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七十一 雕虫小技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七十一 雕虫小技



    鳌拜主战,杨秀清主守,最后的主意要靠洪秀全来拿。



    思前想后,洪秀全最终还是同意了杨秀清的建议:“秀胞所言极是,汉军连胜两阵,士气正盛,况且又有来自金陵的援兵会合,更是不容小觑。我军当暂避锋芒,待孙军抵达战场之时,在联合向前,步步为营。”

    鳌拜面现不悦之色,心高气傲的他对于连战连败的洪秀全渐生鄙夷之心,“一将奋勇,万夫难敌!我军以五六十万打汉军区区四五万,十倍于敌,尚且需要等待援军,岂不笑掉天下人大牙,让孙策、周瑜笑我军无能?”

    “……”

    洪秀全脸庞涨的通红,但又不知道该拿什么辩驳,而且还要依靠鳌拜的武勇为太平军鼓舞士气,因此也只能暂时容忍鳌拜的无礼。

    萧朝贵叹息一声:“汉将狡诈,又熟悉地形,早做了防备工事,而我军又过于大意轻敌,因此落败。如今正该吸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萧将军所言差异!”鳌拜声如洪钟,据理力争,“正所谓骄兵必败,汉军连胜两阵,必然将骄兵傲,料我军不敢应战,若是我军突然出击,定能杀汉军一个始料不及,凯旋而归。况且那陈庆之籍籍无名,据说手无缚鸡之力,有何能耐让我军退避三舍?”

    洪秀全耐着性子解释:“虽然陈庆之籍籍无名,但那黄忠据说是荆州第一猛将,有万夫不当之勇。端的不可轻觑。我军已经连输两阵。折损了许多兵马,再也输不起了,不得不加倍小心,等周瑜援军到来之时,再做计较不迟。”

    鳌拜冷哼,满脸不屑:“这号称第一猛将的人也太多了吧?不过是汉军的阶下之囚,卖主求荣。贪图富贵之辈罢了,何足挂齿?若是让某遇上,定然斩于马下,将首级献于大贤良师帐前!”

    无论鳌拜怎么求战,洪秀全只是不允,正在激辩之际,有探马自鄱阳方向来报:“启禀大贤良师,戚继光、尉迟恭率部在鄱阳湖斩杀祖郎、施但等部落首领,整个鄱阳境内的山越各族死的死降的降。十余万山越老弱被官兵赶下山到平野开垦土地,种植庄稼。目前,戚继光、尉迟恭已经率领得胜之师向庐陵方向开来,预计五天左右便会抵达战场。”

    “嘶……大汉朝廷真是人才辈出啊!”

    洪秀全倒吸一口冷气,“吾以为李靖、薛礼、魏延等人攻掠青州,岳飞、常遇春坐镇宛城。秦琼拱卫徐州。韩世忠扼守柴桑,金陵朝廷已经无人可用。哪里又冒出来了这许多名不见经传的武将?”

    赵云、黄忠、徐晃还好一些,在这世上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这戚继光、尉迟恭、陈庆之什么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啊?而且还都是三个字的下等名字,怎么打起仗来就这么鬼神莫测?兵分两路,不出半月就平了山越叛乱,这让坐在虎皮帅椅上的洪秀全有点颓然无力的感觉。

    “汉军兵力越来越多,我军正面交锋胜算越来越小,只能挂起免战牌,等待周瑜援军到来后再做定夺。谁敢违命出战。立斩无赦!”洪秀全伸手揉搓了下被烤的焦糊的脸颊,心力交瘁的说道。

    黄忠、潘璋、卢象升三人奉了徐晃命令,引兵两万,离开了石阳大营,向南进军三十里,直逼太平军绵延数十里的大营,命士卒列阵叫骂。太平军挂起免战牌,紧闭寨门,任凭汉军百般辱骂,只是不搭理。

    晌午之后,黄忠三将怏怏不乐的引兵回营,本来打算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猎取功绩,谁知道太平军龟缩在大营里不出来,也是无可奈何。

    听完了黄忠的回报,徐晃皱眉道:“看来洪杨二贼是在等待孙策的援兵,诸将以为该如何应对?”

    陈庆之略作思忖,莞尔笑道:“看来贼军被公明将军打怕了,不敢再正面迎战。孙策军追随孙坚征战沙场多年,经验丰富,若是有孙策军的带领,太平叛军的战力必然有所上升,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贼军引出营来,再次予以重创,让太平军彻底丧失战力!”

    “看陈将军成竹在握的样子,一定是胸有良策?”徐晃笑吟吟的问道。

    陈庆之谦虚的一笑:“成竹在握倒是不敢当,不过却有以雕虫小技,可以拿来试试。”

    当下,陈庆之把自己的激将之计对徐晃及众将说了一遍,众人纷纷称赞,徐晃竖起了大拇指:“此计可行,那洪秀全出身草莽,肯定没有这么好的休养,见了女装之后必然会雷霆震怒!”

    次日清晨,徐晃依照陈庆之计策,命人准备了一套大红女装,然后亲自引兵一万居中,黄忠引兵一万在右,卢象升引兵一万在左,三路人马列队向前。文弱的陈庆之则与潘璋率兵在后面接应。

    汉军一路向南走了三十里,来到了太平军的连营对面,列开阵势大声骂阵。五十万太平军仍然如昨天一样,寨门紧闭,挂起免战牌,对于汉军的挑衅充耳不闻。

    骂了一阵之后,徐晃派遣一名使者打马向前,直到太平军大营前面高声喊话:“我家将军有礼物献给大贤良师!”

    太平军守卫营门的偏将立刻飞报洪秀全,洪秀全带了杨秀清、萧朝贵亲自来到寨门前面察看,见汉军使者只有一骑,便下令打开寨门,放汉军使者进来。

    汉军使者也不是傻瓜,知道倘若被洪秀全看到了箱子里的女装,自己十个脑袋也保不住。当下也不进营,在门前拱手道:“小卒奉了我家镇南将军之命,前来给大贤良师送上礼物,请派人来取。”

    徐晃竟然主动给自己送礼,这让洪秀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汉军连战连捷,徐晃威震天下,没理由巴结自己啊?

    “取回来看看徐晃在耍什么花招?”洪秀全面色如霜,挥手示意亲信把箱子取回来。

    把箱子交给太平军之后,徐晃的使者拨马就走,头也不回的逃离,能走多快就多快。

    这让洪秀全有些鄙夷:“汉军的使者真是无胆鼠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我洪秀全还是能够做到的。把箱子打开,看看徐晃耍什么花招?”

    洪秀全的亲信以最快的速度把箱子打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袭大红的女装,甚至还有新婚盖头、绣花女鞋,并且附赠了一封徐晃的书信,里面全都是侮辱洪秀全是个女人的言辞。

    “欺人太甚,不杀徐晃,我洪秀全就是个女人!”

    徐晃的礼物实在出乎众人的预料,也超过了洪秀全的底线,当即暴跳如雷,拔剑咆哮:“给我打开营门,全军出阵,与徐晃决一死战!我就不信汉军是铜头铁臂,我有二十万大军,难不成打不过三万人?”

    杨秀清急忙拉住洪秀全的胳膊:“全胞暂息雷霆之怒,这是徐晃的激将计,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阴谋诡计。咱们再坚守三五日,周公瑾率领的援兵就能抵达,我两军互为犄角,步步为营,定能稳操胜券,决不可意气用事啊!”

    太平军虽然与黄巾军一脉相承,但称呼却搬用了洪杨领导的太平天国,平级之间都是用名字加上一个“胞”字称呼,譬如洪秀全称呼杨秀清“秀胞”,萧朝贵为“贵胞”。而六十万太平军,也只有杨秀清一个人敢用“全胞”的称呼面对洪秀全,说明了二人的关系如同袍泽。

    但洪秀全此刻已经极度愤怒,就连杨秀清也不给面子,一把挣脱了杨秀清的拉扯,咆哮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军六十万远道而来,二十倍于汉军,却龟缩在大营之中不敢应战 已经够让人汗颜无地了!而如今,这徐晃如此侮辱我洪秀全,我倘若再忍气吞声,还有何面目立于天下?还有何面目以大贤良师身份传宗布教?”

    听了洪秀全的咆哮,在他身后的百余名将校俱都是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被区区两三万汉军连续两天堵着大门骂阵,而本方超过汉军将近二十倍,却只能龟缩在大营里忍气吞声,的确是够窝囊的。

    鳌拜在旁边煽风点火:“大贤良师所言极是,地公将军的休养如此出众,你便把这套女装穿戴起来给将士们看看呗?你一心想让大贤良师声誉扫地,莫非暗藏不臣之心?”

    “你……”杨秀清勃然大怒,叹息一声,挥手道:“打吧!开营门出战,誓死与汉军分个胜负!”

    洪秀全气冲冲的挥手:“秀胞率本部守卫大营,本师率兵五万居中,鳌拜率兵五万在右,贵胞率兵五万在左,三军齐出,今日不取徐晃首级,誓不罢兵!”

    随着洪秀全一声令下,太平军大营中号角此起彼伏,十五万大军列阵而出,向北迎战太平军。鳌拜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一心要阵斩汉将,树立声望,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只是让洪秀全想不到的是,若是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过不了多久,那并称“卧龙凤雏,幼麟冢虎”的司马懿也遇见了同样的挑衅,只是选择了与洪秀全截然不同的应对策略。而此刻,洪秀全的选择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这一刻,无人知晓!(。)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70.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