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三十二 斩将如麻,杀人如草!

三国之召唤猛将四百三十二 斩将如麻,杀人如草!



    李存孝犹如天神下凡般纵马飞跃护城河,直取城门。

    由于看到两名使者归来,守卫城门的校尉刚刚下令打开城门,没想到李存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城门下的唐军顿时乱作一团。

    “快把门关上,插上门栓!”

    王俭城的门楼高达六丈有余,弧形城门的高度超过了两丈半,由坚木混合镔铁制造而成;厚度将近两尺,寻常士卒三五个人推不动,至少需要二三十人同时用力,才能关上城门。

    伴随着“吱呀呀”的一声响,城门底下的百十名唐军吓得手忙脚乱的喊着号子推动城门,两扇巨大的城门发出“隆隆”的轰鸣声,一起掩闭了过来。除了这二三十个关门的唐军之外,还有十几个精壮的汉子,一起扛着木梁一般粗细的门栓,准备插住城门。

    “听闻冉闵在太原曾经力爆城门,今日我李存孝也要如法炮制,区区城门休想挡住我!”

    一声咆哮,李存孝已经杀到了城门面前,由于门楼底下圆弧墙壁的遮挡,城墙上面的弓弩手弓箭无法覆盖,李存孝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撞击城门。

    “开!”

    李存孝将禹王槊挂在马鞍上,右手提了毕燕挝翻身下马,虎吼一声,将全身力量凝聚在左肩上,猛地撞向城门。

    “砰……”

    只听一声巨响,城门顶上的灰尘“簌簌”降落,如同降下了一阵霜雪。

    城门里面登时爆发出一阵惊呼,二三十名同时关门的士卒撑不住李存孝巨大的冲击力,顿时被一下子撞开。门后的二三十名唐军被撞得七零八落,踉踉跄跄,纷纷仆倒在地,鼻青脸肿者不计其数。

    那些还没来得及把城门栓插上的唐军顿时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下子就把二三十人同时撞翻在地,整个唐国数百万人,怕是只有西府赵王才能干的出来吧?

    只是这些唐军不知道的是。这员势不可挡的汉将在历史上曾经留下了震撼人心的一幕。当时作为十三太保之一的李存孝遭到晋王李克用猜忌,被叛以五马分尸之刑。谁知就在刑场上,五匹骏马用尽吃奶的力气也奈何不了被绑了手脚的李存孝,直让围观的百姓又惊又怕。以为李存孝是天神下凡。

    无奈之下,李克用的亲信只好把李存孝的手脚筋全部挑断,让他用不上力气,五匹战马却仍然扯不动金刚一般的李存孝。最后换了五头雄壮剽悍的公牛,在李存孝的四肢及颈部栓了铁链才分尸成功。结束了李存孝逆天的一生。

    此刻,手脚灵活的李存孝面对二三十名普通士卒,自然是轻松碾压。莫说城门栓还没有插上,即便是插上了,怕是也扛不住李存孝排山倒海一般的撞击!

    “挡我者死!”

    李存孝咆哮一声,手中毕燕挝左劈右砍,上下翻飞,瞬间就刺杀了数十人。剩余的唐军魂飞魄散,无人再敢向前,纷纷丢了武器。抱头鼠窜。

    唯恐自己入城之后唐军把城门重新关了,李存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单臂扛起正梁一般粗硕,三丈多长的城门栓,大踏步的走向护城河,咆哮一声,丢进了河水之中。

    这还不算完,李存孝翻身上马摘了禹王槊,朝着两扇厚重的城门一阵猛砸猛砍,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暴响。城门底下木屑纷飞,两扇城门被砍的满目疮痍,惨不忍睹,露出了纵横交错宛如血管一般的裂痕。

    捣毁了城门。李存孝策马冲上城楼,与守门校尉率领的五百名刀盾手狭路相逢。当下也不答话,右手禹王槊,左手毕燕挝大开大阖,横砍竖劈,马蹄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伏尸如山。

    转眼功夫,死在李存孝兵器之下的唐军至少有两百多人,带头的正副校尉分别被拦腰斩成两段,连惨叫都没来及发出。

    在李存孝强悍的震慑之下,城头上的唐军信心顿时崩溃,纷纷丢弃了武器,各自寻路逃窜。本来还有千余人的门楼上下顿时空荡荡的一片,只剩下李存孝一人。

    李存孝挥舞起一百二十八斤的禹王槊,朝拴着吊桥的铁链猛砸了几下,只见火花四溅,“呛啷”一声,铁链断开,吊桥重重的落地。进入王俭城的大门,顿时畅通无阻。

    “冲啊!”

    看到李存孝单骑破城门,城外的十八汉骑顿时热血沸腾,血脉贲张。对李存孝佩服的五体投地,当下齐齐呐喊一声,各自纵马挺枪冲过了吊桥,穿过城门,沿着台阶上了城墙。

    “随我来,将其他三门分别摧毁!”

    李存孝也不下马,手中禹王槊一挥,引领着十八骑顺着城墙向东门疾驰。

    伴随着南门号角响起,厮杀声震天,王俭城内的唐军顿时慌慌张张的披盔挂甲,出门迎战。不多时整个城内便火把通明,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脚步声震天动地,有向南的有向北的,两万唐军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满城乱窜,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敌军?

    看到李存孝引领着十八骑攻打其他城门去了,埋伏在城外的其余汉军骑兵一股脑儿的冲进了王俭城内。一边纵马疾驰,一边朝街道两旁的商铺、柴堆射出火箭,放火烧城,让唐都更加混乱一些。

    “哪里来的敌将,竟然如此猖狂?守城大将崔度在此,吃我一戟!”

    李存孝正引兵冲锋之际,与得到了消息的唐军守将崔度在城墙上狭路相逢,两马相交,战无一合。被李存孝一槊刺入胸部,挑下城墙,登时摔得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李存孝右槊左挝,一阵冲杀,击毙了将近二百多名唐军;身后的十八骑也不甘示弱,俱都奋勇向前,枪出如龙,各自挑翻了七八名唐军,本方却无一人阵亡。

    面对着这支凶猛的骑兵小队,崔度身后的唐军阵脚大乱,纷纷掉头就走,自相践踏之下,死伤甚众,被挤下四丈多高的城墙,摔死摔伤者不计其数。

    杀散了崔度所部,李存孝带着十八骑已经冲到了王俭城东门,一阵冲杀,击溃唐军。先把吊桥砍断,然后顺着阶梯下了城楼,挥槊斩落门闩。依然像南门那般如法炮制,挥舞起禹王槊将高达两丈半的城门砸了个稀巴烂,接着调转马头,再次上了城墙,朝北门冲锋。

    沿途不断的有小股唐军在军候、屯长等低级军官的率领下前来阻截,被李存孝一阵砍杀,登时星落而散。一路所到之处,尽皆披靡。整个王俭城的城墙上三步一尸,五步一头,残肢碎尸遍地皆是,折损的士卒超过了千人,而唐军却依然没有摸清到底冲进来了多少敌军?

    “汉将休得放肆,朴家兄弟在此!”

    李存孝纵马冲锋之际,又有一支千余人的唐军迎面杀了过来,为首三员唐将,分别是手持开山斧的朴金,提着马槊的朴银,扛着鬼头刀的朴铜,拿着亮银枪的朴铁。

    “你兄弟四人可是一母同胞?”李存孝禹王槊一指,目光睥睨的问道。

    “你管那么多?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兄弟四人特来取你首级!”

    朴家四兄弟齐声叱喝,同时向前。

    朴金大斧力劈华山,朴银马槊投石问路,朴铜鬼头刀横扫千军,朴铁亮银枪白蛇吐信;兄弟四人四把武器,同时夹攻李存孝。

    李存孝冷哼一声,出招!

    只见寒光闪烁,暗夜中看不见李存孝如何出手,朴金人头落地,朴银被分为两段,朴铜则被禹王槊泰山压顶般砸成肉团;而朴铁则被毕燕挝撕破胸膛,五脏六腑流淌了一地。四员大将瞬间毙命,唐军顿时乱作一团,胡乱抵抗了一阵,俱都抱头鼠窜。

    李存孝引领着十八骑继续向前冲锋,沿着城墙飞驰了四五里,来到了北城门。又是一阵砍瓜切菜,杀的守军抱头鼠窜。然后如法炮制,又把拴着吊桥的铁链斩断,落下吊桥,砸烂城门。再次折返上城墙,奔最后的西门而去。

    一路冲锋,又杀散了几支小股唐兵,斩首数百人,眼看着西门隐约在望。

    忽然一声鼓响,火光之中,一员大将胯下五花马,手中一对镔铁圆瓜锤;长得身高八尺,脸色黝黑凶悍,年约二十上下,立马城墙之上,拦住了李存孝等人的去路。

    “呔……汉将休得猖狂,以为我大唐无人乎?完颜银弹子在此,吃我一锤!”

    李存孝冷哼一声:“哼……我管你银弹子金弹子,孝爷我这双兵器底下不认人!”

    完颜银弹子大怒,破口大骂:“无知之辈,我乃唐国大将完颜宗弼次子完颜银弹子是也!金弹子是我兄长,此刻正与金策将军率兵镇压高句丽叛军去了,若是有他在王俭城,岂能容你猖狂?”

    顿了一顿,接着补充道:“当然,即便兄长不在,遇上了我银弹子,你也是死路一条!先尝尝我这对一百三十斤大锤的厉害!”

    话音未落,马蹄声响起。

    银弹子纵马舞锤,双锤高高举起,一招力砸泰山,奔着李存孝的头顶敲了下来。(。)

    【作者提醒您!,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431.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