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七十三 第一败

三国之召唤猛将一百七十三 第一败



    合肥城南,汉军大营。

    主将凌操、副将杨奉,以及参军刘晔正在召开军议。

    杨奉一脸郁闷的围着沙盘来回踱步,咬牙切齿的骂道:“纪灵这狗娘养的,不在汝南死守,跑到淮南来做什么?本来指望着淮南空虚,你我三人在这里捞点功绩,没想到刚刚走到合肥,纪灵这孙子就迎了过来,真是让人好不烦恼!”

    数日之前,纪灵中了汉军的声东击西之计,错误的认为汉军主力已经向淮南进军,准备由合肥、寿春一线向西推进。于是留下张勋率领两万人守御汝南,自己统率了三万人马进入了淮南,企图联合屯驻在寿春的刘勋、陈纪二将,据险死守,阻挡汉军的前进。

    谁知纪灵前脚刚刚抵达寿春,后方就传来了汝南失守的消息。自知中了声东击西之计,而且还被调虎离山,这让纪灵火冒三丈,当即派出快马潜往宛城,约定两面夹击汝南,收复失地。

    只是纪灵的使者还没赶到宛城,袁术派出的人马就遭到了秦琼、杨再兴的阻截,混战了一个清晨不能取胜。斥候又探得刘磐、黄忠率军向宛城逼来,而盘踞在许昌的曹操也暗中调兵遣将,蠢蠢欲动。

    面对着四面楚歌的局势,袁术痛哭流涕,破口大骂。与阎象、袁涣等谋士商议一番之后,修书给纪灵,命他以退为进,暂时避让汉军的锋芒,坚守淮南。等宛城这边度过了危机之后,再两面夹击。收复汝南。

    纪灵得了袁术的书信,只得率兵退回寿春。斥候这时方才探到准确情报。原来虚张声势进入淮南的只是一支偏师,人数大约在一万五千人左右。

    正无处发泄怒火的纪灵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吩咐刘勋坚守寿春,自己与陈纪率领了三万人马向南来迎,正好在合肥县境内与汉军迎面遭遇,双方各自安下营寨,准备在明日来一场大战。

    “呵呵……杨将军不必烦恼,若是这纪灵不出来,那汝南城如何才能这般轻易的落入我军手中?”刘晔悠然自得的品着今夏的新茶,顺道给杨奉斟满茶碗,笑容可掬的劝慰道。

    “汝南城的确拿的轻松。但与我等又有何干?”杨奉拒绝了刘晔递过来的茶碗,表示自己没有喝茶的心情。

    顿了一顿,继续吐槽:“今日岳飞又传书过来,让我等按兵不动,不要轻易与袁军接战,等他率兵向东之后,再同时进军……”

    既然杨奉不领情,刘晔只好又递给凌操一杯,笑道:“淮南的袁兵数倍于我。况且这纪灵久经沙场,我觉得鹏举将军所言极是。我等应当据守营寨,待主力大军从西面向寿春进军之后,纪灵必然不战自退。”

    “哼!”

    杨奉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针对的是刘晔还是岳飞,一脸的不满:“也亏岳飞这话说的出口,不是让我们做疑兵。就是让我们按兵不动,而他却和秦琼在汝南轻松的捞战功!坤桃兄啊。如此下去,你我只能永远的被岳飞、秦琼踩在脚下!”

    凌操接过刘晔的茶杯。不顾茶水滚烫,一仰头喝了个干净,同样一声长叹:“唉!军命难违,又有什么办法?”

    刘晔赶紧安慰二人:“两位将军多虑了,我等作为疑兵虽然功劳及不上秦、岳二位将军,但任何人也不能抹杀我等的功劳不是?”

    “就凭咱们这点功劳,只怕给人家提鞋也不配!”

    杨奉狠狠地吐槽了一句,然后拍着凌操的肩膀,信誓旦旦的说道:“那纪灵乃是有勇无谋之辈,自恃兵多势众,夜间必然全无防范。你我兄弟今日分兵劫营,定能大获全胜,让岳飞、秦琼不敢小觑你我!”

    刘晔赶紧劝阻:“使不得,万万使不得!纪灵统率的人马两倍于我,况且这纪灵骁勇善战,绝不可等闲视之。以晔之见,还是应该按照鹏举将军的吩咐,暂时按兵不动,据寨死守。等岳将军的主力人马向寿春挺进之后,纪灵定然不战而退!”

    杨奉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刘参军乃是文官,可以靠着治理地方,出谋划策来捞政绩。而我与凌坤桃都是武将,不去打仗杀敌,靠什么加官进爵?今夜不用你去劫营,我与凌兄出战便可,你只管在家里守好营寨便是!”

    看到凌操犹豫不决,杨奉激将道:“若是坤桃兄惧怕,也不必出战了,你与刘子扬一块守营,某自引五千人马前去劫营。只是等我立了大功之后,坤桃兄休要怪我不带你!”

    “我凌操活了三十年了,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凌操果然中了杨奉的激将计,拍案而起:“有什么可怕的?大丈夫死则死矣,我凌操自投军之日便随时准备战死沙场,今晚便与杨兄一道去劫营,要么立下大功,要么马革裹尸!”

    见凌操被自己说服,杨奉大喜过望,不顾刘晔的劝阻,与凌操各自点起五千人马分头出了营寨,摸黑去劫袁兵的大营。

    “唉……骄兵必败,更何况现在根本没有骄傲的资格,但愿两位将军能安然归来!”

    目送二将引兵出营,刘晔叹息一声,吩咐剩下的人马在营寨周围做好埋伏,支起投石车,随时做好接应的准备。

    时值八月,夜凉如水。

    一抹弯月挂在天际,照耀的大地上影影绰绰。

    杨奉与凌操兵分两路,人缄口马摘铃,借着微弱的月色杀奔相距二十里的袁军大营。

    到了近前,但见袁军寨中悄无声息,寨栅外面只有寥寥无几的巡逻兵来回走动,一副全无防备的样子。

    “此乃天助我也,当立下大功让众将刮目相待!”杨奉喜出望外,手中大刀一招。命令全军冲锋。

    五千汉军一声呐喊,冲进了袁军营寨。掀开帐篷之后才发现竟然空无一人,俱都大惊失色。想要退却之时,却已经晚了!

    伴随着悠扬的号角,以及震天动地的颦鼓,埋伏多时的袁兵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弓弩齐发,箭如雨下,瞬间就射翻了千余名汉军。

    “不好,袁兵早有准备,全军速退!”

    眼看着冲进敌营的兵卒仿佛麦浪一般被乱箭射翻。要么就坠入陷阱之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杨奉大惊失色,当下拨马便走。

    兵败如山倒,在杨奉的引领之下,汉军溃不成军,被袁兵尾随追杀,又死了一千余人,虽然全力逃命,仍然无法摆脱追兵。

    杨奉又率部仓惶逃窜了三四里。忽然一声鼓响,自一处山坡后面杀出来一支五千人的伏兵,列阵拦住了去路。为首一员大将胯下五花马,手中三尖两刃戟。正是袁术手下的头号大将纪灵。

    “无谋汉将,某早就料到尔等今夜前来劫营,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可留你一个全尸!”纪灵横刀立马,冷声喝道。

    前有埋伏后有追兵。杨奉也顾不上搭话,一边催促全军奋力突围。一边挥刀死战,希望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纪灵拍马来迎,战有十七八回合,杨奉逐渐力怯,拨马败走。只是前面有袁兵拦阻,逃了没有几步,便被纪灵从后面追上,手起刀落,斩于马下。

    主将阵亡,汉军士气更加低落,除了千余人拼命突围之外,其他人要么战死,要么被俘,要么缴械投降。

    而另一路的凌操也同样遭到了袁兵的伏击,折损了将近一半人马,只是凌操的武艺要比杨奉出色一些,而且遇上的对手陈纪又是个不入流的角色,被凌操拼死杀退,率部突围,向本方大营败走。

    “鸣号角,追袭!”

    大获全胜之后,终于让纪灵一吐心中的恶气,亲自统率了一万五千人追袭溃败的汉军,打算一鼓作气的夺取汉军营寨。

    只是当袁兵迫近汉军营寨的时候,同样一声鼓响,伏兵四出,乱箭射翻了千余人。再加上五六台投石车不断的投掷出巨石,只砸的袁兵晕头转向,又折损了千余人。黑夜之中,情况不明,纪灵只好传令退兵。

    凌操与刘晔收拢败军,总计折损了七千人马,另外还搭上了大将杨奉的性命,算是吃了一场大败仗。二人自知不敌,连夜修书送往汝南,一面拔营后退,暂避纪灵锋芒。

    斥候快马加鞭,傍晚时分就把战报送到了天子手中。

    “这杨奉不遵军令,死不足惜,只是白白的葬送了七千将士的性命!”

    刘辩看后仰天叹息一声,不是为了杨奉,而是为了无辜的七千亡灵。

    说起来这还是自己的队伍第一次吃败仗,也是第一次阵亡有名有姓的将领,随着以后敌人的升级,这怕这样的牺牲将会越来越多!

    这几天之内,花荣与杨再兴已经将汝南下辖的所有县城扫平,所到之处俱都望风而降。一般的县城只有五六百守军,聪明人是不会负隅顽抗的,地盘是袁术的,脑袋可是自己的!

    这样一来,汝南境内算是安定了下来,有秦琼守在西面,可保无虞。

    刘辩立即传令:由岳飞担任主将,率两万人马作为中军,杨再兴率一万人马为右军,周泰、常遇春率一万人马为左军;三路齐出,朝着寿春昼夜进军,逼迫纪灵从合肥回师,在寿春城下一决雌雄。

    而刘辩则继续坐镇汝南,与刘伯温居中调度,为各方人马提供后援,接济粮草。誓要早日扫平汝南,以祭七千将士在天之灵。

    Ps:这两天卡文卡的头痛,但仍然要努力完成保底更新,最后求月票支持从卡文中走出来,剑客不能再卡了啊!(……)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172.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