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二十一 不共戴天之仇

三国之召唤猛将二百二十一 不共戴天之仇



    周瑜的话音刚刚落下,众将齐声表示反对。



    就连总角之好孙策都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公瑾此言差矣,我孙家与刘辩仇深似海,好不容易觅得良机,岂能放过?不为叔祖父、伯父等人复仇,我孙家岂有颜面立于世上?”

    “少主所言极是,刘表虽然可恨,但终归只是守土之犬,与刘辩不可同日而语也!若能击破刘辩老巢,再图荆北三郡易如反掌!若被刘辩占据了青州,平息了来自袁绍的压力,第一把矛头就会指向我荆南,到时候刘辩倾尽半壁江山之力,以泰山压顶之势而来,难以与之争锋也!”

    孙策话音落下,跟随了孙坚多年的老将程普站出来极力附和。

    听了众将与长子的谏言,孙坚微微颔首:“诸位所言极是,比起刘辩来,刘表不过是疥藓之疾罢了!我军若能趁刘辩主力大军北上青州之时,攻陷其老巢金陵,从此便可高枕无忧!”

    “主公英明!”

    孙坚话音落下,以程普为首的众武将纷纷齐声称颂。

    周瑜再次进言:“主公之意既然已决,瑜自然不敢再有异议。但以瑜之见,主公应当先假意接受刘辩册封,并回书感谢,以麻痹刘辩及江东军的心理。寻找良机,攻其不备,或许能够获得出乎预料的结果!”

    孙坚摇头道:“人无信而不立,吾岂能朝令夕改,惹天下英雄耻笑?某既然决定与刘辩为敌。就要堂堂正正的兴兵讨伐。打出旗号,为叔父、兄长复仇雪恨!吾以正义之师而讨伐,何愁不胜?”

    顿了一顿,继续道:“况且吾与刘辩仇深似海,即便是假意接受册封,也会为天下英雄耻笑!方今群雄并起,天下大乱。吾岂能卑躬屈膝,仰仇人鼻息?天无二日,世间却有两帝,就连刘焉、刘表都进位称王,那袁绍更是自封渤海王,惹得天下英雄纷纷前往投靠,一时间兵强马壮。某当效仿,自称长沙王,以表我孙坚逐鹿天下之志!”

    孙坚称王的想法早就与众将商量了多次。并且获得了所有部将的支持,之所以没有宣布,而是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天下大乱,主公乃兵圣之后,进位称王实乃顺天应命,某等誓死辅佐!”

    在程普的带领下。众将一起跪倒在地。口称大王,“末将等参拜大王,誓死为大王效忠,扫平诸侯,成就王霸之业!”

    “呛啷”一声,孙坚拔剑在手。

    “僭越之贼有何颜面封吾为州牧?”

    话音未落,连劈数剑,将使者送来的印绶、符节等全部斩的粉碎,然后把刘辩的亲笔信扯成纸屑,高声道:“来人。在大殿前支起油锅,将刘辩的使者炸了!”

    “主公,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况且主公还有数千族人在吴郡居住,若如此做,定会导致刘辩的复仇,必然会殃及无辜!还望主公三思!”

    在众将的一片叫好声中,唯有年轻的周瑜提反对意见。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还稚嫩的很,你懂得什么道理?给我退下,勿要多言!”

    孙坚瞥了周瑜一言,提出了警告。

    心里却暗自思忖,留在吴郡的族人多是一些贪恋性命的无胆之辈,留着也没有什么作用,若是能够激怒刘辩让他大开杀戒,正好可以激怒三军士气,变得更加师出有名!只是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不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亲兵很快的就在议事殿前支起了一口大釜,伴随着熊熊燃烧的柴火,釜鼎里面的油被烧的浪花翻腾。

    “给我把使者扔进锅里!”

    孙坚一声令下,几个亲兵将吓得瘫软在地的使者丢进了锅里,还没来的及发出惨呼,便传来一阵焦糊的味道。

    “痛快!”

    生炸了刘辩的使者,孙坚手下的众将齐声叫好,一个个斗志昂扬,恨不能把刘辩扔进油锅里的样子,“吾等早晚要辅佐大王,将刘辩母子投入这口釜鼎之中!”

    “唉……罪过!”

    周瑜无奈的站在远处,在心里悄悄叹息。

    只是周瑜不知道的是,他投靠的这位主公或许骨子里天生就有把人油炸了的嗜好。如果没有刘辩的穿越,孙坚在讨伐董卓的途中杀了荆州刺史王睿之后,同样把南阳太守扔进了油锅里生炸了。

    毁书烹使之后,孙坚下令在长沙集结部队,筹备粮草,整葺船只,只等自己一声令下,便全军沿江而下,越过柴桑,直寇金陵。

    数日后,孙策领着一个身材魁梧,相貌雄伟的大汉来见孙坚:“父王,孩儿前往武陵提兵途中遇见了这个大汉,见他徒手捕获野猪。此等武勇,孩儿自愧不如!故此带来见过父王,还望能够以大将委任!”

    孙坚大喜过望,问道:“这位壮士姓什名谁?”

    “小人姓张名定边,乃是武陵的猎户,自幼练习武艺,熟读兵书,只等扬名立万的机会。难得少将军欣赏,小人愿将一身武艺献于大王,以博取功名,庇荫子孙!”

    张定边站在堂下拱手说道,声如洪钟,气度不凡。

    看过张定边的武艺之后,孙坚连声称赞,当即授予裨将军的封号,命他在孙策麾下效力。整饬兵卒,克日顺江东下,攻袭刘辩的大本营。

    孙坚扯书烹使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刘辩的耳朵里,不由的拍案大怒:“这匹夫真是恶毒无礼,我以礼相待,竟敢如此猖狂!卫疆何在?率一千御林军星夜前往富春县城,捉拿孙坚族人,全部斩首!”

    将近两年的磨砺下来,现在的刘辩已经不思当初那般优柔寡断。瞻前顾后。你孙坚够狠。把老子的使者油炸了,老子也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把你孙氏全族灭了!

    卫疆刚刚点起御林军准备出城捉拿孙氏族人,得到了消息的刘伯温急忙前来劝谏。

    “陛下勿要动怒,此乃孙坚欲擒故纵之计!故意激怒陛下,惹得你雷霆震怒,诛杀孙氏族人。然后他再用此借口激发手下军卒的怨气。携恨而来,增强军卒的斗志!陛下万万不可中其诡计!”

    听了刘伯温的劝谏,刘辩稍微冷静了一下,思忖片刻之后,计上心头:“这孙坚看似忠厚,其实也是狡诈狠毒之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够身为一方诸侯的人,哪个不是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之辈?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比起曹操下令屠戮徐州。堵塞泗水;董卓为祸洛阳,草菅人命的行为,孙坚的油烹使者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传文鸯前来听令!”

    考虑到文鸯寸功未立,刘辩决定让他代替卫疆前往孙坚的老家吴郡富春县,捉拿孙坚的族人前来金陵问罪。

    不大会功夫。已经被提拔为御林军校尉的文鸯腰悬佩剑。昂首阔步的来到了太极殿御书房领命。

    只见他身高八尺有余,体格雄伟,生的眉清目秀,器宇轩昂,也是酷爱穿一身白袍,使一条长枪,隐约之中颇有赵云的风范。因此刘辩私下里给他起了一个“小赵云”的绰号。

    “微臣文鸯前来领命,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刘辩正襟危坐,朗声道:“孙坚这厮扯书烹使,擅自称王。实乃大逆不道!朕命你率本营御林军即刻前往富春捉拿孙氏族人。男丁全部充入军营当做辎辅兵,妇女全部充入教坊司为奴为婢,不得有误!”

    “小校谨遵圣谕!”

    文鸯拱手领命,退出太极殿之后,点起本营一千御林军,火速出了金陵城,前往吴郡富春县城捉拿孙坚族人。

    泰山郡武阳县,袁绍大本营。

    沮授向袁绍建议道:“主公,据探子获悉,荆南孙坚已经调兵遣将,意在江东数郡。如此,刘辩定然不能全力北上,我军可在琅琊境内的费县、莒县、诸县一带占据险要,层层设伏,阻击江东援军。再命泰山降寇向东与显思将军合围北海。只要能够在琅琊境内阻挡江东援军一月左右,便可将困守在北海的魏延兵团全歼!”

    “公与所言极是,孤给了江东军机会,只是魏延不走,却怪不得孤了!”已经进位渤海王一年的袁绍抚须颔首,同意了沮授的计划。

    随着袁绍一声令下,颜良、麴义、高干、韩莒子、吕威璜、蒋奇等武将各自分兵出动,沿途设置据点,挖掘陷阱,深沟高垒,做好了阻击江东援兵的措施。准备施行“阻援围点”的计划,争取一口气全歼魏延兵团。

    数日之后,不利的消息传到了金陵。

    从寿春出兵向北的常遇春在沛国薛县境内遭遇了袁军大将颜良,连续鏖战数次,互有胜负,只是却无法通过袁军设置的防御线。

    而陶谦为了保存实力,只是命曹豹率领了八千老弱病残向北进军,在琅琊境内进入了麴义的埋伏圈,全军覆没,带了十几骑亲兵狼狈的逃回了下邳。陶谦心疼之下却是再也不肯发兵。

    “陶谦这厮终究是不肯出全力,要解北海之围,看来任何人也指望不上了!”

    刘辩看了斥候的情报之后,闭目陷入了沉思。半独立的军阀终究不可靠,将来机会合适的话,早晚也得拔掉陶谦这颗钉子。当然,那是下一步的计划,当务之急应该是先设法解北海之围。

    忽然守卫宫门的御林军百夫长来报:“启禀陛下,关胜将军从北海风尘仆仆来到了金陵,此刻正在宫门之外求见!”

    “什么?关胜来了?速传!”

    刘辩心头一震,心下隐隐升起了不好的感觉。十有**是北海被袁军合围了,这关胜单骑突围,到金陵求救来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220.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