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四十三 夜戏红拂女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四十三 夜戏红拂女



    刘辩猜中了开始,也猜中了结尾,但却没有猜中过程。



    本来心里还在纠结倘若红拂如果像金莲那样施展美人计,主动宽衣解带,然后再寻找机会出手的话,自己该怎么应对?没想到红拂竟然不给自己选择的机会!

    当把门掩上,直接面对天子的时候,红拂就选择出手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刘辩觉得红拂不是个合格的杀手,她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了,没有一点献身精神。连点都不肯露,就想刺杀成功,你也好意思出手?

    既然你不肯施展女人的妩媚,刘辩有没必要让她领略男人的包容,所以刘辩也出手了。

    灯影之下,寒光一闪,两柄匕首就从红拂那宽大的衣袖里伸了出来。

    左右手各持一把,左手取刘辩的咽喉,右手刺刘辩的心脏,狠辣而无情,完全没有了白天的柔肠与仁慈。

    但刘辩的出手速度更快,更加超过了红拂的意料之外,甚至比杨素的表现还要出色,这让红拂心中陡生一股悲哀,“失算了,这狗皇帝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

    说时迟那时快,红拂的两把匕首在将要刺到刘辩要害的时候,已经被刘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左右两个手腕。

    左手擒住了红拂的右腕,右手握住了红拂的左腕,如同铁钳一般牢牢的锁死。红拂直感到手腕传来一阵剧痛,两柄匕首拿捏不住。坠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陛下,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负责值夜的百夫长及十几名士卒察觉到了房间里的异常,出声问道。

    这一路上红拂和他们关系处的不错,因此获得了这些侍卫的极大信任,刚才看到红拂端着木盆进了房间,说要帮天子沐浴消毒,预防瘟疫。这些侍卫考虑着医者不避讳男女。俱都笑笑,心里对天子好生羡慕,也就放红拂进了房间。没想到此刻里面传来了异常,这不能不让他们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若是有个意外,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刘辩此刻已经牢牢的控制住了红拂的双腕,四目相对,相距不过迟迟之遥。甚至红拂那带着处子香味的喘息都原汁原味的传进了刘辩的鼻孔,而红拂那微微荡漾的酥/胸也和刘辩的前胸贴在了一块。这气氛实在暧昧。若不是脚底下的匕首太过醒目刺眼,任谁都会以为这是巫山**的前奏。

    “什么事?”刘辩的笑声带着暧昧,“孤男寡女的还能发生什么事?”

    “呵呵……陛下说的是,倒是小人等太唐突了!”

    在百夫长的带领下,十几个御林军好手俱都还刀入鞘,齐齐的发出一声干笑。

    “放开我……昏君!”

    红拂极力挣扎。犹如被枷锁锁住了一般纹丝不动。伸脚去踹。却被刘辩用脚尖顶住了她的脚跟,来了一个高难度的一字马,然后两人就靠的更近了。

    被一个男人用这种姿势纠缠在一起,红拂的脸仿佛朝天椒一般又红又烫,朝着刘辩横眉竖目,压低声音叱骂了一句。

    刘辩却没有正面回答红拂,朝门外吩咐道:“今晚天气太冷,尔等都回去睡觉吧!至少要一个时辰之后再回来,无论听到了什么声音,也不要进来!”

    百夫长与十几名御林军精锐彼此对视一眼。一个个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女医匠真是豪放啊,这就要与天子共赴巫山吗?

    “诺!”

    百夫长带头答应一声,然后朝十几名御林军打个手势,所有人都退回房间休息去。打扰了皇帝的雅兴,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刘辩的反应出乎张出尘的意料之外,本来还以为他会招呼侍卫进来抓人,没想到竟然把所有人都叱退了,心中不由得又是诧异,又是恼怒。

    低喝一声:“昏君,放开我,你待要做什么?”

    这个姿势让刘辩觉得很是刺激,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开一个打算刺杀自己的女人,“朕要做什么?这话应该朕问你吧?张出尘!”

    红拂花容失色,又惊又羞:“你、你这昏君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天下又有什么事情能瞒的过朕的双眼?是杨素派你来的吧?”刘斌继续让冷艳的红拂女保持着一字马的体型与自己贴身对峙,一副戏谑的语气问道。

    既然瞒不过,红拂只好痛快的承认:“不错,正是主人派我来取你这昏君狗命的!”

    “朕是昏君?”刘辩冷笑,“你见过冒着感染瘟疫的风险,顶着刺骨的寒风,为了被豪族视如草芥的百姓而忙碌奔波的昏君吗?”

    “……”红拂不由得无语。

    凭心而论,这短暂的相处下来,刘辩的表现一点都不让她反感,反而有些欣赏。这个皇帝虽然年轻,但却有魄力,杀伐果断,而且相貌也……很养眼,可自己是主人派来的刺客,这让红拂感到遗憾。

    “我就说嘛,朕这样爱民如子,即便你是敌人也会被朕感动的!”刘辩送给了自己一顶高帽。

    红拂冷哼:“就算你不是昏君,你也是个好色的皇帝,你竟然这样对我?”

    说着话的时候,红拂的脸庞酡红而滚烫,自己一只脚被他顶了起来,整个身体和他贴成了一块,这姿势太让人难堪了,自己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既然你说朕是好色的皇帝,那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趁着红拂正在羞赧的时候,刘辩突然出手,“哧啦”一声将红拂的衣衫撕裂成数道。

    “昏君……狗皇帝,放开我……”

    红拂双手得脱,挥拳就要去击打刘辩,却已经被刘辩拿着撕裂的衣衫当做绳索把她捆了好几遭,最后动弹不得,被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五花大绑。

    终于挣脱了暧昧而尴尬的姿势,但红拂却发现现在更不舒服,被刘辩将双手双脚捆的纹丝难动,然后一把提起来猛地扔到了床上。

    刘辩笑吟吟的坐在床边,盯着正在和自己玩**的红拂女:“你说的对,朕是一个好色的皇帝!事实上,没有几个皇帝不好色!但朕现在还没有动你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再提醒朕,否则朕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

    “你……昏君!”

    红拂此刻有种想哭的感觉,本想乘其不备,一击毙命,没想到却被人家打了个措手不及,自己这刺客实在失败。

    看在李靖的面子上,刘辩不想太为难红拂,正色道:“朕现在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要认真听!十几年前,洛阳有个姓张的大族,因为得罪了杨家,被一个叫做杨素的人秘密灭门,并把这家唯一留存的女儿收入府中,养大成人。后来这个被养大的女子就认贼作父,替杨素四处作恶……”

    “你胡扯!”红拂出奇的愤怒,咬牙骂道。

    “你能想起你小时候的事情?”刘辩很认真的问,心里在赌一把。

    红拂咬牙切齿,目光闪烁,最终泄了气:“我只记得自己六七岁就被养在杨家,主人待我恩重如山……”

    刘辩庆幸自己赌对了,那些从小就入府做婢女的人大部分都不会记起自己童年的事情,这无疑是可以用来大做文章的地方。

    “为了利用你,当然要对你好!这会让杨素获得快感,而你的亲人在九泉之下一定会死不瞑目。”刘辩言之凿凿,代入感十足。

    红拂双眼通红,也不知道是在恨刘辩还是杨素:“我不信,可有证据?”

    “证人行不行?”刘辩笃定的反问。

    “证人是谁?”红拂低声追问。

    “等你看到这人的时候,想必就会有印象!”

    刘辩决定再赌一把,转身走到书桌前,提笔泼墨,在油灯之下作画。

    作为太子,不仅要从小学习各种律法礼仪,学习四书五经,学习治国之道,还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刘辩在书法以及绘画上颇有天赋,此刻挥毫泼墨,竟然是一气呵成,不消片刻功夫,就让李靖的模样跃然纸上,惟妙惟肖。

    待墨迹稍干,刘辩拿起李靖的画像走到床前,伸手在红拂的脸蛋上摸了一把:“出尘娘子,睡着了吗?”

    “色皇帝!”红拂又羞又急,“换你在这种情况下能睡着?”

    “嘘……”刘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做刺客就应该有献身精神,朕这是在培养你如何才能做个合格的刺客!就此打住,言归正传……”

    “认识这人吗?”刘辩展开李靖的画像让红拂观看。

    刘辩相信,既然上一世红拂能够对李靖一见钟情,或许骨子里还有潜意识存留,而且性格应该有些花痴。就算没有任何潜意识存留,看到李靖画像的时候定然会产生似曾相识的错觉。

    “好像见过……”红拂迷茫了,信心在动摇,“这人是谁?我感觉真的见过!”

    刘辩点点头,煞有介事的道:“此人从小养在你们张家,是你们张家入赘的女婿,也是你的夫君!你们从小青梅竹马,在你们张家出事的那个晚上,他因为不在家,所以幸免遇难……”

    “我不信,让我见见他?”红拂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我要见他,我要问问这事是不是真的?难道杨素真的是与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42.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