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四十二 一夜暴毙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四十二 一夜暴毙



    (11号了,大部分兄弟都有月票了,求张月票支持)

    就在目光交织的瞬间,刘辩就把审视的眼神变成了好色的目光,正如一个好色的君王见到了美艳的女子一般。

    而年轻女子的变化也足够快,随即报以妩媚的一笑,风情万种。如果这是电影镜头,无疑就是对一见钟情最好的诠释。

    “呵呵……张神医,这小娘子生的好姿色啊,不知是你什么人?”刘辩把目光从女子身上收了回来,莞尔笑着询问张仲景。

    张仲景的表现有些拘谨,虽然十冬腊月,额头仍然冒汗。

    自袖子里掏出手绢擦拭着额头的汗珠,小心翼翼的道:“回……回陛下的话,这是小……小……”

    “阿爹……”年轻女子甜甜的叫了一声,“你看你啊,幸亏你当初也做过官哩,怎么见到天子紧张成这样,还是让女儿来说吧!”

    女子嗔怪完了张仲景,随即对着刘辩沉腰肃拜:“小女子见过陛下!奴家姓张名盈袖,今年一十七岁。听闻宛城闹起了疠疫,故此跟着阿爹来这里救死扶伤,驱瘟救人……”

    任凭这张盈袖说的滔滔不绝,但刘辩却已经起了警觉,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却已经暗中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检测一下这个张盈袖究竟是何许人也?”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

    “检测完毕,张出尘武力84,统率69。智力76,政治53。特殊属性:刺客,刺杀之时武力+1。”

    “嘶……张出尘?”刘辩在心底暗吸了一口气冷气。“张出尘是谁?不就是李靖的妻子,红拂女吗?”。

    弄清了面前这女子的真实身份,接下来的问题纷至沓来:红拂什么时候爆出来的?怎么变成了张仲景的女儿,这里面有何蹊跷?看起来张仲景吞吞吐吐,似乎有难言之语啊,而且似乎对这个女儿有点畏惧,这又是何故?

    就在张出尘笑靥如花的自我介绍。刘辩双眉微蹙,陷入沉吟之时,南阳太守许靖快步走了进来。一脸焦急模样。

    “许太守匆匆赶来,究竟发生了何事?”刘辩只好暂时收了思绪,沉声问道。

    许靖拱手回答道:“启禀陛下,刚刚接到下面差役送来的情报,淯阳县铁巴乡昨夜爆发了大规模疫情,有百余人一夜暴毙,死者浑身皮肤发黑,口吐白沫。请陛下速派神医,前往抑制!”

    “浑身发黑。口吐白沫?这是黑死病吧?”刘辩心中一凛,“也有可能是黑子病也不一定,口吐白沫,因为喷的太多所气绝身亡!”

    刘辩朝着华佗、孙思邈一挥手:“既然如此。两位神医随朕走一趟铁巴乡看看情况!”

    事情紧急,容不得停留,华佗与孙思邈立即背了药箱。集结了百十名医匠,全部上马。准备前往铁巴乡视察疫情。

    “老朽初来宛城,寸功未立。就让机也跟着去吧?”张机犹豫着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阿爹?”

    张出尘神出鬼没的从后面冒了出来,“你就留下来救治病床上的杨将军吧,你都说了,你炼制的药丸可以让受损的肝肺获得最快的恢复,你还是留下来炼制药丸吧!就让女儿替你跟着陛下去一趟淯阳吧!”

    说着话,朝刘辩甜甜的一笑:“小女自幼跟着阿爹上山采药,我也能骑马打猎的!而且小女也略通医术,就让盈袖替阿爹跟着陛下去铁巴乡救灾吧?”

    刘辩正打算调查一下张出尘的来意,在马上莞尔笑道:“正合朕意!有美女作陪,说不定能让医匠们动力倍增呢!”

    在马上朝张仲景拱手道:“张神医就不必去淯阳了,你与李时珍留下来控制宛城的疫情,顺便炼制让杨延嗣将军恢复的药丸,淯阳那边的疫情就交给朕与华、孙两位神医吧!”

    张出尘笑着对张机道:“连陛下都这样说了,所以阿爹你就留在宛城治病救人吧!别忘了阿母与我的兄弟姐妹哟,她们可是都在等待阿爹回去……”

    “唔……”张机脸颊微微抽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说走就走,马蹄声大作。

    在卫疆率领三百轻骑的护卫下,刘辩带着许靖、华佗、孙思邈以及一百多名医匠,全部骑乘快马,赶往八十里之遥的淯阳。

    当然,随行的还有自告奋勇的张出尘,在瑟瑟寒风中纵马疾驰,一袭大红衣衫格外的惹眼。整段路途之上,她都策马跟在天子身旁,刘辩数次加鞭想要甩开她,只是张出尘的骑术娴熟的很,无论刘辩怎么努力,她都紧紧的跟随左右。

    “历史上的红拂本来是杨素的侍女,因为与李靖一见钟情,所以月下私奔了。难不成这红拂是被杨素带出来的?”

    虽然刘辩的坐骑是宝马,但前后左右都有御林军簇拥着,也不能一个人策马远去,便只好任由张出尘跟在身边,只要自己小心提防,她一介女流又能奈自己若何?玩一玩猫戏老鼠的游戏,其实也不错!

    从宛城到淯阳不过八十多里路,快马加鞭,不过两个时辰便可以赶到。

    凛冽寒风中的淯阳县城倍显萧条,低矮的城墙破落不堪,此刻已经是家家掩门,户户关窗,生怕瘟疫传进了自己家中。

    淯阳城外有一条宽阔的河流叫做淯水,历史上的典韦、曹安民、曹昂都是战死在这一带。春、夏、秋三季,淯阳河水泛滥,将南阳大地与淯阳南北隔开,想要来往两地,必须经过摆渡。因此这淯阳县还有个别名叫做“摆渡”县,而这铁巴乡就坐落在淯水南岸。

    此时已经是寒冬腊月,冰冻三尺,数百匹骏马轻而易举的从冰上过了河,一直来到了铁巴乡。

    听闻救灾队伍到来,铁巴乡乡长急忙带领了部分乡民出来迎接,并且简要的介绍了一下铁巴乡的疫情:“回陛下的话,铁巴乡有居民两千余人,大部分都是笃厚善良之辈,却也不乏无赖之徒!”

    “这次突然暴毙的就是这些无赖之徒!”旁边有乡民幸灾乐祸的附和,“其实这样的害群之马死了才好,天降瘟疫,说明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刘辩顿时来了兴趣,翻身下马与乡民闲聊:“这次瘟疫死的竟然是无赖之徒,倒是奇怪?诸位乡邻说说,怎么个无赖法啊?”

    听了天子的询问,当下众乡民纷纷围上前来,把天子围拢在中央,诉说起了这伙无赖之徒的恶行。

    “这些人好逸恶劳,啥事也不干!天天吊儿郎当的靠着我们乡长与大伙儿养活……”

    “吾等要是不养活他,就会被肆意辱骂,要多难听就多难听!”

    “吃白食也就算了,这些人还经常干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勾当。吃完就骂,吃好也骂,吃孬也骂!”

    “放盐多了说咸,放盐少了说淡,一言不合,就要把我们乡长的锅砸了!”

    “每次把锅砸了都说,我不吃了我要走了,再也不来铁巴这鸟地方了。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还没开锅,他们就在一边等着。等你给他们端上来,一边吃一边骂,吃完就把锅碗瓢盆全给你砸了!”

    铁巴乡的乡长拱手道:“这些无赖只是少数而已,大部分都是好人!也许是恶有恶报,昨夜这场急疫,这群无赖基本全都暴毙身亡!”

    刘辩笑道:“身为地方官倒是难为你了,众口难调,这些无耻之徒不必理会!这不遭到天谴了吗,带我去看看!”

    当下由铁巴乡乡长带路,围着整个乡亭走了一遭。只见这些暴毙者几乎全部聚集在一起,一个从头到脚发黑,甚至舌头都是黑的,一个个口吐白沫,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身体早就僵硬了多时。

    “死了多少人?因何聚集在一起?”刘辩皱眉问道。

    乡长拱手道:“昨夜这帮人聚集在一起骂娘,后来就悄无声息了,及至乡民发现之时,全部已经气绝身亡,变成了这副模样。这一夜共暴毙一百余人,所以才派人通知了上官!”

    刘辩颔首道:“看来这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铁巴乡不能待了,你就带着乡民迁徙到淯阳吧,毕竟好人多,无赖之徒是少数!”

    当下,在乡长的带领下,铁巴乡的良民扶老携幼,带着行李迁徙到了淯阳。等百姓撤走之后,刘辩纷纷士卒们搬来柴禾枯枝,围着铁巴乡放起了大火,将那些死于“黑死病”的尸体全部付之一炬。在熊熊火光中,铁巴乡化作了一缕青烟。

    处理完了铁巴乡瘟疫事件,刘辩率队返程,看看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张出尘建议道:“陛下,天色已晚,我们不如在县城暂住一宿,明日再赶路吧?”

    刘辩略作思忖,颔首答应了下来,吩咐队伍进入淯阳县城暂住一宿,待明日天亮之后再返回宛城。淯阳县令得知天子到来,慌忙带着官差给天子一行安排住宿。

    夜色深沉,刘辩吃过晚饭刚刚回到房间,张出尘就端着一口大木盆进了房间,“陛下,白天的时候疫气太重,为了保重陛下龙体!小女子给陛下烧了开水,陛下沐浴更衣吧?”

    “呃……又来这一套?”刘辩眉头皱起,心中哭笑不得。(……)

    三百四十二一夜暴毙: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41.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