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一十八 七郎战群狼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百一十八 七郎战群狼



    被骂的七窍生烟,肚子里的怒火仿佛就要喷发的火山,此刻就像脱缰的野马来到了草原,杨七郎怎能不骂回去?

    “杨玄感,你这个无父无母,无祖宗无先人的败类!竟然让你的士卒辱骂我们杨家的先人,难道你不姓杨么?你竟然指示兵卒辱骂自己的先人,可见你与牲畜无异!”杨延嗣手中长枪遥指杨玄感,大声叫骂。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骂别人的时候都很爽,被骂了谁都火冒三丈。

    杨玄感登时暴跳如雷,大声回骂:“我呸!我们高贵的弘农杨氏岂是你这种下贱的氏族可比?你若有自知之明,赶快把姓氏改成贱吧,贱种!”

    杨延嗣骂完杨玄感,也不和他啰嗦,长枪指向吕布:“姓吕的,你这忘恩负义的四姓家奴,天下第一无耻之徒,竟敢出来挂将?赶快去父母坟前磕头认罪,回家悬梁自尽吧!”

    “大胆狂徒竟敢辱骂我我吕奉先?自寻死路!”

    吕布如同暴怒的猛虎,手中的山寨方天画戟重重的向地上一击,砸出来一个大坑,尘土飞扬,声势骇人。提马控缰,就要出阵。

    “兄长息怒,让小弟去砍了这厮,拿人头回来给你下酒!”不等吕布出马,旁边的“小温候”吕方策马出阵。

    若说吕布的武器是山寨版的方天画戟,坐骑是山寨版的赤兔马,那么这吕方就是山寨版的吕布。同样的身披大红袍,同样的头戴大红朱雀羽翎,同样的手提一柄方天戟。同样的胯下枣红马,只不过身材远远没有吕布魁梧。身高看起来也就是刚刚过了八尺,比身高一丈的吕布要矮了一头多。

    那边杨玄感手提青铜槊刚刚冲出阵来。就看到吕布阵中冲出来了一个“小吕布”,已经抢先冲到了杨延嗣的面前,当下便勒马带缰,在阵中央掠阵。

    “来的可是吕布?”

    看到吕方手提方天画戟,气势汹汹的扑了上来,杨七郎策马向前,舞枪喝问。

    寒风吹得吕方大红披风猎猎作响,头顶的一对羽翎犹如红蛇狂舞,手中方天画戟高高扬起。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大爷就是吕布的兄弟,小温候吕方是也!吃我一戟!”

    话音未落,两马相交。

    枪来!

    戟往!

    枪收!

    戟落!

    伴随着“呛啷”一声方天戟落地的声音,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小温候吕方颈部早已被刺了一个血洞。透过那圆洞洞的枪口,可以清晰的看到百十丈之外吕布的脸庞,此刻正在抽搐,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

    同一时刻,下邳大营。帅帐之内。

    刘辩的系统刚刚从修复期恢复到正常状态,就检测到有属性被激发:“叮咚……系统提示,杨延嗣特殊属性被激发,狂暴暴怒状态下武力+4。智力—10……”

    刘辩赶紧放下了手里的公文,集中精神聆听系统传来的讯息,“被吕布爆出来的杨是杨七郎我已经从战报中得知。此刻他的属性突然被激发,恐怕不妙啊!武力+4之后变成了102。智力—10就变成了43,再加上他那冲动的脾气。怕是要吃大亏!”

    “现在宛城那边战况吃紧,我还是赶紧把爆表之后的特权使用了吧!”刘辩打定主意,当即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把无上限的召唤特权使用了,侧重范围统率或者武力!”

    “叮咚……系统提示,目前宿主拥有一个被吕布爆表之后的无上限召唤特权,宿主指定范围为统率或者武力,最低下限为95,马上执行召唤程序,请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北宋元帅杨延昭武力94,统率96,智力85,政治70。当前植入身份为杨延嗣兄长,目前正随其父亲杨业从故乡并州赶往宛城。”

    爆表特权可是一个好东西,之前召唤出来的人物都是历史最顶尖的,譬如武则天、岳飞、薛仁贵、王猛、李靖等等,不能说六郎不行,但比起以上最顶尖的人才,至少和刘辩的心理期望有些差距。

    “不过也无所谓了,竟然听到了杨业的名字!”这是刘辩意料之外的惊喜,“也不知道是七郎带出来的杨业,还是六郎带出来的杨业,无论如何,他们一家人要团聚了!”

    “请问,杨业是谁带出来的?除了杨业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譬如佘太君、五郎?四郎什么的?”刘辩收了思绪,询问道。

    系统有些无能为力:“携带的人物根本检测不到,除非能够与宿主见面,或者获得其愉悦值或者仇恨值,目前这种情况下,系统数据库中是搜索不到乱入人物的信息的!”

    “好吧,无论如何,至少有个杨业出来,而且正在赶往宛城的途中,想来可以为岳都督减轻压力!”

    刘辩不在纠结这个问题,看起来今天的运气不算太好,所以刘辩打算改日再进行召唤。起身走到帅帐之外,吩咐道:“继续向宛城方面加派斥候,将军情随时来报!”

    宛城外的旷野,十二万联军阵列整齐,旌旗蔽天,刀枪映日。

    “噗通”一声闷响,颈部汩汩流血的吕方连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栽于马下。

    杨七郎一合之内枪挑了吕方,手中虎头金枪画一个优美的弧线,遥指吕布:“下一个,该你了!”

    “讨死!”

    吕布暴怒,纵马提缰,挥舞着手中的山寨方天戟就要去为吕方复仇。

    旁边的张辽却已经飞纵青骓马,倒提了镔铁云月刀抢先杀出阵来:“温候暂息雷霆之怒,你乃是三军主将,未可轻出,让辽先去会会这吴将!”

    杨七手握虎头枪,怒视着冲上来的张辽,冷声喝问:“来将何人,报上名来?某枪下不死无名之鬼!”

    “雁门张文远是也!”

    话音未落,张辽一声咆哮,劈头一刀,迎面斩向杨延嗣。

    杨延嗣催马闪开,顺手还了一枪,“无名之辈!那小温候连我一枪都接不下来,料来大温候也强不到哪儿去,更别提你们这些无名之辈了,即便统统上前,又有何妨?”

    “好狂妄的语气,先把昨日的帐清算了!”

    在旁边五十丈掠阵许久的杨玄感再也按捺不住怒火,催马向前,手中青铜槊一个“举火燎天”,由下而上斜挑杨延嗣。

    “开!”

    一声虎吼,杨延嗣手中长枪一招“神龙摆尾”,长枪横遮,架住了杨玄感斜刺来的长槊。

    被杨延嗣群嘲,吕布身后的众健将俱都恼羞成怒,成廉舞刀,侯成提斧率先冲出阵来:“好狂妄的贼将,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算我宋宪一份!”

    既然要群殴对方,还能为主公的兄弟报仇,宋宪自然不肯落后,绰枪纵马紧随着侯成、成廉扑了上去。

    “高将军不去痛打落水狗吗?”。曹性背挂强弓,手提银枪,向身边的高顺询问。

    高顺面色如霜,肃声道:“某就不去凑这热闹了,我还是留下来压阵好了!”

    “曹性来也!”

    既然高顺不愿意出战,曹性也不勉强,拍马舞枪,紧随着侯成、成廉、宋宪三将杀上前去。

    就在吕布手下四健将同时杀出来的时候,为杨玄感掠阵的郭盛、王双两骑同时杀了出来:“少都督暂且退后,免得伤了金玉之躯,让末将等来会会他!”

    杨玄感刚才被杨七郎骂的火冒三丈,此刻也顾不得讲规矩了,大喝道:“给某一块并肩,将这厮乱刀分尸,以泄我心头之恨!”

    说话间手中长槊横刺,奔着杨延嗣面门就是一槊。

    七郎挥枪拨开,身后张辽的大刀就虎啸而至,七郎反手招架。

    成廉的大刀,侯成的大斧,一个斩马上将,一个劈坐下马,同时砍了过来。

    七郎双目圆睁,斗志昂扬,见招拆招,遇式破式,一一化解。

    荆州军阵中的石宝看的心头痒痒,大笑道:“哈哈……这场面真是热闹,汉升将军,要不要去抢人头?”

    黄忠面无表情,面露鄙夷之色:“以多欺少,算不得英雄好汉!”

    “既然有军功可抢,管他什么规矩!既然汉升将军不愿意凑热闹,那就为石某掠阵,看我去抢下这颗人头,也好让洛阳众将不敢小觑我荆州无人!”

    话音未落,石宝已经纵马出阵,直取被围在中间的杨延嗣,九十斤的泼风大刀一招“力劈华山”兜头劈下,“荆州石宝在此!”

    石宝大刀劈出的同时,王双的大刀也横斩了过来,郭盛的画戟自背后刺向七郎的后背。刚刚杀过来的宋宪也不甘落后,长枪直戳七郎的双目。

    “吼嗬!”

    一声暴喝,七郎长枪如电,先是一枪崩开石宝的大刀,旋即荡开郭盛的画戟。郭盛的画戟在重击之下失去了掌控,又将王双的大刀撞开。

    连破三人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宋宪的长枪,此刻已经刺到了七郎面目三尺的距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七郎长枪一抖,一招“白虹贯日”,自下向上闪电般刺出。

    宋宪眼见就要一枪将对方刺于马下,心中不由得暗自窃喜,只是枪尖还没刺到对方,却直觉的咽部一阵剧痛,喉咙里嘶嘶进风。原来是被杨延嗣后发先至,一枪搠透了喉咙,硬生生的从马上挑了下来。(……)

    三百一十八七郎战群狼: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317.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