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七 引蛇出洞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二十七 引蛇出洞



    后方莫名其妙的起了冲天大火,将帐篷寨栅与辎重粮草全部付之一炬,杨玄感不由得又惊又怒。

∷∷,

    怒气冲冲的询问前来报信的士卒:“后方因何起了大火,坐镇后方的徐荣到底干什么去了?”

    “回都督的话……这把大火正是徐荣放的!”狼狈不堪的士卒擦着脸上的污垢,嗫嚅着禀报道。

    “什么?”杨玄感又急又怒,“徐荣这厮疯了么?”

    士卒哭丧着脸道:“估计徐荣是反了,他不仅在营寨里面放起了大火,而且率领着他的部下把我们西凉军分批骗进帐篷里,乱刀砍杀,已经杀了两千多人!”

    “这狗娘的养的徐荣,当真是忘恩负义之徒!先是以朝廷命官身份投靠了董卓为虎作伥,我们杨家不计前嫌,重用于他,此刻竟然吃里扒外的勾结东吴军,不杀此贼,我誓不姓杨!”

    杨玄感直气的怒发冲冠,气血倒流,当下就要提兵杀回大寨找徐荣算账,灭火收拾残局。只是被杨延昭与步战的武松率兵死死缠住,脱身不得,只能奋力厮杀,等打完这一战之后找徐荣算账。

    当初生擒徐荣的战役就是岳飞指挥的,天子派人去辽东把徐荣家人带到江东,以此要挟徐荣做内应的事情岳飞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此刻看到杨玄感大营突然起火,猜测十有**是徐荣在背后纵火倒戈。

    当下不由得大喜过望,挥枪督促全军奋力死战:“儿郎们,敌军大营起火了。今天晚上只怕他们就要断粮,大家鼓起勇气。狠狠地杀敌,胜利就在眼前!”

    在岳飞的率领下。汉军人人奋勇,各个争先,武将捉对厮杀,士兵结阵前进。虽然人数处在劣势,但却慢慢的占据了上风,直杀的联军节节败退。

    混战之中杨再兴与黄忠再次相遇,你来我往的厮杀成一团,一时之间难分胜负。吕布在乱军之中纵横驰骋,山寨方天画戟挥舞的虎虎生风。连斩数百士卒,将校十余人,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看到吕布如此嚣张,赵云弃了面前的偏将,策马前来与吕布鏖战,枪来戟往的厮杀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就在几员主将捉对厮杀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闲着。张辽与皓首白发的杨业各自提着一杆大刀战在了一起。来自陇右的猛将王双对上了高长恭,而董袭则与文聘战在一起,几乎各个都有对手,堪称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岳飞身为三军主将,一直统领着中军坐镇帅旗,到目前仍未出手。

    “嘶……看来刘备军此来并非完全是为我军解围而来。其目的只怕十有**是为了从荆州分一杯羹!”

    岳飞在帅旗之下立马提枪,暗中观察刘备军的举动。慢慢的就摸透了关羽此次出兵的真正意图。

    关羽的人马虽然在为汉军助阵,但却并没有全力厮杀。而是一直游弋在主战场的侧面,有意无意的堵住了荆州军南下撤退的道路。慑于关羽的神威,联军各股人马俱都主动躲避着关羽的队伍,除非被逼到了侧翼的角落,否则绝对不敢与关羽军短兵相接。

    “关羽故意的堵住了荆州兵撤退的道路,只怕此刻正有刘备军的偏师在荆州境内攻掠郡县吧?”岳飞在心里暗自思忖,“不过这河东关云长真是英雄了得,若是日后与我军为敌,绝不能力战,只能智取!”

    宛城野外的战场上杀声震耳欲聋,尘土遮天蔽日,杨玄感后方的大寨火光冲天,即便远在七八十里之遥的新野,站在高地上都能看到这面的战局。

    与此同时,刚刚从襄阳城下过去了一天的孙策军突然狼狈不堪的掉头向南,丢盔弃甲,旌旗拖地,粮草辎重丢了一地,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襄阳城中还有近万守军,刘表亲自坐镇,守将仅剩下了苏飞、吴巨、吕介等人。虽然与孙策暂时结成了同盟,但在刘表的心里一直小心翼翼的提防孙策,在孙军大举过境的时候下令各县城紧闭城门,襄阳、江陵两大重镇更是严防死守,陈兵城头,以防孙策图谋不轨。

    此刻看到孙策军突然狼狈退回,刘表诧异不已,询问左右道:“孙策军昨日刚刚从城下穿过,向北去攻打岳飞后方,因何突然狼狈撤回?”

    左右的幕僚齐齐猜测:“看这样子只怕是孙策中了埋伏,吃了大亏啦!”

    就在这时,有斥候从宛城带回来战报:“启禀主公,刘备麾下大将关羽率兵加入战场,使得东吴军声势大震,而且洛阳军大营起火,粮草被焚烧,我军已经呈现败退之势!”

    为了夺回宛城,刘表已经堵上了全部家底,此刻听说本方呈现败退之势,不由得急火攻心。虽然在十冬腊月里,但额头却已经见汗,心急火燎的道:“既然大势已去,速速命文聘、蒯良退兵回来,免得全军覆没!”

    “回主公的话,退路已经被关羽封死,况且汉军一路纠缠不舍,我军只怕一时之间难以退回!”斥候一脸沮丧的向刘表禀报。

    就在这时,又有从荆州西面过来的斥候紧急禀报:“刘备军在关羽率部加入宛城战场的时候,关羽帐下的谋士杜如晦、阎行、向宠等人率军连克南乡、房龄、武当、绥阳等数县,现在荆州西部地区已经尽归刘备!”

    “什么?”

    听了斥候的话,刘表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一次机关算尽,煞费苦心的联合了洛阳朝廷与孙策军,向宛城、江夏两块战场投入的总兵力多达八万人,几乎是倾巢而出。谁知道没占到便宜不说,反而丢掉了荆州西部部分地区,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更让刘表感到难以接受的是文聘、黄忠率领的主力大军被关羽阻断了南下襄阳的道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退回来,万一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算是把苦心经营了多年的老本全部赔上了。

    “给我开门,攻打孙策军!”

    刘表在文武幕僚的搀扶之下,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愤怒,“苏飞、吴巨何在?率一万人出城伏击孙策的败兵!若不是这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暗藏私心,故意拖慢行军速度,我军何至于吃这样的大亏?孤要把宛城的损失全部算在孙策的头上!”

    苏飞与吴巨齐齐拱手:“启禀大王,目前襄阳城中只有一万人马了!”

    “只有一万人马了?”

    听到了部将的话,刘表的心这一刻在颤抖。

    自己的十万人马投入了宛城六万,投入了江夏两万五,目前竟然只剩下襄阳的一万人,江陵的五千人,自己的半生心血,此刻已经是摇摇欲坠!

    “一万人马也好,全部出城伏击孙策!”刘表掏出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的血丝,已经有些失去理智。

    蒯越在旁边劝谏道:“主公暂且息怒,就算要伏击孙策,也不能倾巢而出啊,总得留下部分人马守城,以防不虞!”

    “去各家各户抓门客,蔡家的、你们蒯家的,门客家丁全部登上城头防守!”五十多岁的刘表怒火滔滔,挥舞着袖子,大声下令。

    苏飞、吴巨不敢违抗命令,当下率领了全部人马,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杀向顺着襄阳城东的驿道向南败退的孙策军,“贼兵哪里走,快快束手就擒,绕尔等不死!”

    看到荆州军突然杀了出来,孙策军大乱,丢盔弃甲的向南逃窜。苏飞与吴巨大喜过望,纵兵向南追赶,狂追了四五里路之后,突然一通鼓响,道路两旁的丛林中伏兵四处。

    张定边手提长枪纵马杀了过来:“无谋的荆州军已经中了我家周都督的假途灭虢、引蛇出洞之计,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原来昨天孙策军主力浩浩荡荡的从襄阳城下穿过,大张旗鼓的向北进军,只是半夜里主力大军又从小道折了回来,在半路上埋伏,就是为了引诱荆州军从襄阳城中出来追袭。刘表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果然中计。

    吴巨大惊失色,催马舞刀,企图杀出重围,恰好与张定边迎面相遇。两马相交,不及一合,便被张定边一枪挑于马下。

    苏飞左冲右突,正与英姿勃发,手提凤凰枪的孙策相遇,战无三合,便被孙策生擒活捉,掷于地下:“还不快降,等到人头落地之时,悔之晚矣!”

    大难临头,苏飞别无选择,只好跪地请降:“苏某原降!”

    随着两员主将一死一降,万余名荆州兵战死数千,逃走了些许,剩下的全部丢弃了武器,扔下了旗帜,跪地请降。

    孙策大喜过望,当下兵分两路,命周瑜带着沙摩柯率兵一万向江陵进军,命苏飞前面去诈开城门。自己则与张定边,以及新招募的猛将邢道容率兵猛攻襄阳。

    此刻的襄阳城中已经没有了守军,各大豪族的门客还没来得及登上城头,就被孙策军杀到城下。孙策与张定边同时提枪冲锋,一通鼓还未敲完,便已经登上了襄阳城头。(……)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26.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