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九 生擒猛将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二十九 生擒猛将



    火光之中,常遇春纵马舞刀,直取荆州军中路,将这支向江夏撤退的人马拦腰斩断。

    在前面开路的黄忠听得后方大乱,急忙拨转马头率兵前来救援,被常遇春手下的弓弩兵列开方阵,一阵乱箭爆射,射翻了一大片。

    跟随着黄忠冲过来的不过四五千人,大队主力被常遇春的生力军阻截到了另一端。再加上全军上下鏖战了一昼夜,人困马乏,饥肠辘辘,连续的冲锋了三五次,根本无法撼动常遇春的方阵,只能眼看着文聘、蒯良率领的两万多主力被拦截在了中间。

    “黄汉升将军暂且退去吧,我等另想他法突围!”

    前有常遇春的阻截,后有杨再兴、董袭、霍峻的穷追不舍,文聘率部死战,折损了数千士卒,依然无法突破常遇春率领的这支生力军构筑的防线,只好命士卒大声吆喝,让黄忠先行撤退。情况危急,能突围多少算多少,再僵持下去弄不好最终会全军覆没!

    让荆州兵绝望的不仅仅是前有阻截,后有追兵,而且向南返回襄阳的路程也有关羽的人马一路尾随着设伏补刀。

    关羽的部曲虽然没有全力参战,但一直与荆州军保持平行的态势向东进军。为的就是捕获脱离主力南下襄阳的小股逃兵,而且一路跟来,收获颇丰,前前后后已经俘虏了六千多人,对于缺兵少将的刘备来说,绝对是个利好消息。

    “全军向北!”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南面还有关羽军如影随形的设埋伏打闷棍,这支荆州军几乎插翅难飞。无奈之下。文聘果断的下令,全军向北突围。

    在文聘的指挥下。仅剩的两万多荆州兵调头向北,顺着荒野驿道,摸黑向北方而去。黄忠也不知道文聘打算去哪里,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为上策了,能逃一个算一个。

    “全军向东南进军,奔江夏!”

    黄忠挥刀断后,率领着仅剩的五千人踏着夜色,顺着山野小道。穿梭在荒草之中,向江夏方向撤退。

    看到荆州军主力折返向北,杨再兴与常遇春大喜过望,“哈哈……这支荆州军已经慌不择路了,竟然向北而去,倒要看看他们如何折回荆州?”

    当下两支队伍合兵一处,尾随文聘的主力人马穷追不舍,一直追赶出了四五十里路,又斩杀了三千多人。俘获了五千多殿后的荆州军将士。

    连续数波人马拼死断后,在折损了**千人之后,荆州军主力方才逐渐甩开了穷追猛赶的汉军。文聘与蒯良总算长舒一口气,回顾左右。当初带来的六万人马已经只剩下一万两千人,而且返回荆州的道路已经被堵死,有家难归。

    “事已至此。如之奈何?”满脸尘霜的文聘顶着猎猎北方,一脸茫然的询问身边的蒯良。

    蒯良略作思忖。喟然道:“向北再走两百多里便会进入许昌境内,我等便去投奔曹公算了。总比归顺东汉要好一些!”

    文聘衡量一番,也只能同意蒯良的建议:“也只有如此了,投靠曹公总比投奔主公的仇家好,这样吾等也算是对刘荆州仁至义尽了!”

    打定了主意,一万多荆州军草草填饱肚子,继续顶着凛冽的北风向北进军,前往许昌投奔曹操去了。

    黄忠率领剩下的五千余人沿着小道向江夏而去,看到汉军全部向北追赶主力去了,一个个方才落下了悬着的心。又向前走了二三十里,忽然东北方向马蹄声大震,原来却是秦琼率领六千精锐轻骑杀到,看到了荆州军的火把在道路上蜿蜒,便挥兵冲杀了过来。

    “贼兵休走,镇南将军秦叔宝在此!”

    火光之中,秦琼飞纵胯下呼雷豹,手提金纂提炉枪,引领着轻骑兵冲杀进了疲惫不堪的荆州败军之中。一路所向披靡,杀的荆州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面对着优势兵力的骑兵,这些荆州将军绝望了,自知再抵抗下去只是死路一条,纷纷缴械投降。黄忠见大势已去,只能带了数十骑亲随突破重围,沿着羊肠小道向江夏而去。

    一路狂奔之后,黄忠带着亲兵逃出了十几里,看看秦琼的队伍没有追上来,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此刻正是黎明时分,也是天色最昏暗的时候。凛冽的寒风呼啸而来,吹得满地芦苇迎风狂舞,黄忠一马当先,沿着小道穿梭在芦苇丛中。

    蓦地,自两旁芦苇丛中突然探出无数条钩镰枪,霎时间涌出数千颗人头,齐齐呐喊一声“贼将哪里走,吾等早已等候多时!”

    黄忠猝不及防之下马蹄中枪,战马匍匐在地,将黄忠掀翻马下。黄忠以刀杖地,正要翻身而起,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兜头将他罩住。

    马忠手提弓箭,带着数百名弓弩手将黄忠团团围住:“贼将再敢做无谓的挣扎,休怪弓箭无情!”

    眼看着随从尽皆被俘,自己又马失前蹄。被罩在了网中。黄忠只好叹息一声,丢弃了手中大刀,束手就擒。

    “哈哈……竟然是荆州大将黄汉升,快快修书一封,传往下邳,报告给陛下!”

    当弄清楚了黄忠的身份之后,马忠不由得欣喜若狂。派人把黄忠五花大绑的给捆了,一面派出快马前往千里之遥的下邳向天子报信。

    北伐青州的时候,马忠是薛仁贵的副将,但在田真加入后,刘辩又让马忠做了常遇春的副将,一直跟随常遇春征伐青州黄巾。在攻破沛县之后,马忠又随着常遇春星夜前来宛城支援,过了汝南二人便兵分两路进军。

    马忠率领五千人走泌阳、义阳一线,听闻襄阳被孙策偷袭成功,刘表逃往江夏,马忠敏锐的意识到宛城的荆州军很可能会向江夏撤退,便在这片遍布芦苇的小道上设伏,最终成功的捕获到了黄忠这条大鱼。

    天色亮了,这场战事终于落下了尘埃。

    南阳郡境内到处可见战死的尸体,到处血迹斑驳,甲胄遍地。常遇春、秦琼纷纷提兵来到宛城脚下与岳飞相会,而马忠也押解着黄忠来见岳飞。

    看到黄忠被生擒活捉,杨再兴不由得仰天大笑:“哈哈……黄老匹夫,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啊?失手被擒,你还有何话可说?”

    黄忠双目紧闭,傲然道:“既为阶下之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岳飞拱手施礼道:“将军一身武艺,何必明珠暗投,为刘表这反贼效力?若是肯悬崖勒马,为朝廷效力,想来以将军的本事,自然可以名垂青史!”

    黄忠双目紧闭,一言不发,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看到黄忠如此表现,岳飞也没有时间在这里劝降,命人把黄忠暂时下在大狱,回头再做处置,继续布置各处的军事。

    中午时分,从武关传来消息,高长恭、徐荣诈开城门,斩杀了樊稠,一举拿下了这座长安东南门户。距离长安七百里路,再也没有这般险峻的关卡要塞,为日后攻掠长安拔掉了一颗坚固的堡垒。

    岳飞闻言喜出望外,命霍峻率兵一万五星夜赶往武关,协助高长恭防御。又命杨再兴、董袭率军攻拔新野城,拿下襄阳北面的这座门户。

    从宛城到新野不过一百多里路程,荆州兵早就逃得无影无踪,杨再兴顺利的率部占据了新野,派人向岳飞报信。

    战事结束,关羽来与岳飞相见,拱手道:“某这次从上庸出兵,一来为了助陛下退敌,二来为了收复疆土,荆州西部的房龄、南乡一带已经尽归我军。兄长手中目前仅有汉中、上庸两地,还望岳都督上书天子,将这块地划归兄长治下!”

    “多谢关将军率兵来援,飞自当向陛下禀明你与皇叔的功绩!”岳飞向关羽拱手致谢。

    关羽引兵退走,留下阎行、向宠镇守南乡,自己带着房玄龄举荐的谋士杜如晦,以及扛着大刀的周仓,引兵返回了上庸,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一面派人打探巴蜀的战事,并且把这次在荆州捞到的丰硕战果报告给刘备。

    刘辩得知了宛城的战况之后,喜出望外,传诏命秦琼为副都督,与常遇春一起在岳飞麾下听命。待休养生息一个冬天之后,来年春天再南下攻打襄阳,争取早点扫平孙策,消灭苟延残喘的刘表。又叮嘱好生款待牢狱里面的黄忠,给予足够的尊重,自己会派人请韩玄前往宛城劝降,利用韩玄与黄忠的交情,说服他归顺朝廷。

    为了拉拢刘备,刘辩又修书表彰关羽的功劳,赐封他为“汉寿亭侯”、雍州牧、卫将军,允许将南乡一带划为南乡郡,由刘备管辖。

    这场盛况空前的大战至此落下帷幕,刘表成为了最大的输家,派出去的六万人马不仅全军覆没,而且又被周瑜诈开江陵城门,斩杀了蔡中、蔡和兄弟二人,把江陵、襄阳两郡与整个荆南连接在了一块,声势大壮。而刘表手中却只剩下了一座江夏,以及四万人马,距离覆灭只是近在迟尺的事情。

    宛城的捷报还未看完,李靖的使者又从黄河岸边传来佳音,“黄河防线已经被完全控制,青州与冀州的驿道要塞已经被全部占据,青州与冀州的联系已经被完全切断,包围圈已经形成,下一步就可以瓮中捉鳖了!”(……)

    三百二十九生擒猛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28.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