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九十九 陈庆之就是我,我就是陈庆之!

三国之召唤猛将一百九十九 陈庆之就是我,我就是陈庆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九月底。



    为了准备明年开春的兵事,金陵大营继续向江东各地招募精壮,扩充兵力。

    乱世出英雄,功名马上取。许多不甘平庸的热血男儿纷纷到金陵大营报名从军,征兵处每天都人头攒动,一个月下来就招募了七八千名勇壮。在秦琼的统率下,每日都在校场热火朝天的操练。

    “哟……好大的块头?叫什么名字?”

    这日清晨,征兵处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膀大腰圆,身高八尺五寸,面貌雄伟,比前后左右的人群高出了一头多,显得很是鹤立鸡群,威武不凡。让主持征兵的校尉不由得刮目相看,言语之中多了几分恭敬。

    大汉抱腕道:“某乃会稽余姚人,姓董名袭字元代,今年二十八岁,听闻天子征兵,某特来从军!”

    “除了身高力大之外,可还有其他长处?”校尉和颜悦色的问问道。

    董袭朗声答道:“小人自幼习武,熟读兵书,绝非自夸海口,论兵马娴熟,整个余姚县城没有几人能胜过董某!”

    校尉颔首道:“看你这身板就知道是个人才,某这就派人带你去面见秦将军,让他亲自考校一下你的武艺。”

    “哎哎……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某来报名从军有何过错,竟然被你这样羞辱?”

    就在董袭心花怒放,准备拱手道谢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不和谐的吵嚷声。

    循声望去。只见登记桌案前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儒生。一身白色长袍,面容清癯俊秀,只是看上去十分孱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此刻正面红耳赤的与登记造册的士兵吵嚷,顿时把整个征兵处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校尉示意董袭稍等片刻,然后快步走了过来,喝问:“何事吵嚷?”

    登记兵慌忙起身拱手:“回校尉大人的话。这儒生报名从军。只是小人看他这孱弱的样子,只怕连弓箭也拉不开,这不符合秦将军的征兵标准啊,多半是来混吃混喝的!”

    “你这是以貌取人,明珠暗投!”

    白袍儒士怒极,大声的反驳,指了指董袭,争辩道:“谁说从军就一定要这般威武雄壮了?军营里有也不能全是樊哙这样的猛士吧?那韩信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呢,倘若高祖像你们这般以貌取人。怎能开创我大汉四百年基业?”

    听了白袍儒生所言,校尉抚须笑道:“竟敢自比淮阴侯,口气倒是不小!本校尉告诉你吧,淮阴侯虽然文弱,那也是比起樊哙这样的猛将来,打你这样的十个八个估计不在话下!能够这般伶牙俐齿。可见你肚子里颇有墨水。还是听某一句劝,回家选秀才,举孝廉去吧!沙场可是要人命的所在,不是你这种书生该来的地方!”

    白袍书生面色更加赤红,愤怒的道:“想不到就连堂堂校尉也是这般以貌取人,真是让人好生失望!你这般行事,何异与明珠暗投,瓦釜雷鸣?”

    “哈哈……好一副伶牙俐齿,可惜秦将军没说收文书,要不然本校尉就收下你了。”校尉背负双手。朗声笑道。

    白袍书生一脸不屑:“某是来从军猎取功名的,某的志向是将军,岂是那种抄抄写写的随军小吏?”

    “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哪个将军不是在沙场上拼杀出来的?凭伶牙俐齿就能做到将军之位么?”

    对于白袍书生的针锋相对,校尉心中隐隐不快,带着讥笑的口吻吩咐旁边的军卒:“给他取一张弓箭来,倘若能够射出一百丈,某便收下他从军!”

    有热闹可看,人群纷纷让出一块空地,将白袍书生闪在了中间,嬉笑着看他的表演。这弱不禁风的家伙一来就吵嚷着要做将军,这些应征的汉子也乐意看他现眼。

    “嘿……”

    “呼……”

    “呵……”

    白袍书生仿佛被耍的猴子一般站在人群中央,连续拉了三次弓弦,累的满头大汗,竟然没把这把普通的弓箭拉开。

    不由得恼羞成怒,将弓箭抛在地上,怒斥道:“欺人太甚,谁说做将军一定要拉开弓箭的?”

    “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连弓箭都拉不开,竟然还想做将军?”

    “这就是传说中的书呆子吧?难不成他以为将军是要在沙场上吟诗作赋吗?”

    “这样的力气,只怕上了床也会被自家婆娘踹下床来吧?”

    知道这白袍书生会出糗,却没想到会这般丢人现眼,竟然连弓弦都没能拉开,更别说射出一百丈了。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哄笑,直让站在中间的白袍书生恨不能找个老鼠窟窿钻进去。

    校尉也是摇头苦笑不已:“本校尉知道你文弱,但没想到竟然这样手无缚鸡之力!你这样的力气只怕连旗杆也扛不动吧?听某一句劝,回家选秀才,举孝廉去吧!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休怪某命人乱棒逐出军营!”

    “唉……看来是报国无门了,没想到天子竟然这样对待人才,真是让人失望呢!某只好去中原投奔曹孟德将军了!”

    面对着一片讥笑之声,白袍书生摇头叹息一声,丢下手里的角弓,准备转身开路。

    就在这时,马蹄声响起,十几骑疾驰而来。

    马上之人俱都身穿锦色飞鱼袍,头戴黑色帻帽,腰悬佩刀,胯下骏马。正是刘辩刚刚组建的锦衣卫,服装也是特制的飞鱼服,黑色帻帽,只是绣春刀一时半会的却是造不出来,只能用佩刀替代。

    “锦衣卫来了,都给老子严肃一点!”

    锦衣卫虽然职位不高,但直接隶属天子,让这校尉不敢怠慢。唯恐有把柄被抓住捅到了天子耳朵里,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情。

    锦衣卫一行策马径直来到募兵处,为首之人翻身下马,向着校尉拱手道:“见过校尉大人,小的这厢有礼了!”

    校尉急忙还礼:“不知尊卫士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可是来拜访我家秦将军的,某这就去通传一声。”

    锦衣卫头目急忙客气道:“不敢叨扰秦将军,我等乃是奉了李校尉之命前来打听近日是否有叫做陈庆之的人来投军?陛下要找此人!”

    校尉扫了一圈十几个负责登记造册的兵卒,大声问道:“赶快查阅一下,是否有叫做陈庆之的人来从军?”

    “我就是陈庆之啊!陈庆之就是我啊!”

    听说这些锦衣卫找的人竟然是自己,而且说天子要找自己,白袍儒生不由得喜出望外,挥舞着胳膊大声喊了起来。

    锦衣卫头目循声望去,看到陈庆之那单薄的身躯不由得皱眉:“呃……陛下找的人怎的如此孱弱?”

    “只怕此人是冒名顶替,卫士大人休要被他蒙骗,这小子连寻常角弓都拉不开!”校尉好心的劝谏道。

    锦衣卫头目略一思忖,笑道:“欺君罔上那是死罪,他要讨死就成全他好了!”

    挥手示意身后的锦衣卫道:“准备一匹马,带入宫中交给李校尉。”

    临走之时,锦衣卫头目又扫了一眼鹤立鸡群,身材高大的董袭一眼,向校尉拱手道:“我看此人雄壮不凡,万一那陈庆之是假冒的,也可以把此人推举给陛下。说不得要向校尉大人借用一下了!”

    “呵呵……好说、好说,某岂是挡人官路之辈!”

    说着话转向董袭,拱手道,“你今天走运了,这位卫士大人要带你进宫面圣,见了天子,言谈之间还望谨慎呢!”

    董袭大喜过望,向校尉拱手道:“多谢校尉大人提携,袭没齿难忘!”

    在锦衣卫的带领下,董袭与陈庆之很快的被带进了乾阳宫,交给了新任的锦衣卫统领校尉李元芳。

    “你就是陈庆之?”

    虽然对弱不禁风,连普通弓箭都开不了的儒生半信半疑,但李元芳却也没有出言讥讽。也不是三岁儿童了,欺君罔上是死罪,想来这满腹经纶的书生应该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只是不太理解天子为何下令暗访这么一个人物?而且怎么就知道这个叫做陈庆之的人来投军的?

    虽然百般疑虑,李元芳还是来到了御书房禀报:“启禀陛下,您要找到陈庆之已经带来了。除了此人之外,锦衣卫还带回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刘辩正在偏殿练剑,听了李元芳的禀报大喜过望:“快给朕带到御书房!”

    当看到陈庆之第一眼的时候,刘辩就知道此人百分之百就是召唤出来的白袍鬼将,另一个魁梧的汉子却是不认识,只是看这身板与相貌,十有**是一员虎将。

    陈庆之首先跪地施礼:“庶民陈庆之拜见陛下,愿吾皇扫平四海,一统寰宇!”

    “平身吧!”

    刘辩和颜悦色的示意陈庆之起身,并且悄悄的打量他的相貌与身材,只见孱弱的身躯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手无缚鸡之力。身高大约七尺,折合到穿越前大概一米七左右的样子,体重估摸着不会超过一百二十斤。

    “小民陈庆之,出身寒门,不知陛下却是如何知道小人之名的?”

    陈庆之体格虽然孱弱,但胆子却是不小,站直了身躯之后拱手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好吧,陈庆之的登场又用了一章,千呼万唤的弓神只只能再推后一章登场了,保底月票哪个弟兄还有?)(。)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198.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