镇守武关的印绶交给赵匡胤暂时掌管,命张郃作为副将辅佐,待常遇春到来之后再将印绶交割。太史慈过人光明磊落,胸襟坦荡,并没有因为赵匡胤上次不救自己而耿耿于怀,而是以公事为重把将印交给了赵匡胤。

    为了早日拿下江夏,太史慈一路快马加鞭,冒雨赶路,此刻与手下的百十名亲兵早就被雨水浇透了全身,如同从水中捞出来一般。没想到的是,刚一进入江夏大营,就接到了让自己重回武关镇守的圣旨。

    好在太史慈性格豪爽,倒也不以为意,抬手抹了一把脸颊上的汗水,自嘲的道:”无妨,无妨,某就当千里迢迢来江夏赴宴好了,吃完这顿饭,慈就拨马返程!”

    由于自己的到来,抢走了太史慈的主将位置,卫卿心中很是歉疚,揽着太史慈的肩膀挽留道:“既来之则安之,从武关到江夏千里迢迢,子义将军既然来了,怎能空手而归?我看江夏城中的兵力已经不足三万,而且士气低落,人心惶惶,粮草捉襟见肘,破城只是三五天的事情。还是请子义将军担任主将,卿为副将,攻破江夏捞点战绩之后,子义兄再回武关不迟,也不至于两手空空的白跑一场!”

    “哈哈……卫国舅能有这番话,俺太史慈就满足了!这主将就由你来做吧,比起坐镇帅帐来,俺太史慈更喜欢上阵杀敌!某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论舞刀弄枪,我太史慈谁也不服,但论调兵遣将,我还真是差点火候,甚至还不如那赵匡胤呢!”太史慈也不推辞,爽朗的大笑一声,在酒筵上盘膝坐了,端起大碗仰头一饮而尽。

    诸葛亮神色庄重的站了出来,怀抱羽扇施礼道:“诸位将军,适才亮围着江夏城走了一圈,只见城头上的守军军心涣散,斗志全无。故此,亮决定斗胆走一趟江夏城,拜见刘表,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刘表开门归降,兵不血刃的拿下江夏。”

    “若是如此,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听了诸葛亮的话,卫青与众将俱都齐声叫好,又同时对诸葛亮表示担忧:“派人劝降自然是上上之策,若是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江夏,免去刀兵之灾,自然是万民之幸。但孔明现在已经名声鹊起,只怕刘表会不利于你,还是派遣一名能言善辩的斥候进一趟江夏,求见刘表,先试探下刘表的意思吧?”

    诸葛亮却是胸有成竹,摇扇笑道:“请诸位将军放心,刘表正妻蔡氏乃是拙荆的亲姨娘,论起来亮得喊刘景升一声姨丈。而蔡瑁更是拙荆的亲娘舅,料来不会为难于亮;而且就算为了拙荆考虑,亮也得想方设法的劝降刘景升,保他一条性命。还请卫将军准许,让亮连夜叫开城门,到江夏城中走一趟!”

    卫青与其他众将均没想到诸葛亮与刘表竟然还有这样的瓜葛,俱都连呼意外。卫青思忖片刻,最终点头答应了下来:“既然孔明与刘景升有这层关系,那你就进城走一趟吧,若是能够劝降刘表自然再好不过。若是刘表冥顽不灵,孔明也不必强求,先想法设法周护自己的安危,卿与诸将三日之内,必拨江夏!”(……)I1292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448.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