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八十三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八十三 道不同不相为谋



    “哦,这员将军姓甚名谁,有何妙计可败汉军?”

    听了尔朱荣的话,袁谭上下打量了这个陌生的将军一眼,沉声问道。

    尔朱荣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回长公子的话,小人名唤尔朱荣,字天宝,羯胡族人。”

    冀州地处北方,胡汉杂居,除了汉族之外,还有许多羯、乌桓、鲜卑等各部落族人,因此袁绍的部曲中也不乏异族士兵或者将领。更何况现在的袁氏处在危难之际,大厦将倾,袁谭自然更不会因为尔朱荣的出身而轻视与他。

    微微颔首道:“英雄不问出身,异族中也不乏英雄豪杰,譬如冒顿单于,乃是袁谭生平最崇拜之人。天宝将军有什么妙计,尽管说来无妨?”

    尔朱荣躬身一礼,肃声道:“兵不厌诈,虚虚实实方为上策。我军当退中有进,进中有退,守中有攻,攻中有守。才能让汉军摸不清我军的真正意图,出其不意的突破黄河防线,再回师与主公前后夹击李靖,定能高奏凯歌!”

    尔朱荣说的有些笼统,袁谭听得有些迷糊,一脸茫然的问道:“怎么个退中有进,进中有退?怎么个守中有攻,攻中有守?”

    “在汉军的眼里,我军这次的作战意图自然是强行突围,想必李靖早就布置≧≧,≈↙⊥t好了防线,静待我军。而我军却反其道而行之,突然掉头向东,先打太史慈、赵匡胤一个措手不及……”尔朱荣手抚胡须,把自己的设想娓娓道来。

    张郃在旁边听了颔首赞许:“虚虚实实,有进有退。有攻有守,此计不错。若是能够杀太史慈、赵匡胤一个措手不及。将追兵消灭殆尽,再突破李靖防线的时候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军的压力自然会减轻许多。”

    尔朱荣诡笑一声:“隽义将军所言甚是,但荣此计的核心不在于消灭太史慈所部,而在于围点打援。只要我们把太史慈所部围住,李靖、魏延自然会分兵来救,到时候咱们便可以在险要之处设伏,将援兵各个击破,最大限度的杀伤汉军有生力量!”

    “妙计!”袁谭拍掌叫好,“尔朱荣此计甚妙,本将任命你为……先锋吧!”

    在拍掌叫好的一瞬间。袁谭本来打算把指挥权交给尔朱荣,但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在袁谭看来,这是一个刷战功的好机会,既然尔朱荣已经把计策献了出来,这个功劳还是让自己来捞吧!

    听了袁谭的话,尔朱荣难掩失望之色。他并不以武勇见长,满心以为献上此计之后会被袁谭任命为这场战役的主将,没想到最终却让自己担任先锋。这只是一场伏击战,又不是遭遇战。用得着哪门子先锋,只是一个虚名而已!

    “多谢长公子提携,但荣武艺卑微,不足以担此重任。还是请长公子另选大将。”尔朱荣作揖施礼,婉言推辞。

    尔朱荣对先锋不感冒,但却有人羡慕嫉妒。不等袁谭说话。身高八尺有余,虎背熊腰。面目剽悍的石虎就站出来道:“末将不才,愿担任先锋之职!”

    年方二十的石邃也是满脸兴奋。抱腕道:“小校愿随父亲大人担任先锋,击破太史慈!”

    被尔朱荣公然拒绝先锋的任命,这让袁谭感到恼怒,觉得这家伙有点恃才傲物,故意驳自己的面子。幸亏有石虎父子站出来解围,才有台阶可下,脸色铁青的道:“石家父子勇气可嘉,本将就任命石虎为先锋,等太史慈进入伏击圈后正面将其阻击,使之不得越雷池一步。”

    “末将遵命!”石虎父子喜出望外,一起拱手领命。

    尔朱荣一番处心积虑,到头来却要做别人的副手,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看着袁谭脸色不善,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袁谭与众将围着地图议论一番之后,做出了如下部署:全军立即掉头向东,在长白沟一带伏击太史慈的追兵,由石虎父子与尔朱荣正面阻击,萧摩诃绕道断其后路;蒋义渠、汪昭各自率领部分人马在山谷两侧设伏,将太史慈的人马团团包围。最后再由袁谭、张郃、高欢等人率兵在援救长白沟的必经之途设伏,执行围点打援的计划。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苍穹飘起了雨夹雪,北风骤起,温度剧降。

    太史慈一袭龙鳞连环甲,头戴虎啸紫金盔,胯下一匹犹如墨染的黑色大宛良驹。手提一柄盘龙单刃戟,两肋挂着一对镔铁手戟,腰悬箭壶,背挂强弓。不停的催促部队急行,连夜追赶袁谭军。

    “子义将军,天色已黑,前方路途险峻,恐有伏兵,不如暂时驻扎一夜,明日再追如何?”赵匡胤行事一向稳健,此刻见风大雪急,路途艰险,遂向太史慈提出了建议。

    太史慈略作思忖,傲然道:“为将者当以马革裹尸为荣,每日只能听士卒议论岳飞、秦琼、徐晃、赵云等人立下奇功伟绩,如今我等终于迎来建功立业的机会,岂能畏缩不前?”

    就在太史慈与赵匡胤争辩之时,斥候头目突然飞马来报:“启禀两位将军,袁谭军突然不见了!”

    在此之前,太史慈一直以一百里左右的距离追袭袁谭军,没想到此刻竟然跟丢了。这让太史慈不由得勃然大怒:“尔等真是酒囊饭袋,若非正值用人之际,本将定然将尔等兵法处置!立即加派人手,多方查探,无论如何也要给我找到袁谭军的踪迹。”

    “诺!”斥候头目诚惶诚恐,告辞而去。

    太史慈余怒未消,高声吩咐道:“传我命令,立即埋锅造饭,吃饱之后连夜追袭!若是找不到袁谭军的踪迹,便一口气追到黄河岸边。某就不相信袁谭的五万人马能够插上翅膀飞过李药师的防线。”

    “子义将军,袁谭军突然消失在了斥候的视野中,此中定有蹊跷。以吾之见,非但不能追袭,反而应该后退。”赵匡胤一边端着面条充饥,一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太史慈提起酒坛示意赵匡胤来上几碗御寒,被赵匡胤摇头拒绝,太史慈便独自饮酒:“哼,袁谭不过是贵胄子弟,能懂的多少兵法?就算有埋伏,也不足为惧!你若不敢追赶,我便分给你一支人马,我独自引兵去追便是。”

    若是按照正常的人性发展,身为副将的赵匡胤肯定抹不开太史慈的面子,答应跟随追袭。但穿越而来的宋太祖却不肯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大口的喝着面条道:“既然子义将军决心连夜追赶,便拨给我五千人马断后好了,咱们彼此呼应,以策万全。”

    “好,便拨给你五千人马。”太史慈猛灌了几口酒,爽快的答应了赵匡胤的要求,既然道不同便不相为谋。

    两万将士在旷野里匆匆用过晚饭,然后兵分两路,太史慈引兵一万五,继续向前追赶袁谭,而赵匡胤则带了五千人原地驻扎,密切监视前方的动静。

    汉军吃饱之后精神头足了许多,一个个打起松油火把,在山路中宛如一条火龙,冒着雨雪狂追了两个时辰,一口气赶了三十多里路,进入了险峻的长白沟一带。

    忽然一通鼓响,正面杀出一支万余人的队伍拦住了汉军去路,为首大将正是石虎父子与尔朱荣。

    “无谋汉将,你可知道已经中了我军埋伏,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可免你一死!”

    年轻的石邃胯下黄骠马,手提马槊,自恃武勇,大声的向太史慈叫阵。

    太史慈勃然大怒:“便有埋伏,又能奈我何?”

    话音未落,催马向前,挥舞着盘龙戟直取石邃。

    石邃亦是不甘示弱,在两旁火把照耀下拍马与太史慈厮杀在一起。枪来戟往,恶战三五十回合,石邃左支右绌,逐渐处在了下风。

    “吾儿休慌,为父前来援你!”

    看到自己的儿子不是对手,石虎策马出阵,手提开山斧,奔着太史慈当头劈来。

    太史慈单戟挥舞开来,力战石虎父子,丝毫不落下风。又战二十余合,料知力敌难以战胜这对父子,便拨马而走。

    “汉将哪里走?留下人头!”石邃挥舞着马槊,紧追不舍。

    “穷寇勿追!”看到儿子贪功,石虎慌忙招呼一声。

    话音未落,太史慈突然在马上转身,一柄短戟脱手飞出。石邃慌忙躲避。只见这手戟带着风声,擦肩而过,不由得惊出一声冷汗。只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有风声响起,一支羽箭扑面而来,正中脑门,将石邃一箭射下马来。

    “休伤我儿!”

    石虎大惊失色,急忙拼了性命向前搭救儿子。

    太史慈连声冷笑,挽弓在手,奔着石虎又是一箭。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脑海中的系统在再次响起:“叮咚……太史慈‘神射’属性爆发,造成对方士气下降,石虎、尔朱荣武力全部1.”

    “叮咚……石邃战死,恭喜宿主又获得复活碎片一枚,目前拥有复活碎片十二枚。石邃武力92,统率84,智力45,政治32。”

    “石邃,这不是暴君石虎的儿子吗?就这样打酱油了?我家太史子义果真有几把刷子,这个恶棍也算是恶有恶报!”刘辩闭目聆听,满面笑容掩饰不住。(……)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82.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