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六十七 阴兵过境

三国之召唤猛将一百六十七 阴兵过境



    “你这龟儿子,怎么不早说?看来老子真是不该替你求情!”

    吕蒙话音刚落,眉头紧锁的周泰顿时笑逐颜开,屈指在吕蒙的脑门上爆了一个栗子,笑着骂道。

    身为三军主将,岳飞却不会像周泰这般盲目乐观,面色凝重的盯着吕蒙:“情报可是准确?万一探听有误,贻误了军机,就不是打军棍扣军饷这般简单了,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小徒从亲戚口中得知,袁军为了防止新兵潜逃,因此把营寨挪到了城里,每天晚上都会有近千老兵围着营寨巡逻,严防新兵脱逃,因此导致守城兵力不足,夜间登上城墙巡防的兵力大约只有两千左右。天黑之后,徒儿躲在城外暗处悄悄清点城头上的守军,每面城墙也就是只有四五百守军而已!

    吕蒙说着话的时候昂首挺胸,拍着胸脯向岳飞打保票,“小徒在这里向将军保证,情报准确无误,否则愿受军法处置!”

    听吕蒙说的这般坚定,岳飞不再犹豫,从岩石上霍然起身,沉声下令:“传本将军令,全军换上袁兵甲胄,即刻下山,待到半夜之时,突袭汝南,争取一鼓破城!”

    一个出色的统帅,应该具有未雨绸缪的能力。故此在出征之前,岳飞就传下命令,所有精卒每人随身携带一套袁军甲胄,以备不时之需,此时正好拿来迷惑守城的袁兵。庐江一战,缴获了大批袁军物资,库府之内堆积如山。供给五六千人完全绰绰有余。

    汝南城,深夜子时。

    夜幕深沉。万籁俱寂。

    听说汉军向东绕道淮南,那边有张勋、纪灵统率的六七万人马顶着。困龙陉天险又被雷薄死死守住,因此全城守军都处在麻痹大意的状态,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汉军偷渡崇山,神兵天降一般抵达了汝南城下。

    负责守备南城门是太守张勋的妻弟吕质,此刻正聚集了几个兵痞在城楼里面聚赌,七八个有些身份的老兵手握一串五铢钱,吆三喝四的吵得面红耳赤。周围聚拢了数十个看热闹起哄的行伍老油条,偌大的城楼里面一片乌烟瘴气。

    城门楼外面,绵延四五里的城墙上只有四五百守兵。稀稀疏疏的,二三十步才有一名持枪站立的兵卒。而且并没有瞪着眼睛巡查,而是把胳膊垫在墙垛上打盹,也不怕一不小心摔下了城墙。

    “有人?”

    一个来回踱步的屯长忽然听到了震颤的脚步声,不由得吓了一跳,急忙踹了身边打盹的兵卒一脚,然后瞪大了眼睛向城下张望,“就他娘的知道睡觉,睁开狗眼帮老子看看。城下来的是不是人?”

    城墙上顿时一阵骚乱,守兵们这才打起了精神,把手里的火把高高举起,向城墙下面眺望。

    “我的老天。这是人是鬼?怎么悄无声息的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人?”

    “我的娘呀,这帮人怎么走路这么轻,也不打着火把照明。不会是阴兵过境吧?”

    阴兵的论调一出,直接让城头上的守军炸了头皮。一个个浑身汗毛竖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队伍来的有些邪门。密密麻麻,乌压压的一大团,走路的声音竟然这么低,更诡异的是连火把都不用,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阴兵过境吗?

    有胆小者甚至吓得尿了裤子,蹲在女墙后面瑟瑟发抖:“我什么也没看见,阴兵老爷不要带走我啊!我家有老母、妻儿,还要靠着我养活呢!”

    “过你婆娘个腚锤子!”

    屯长的胆子还算大,借着火把看清了来的队伍穿戴的甲胄和本方都是一样,手里的刀鞘狠狠的朝几个瑟瑟发抖的胆小鬼敲了下去,毫不留情,城墙上接连发出几声惨叫。

    “快去禀报吕司马!”

    屯长一面派人去禀报上司,一面壮着胆子吆喝:“来的是哪支人马?不要再向前靠近了,否则弓箭无情!”

    没想到一路竟然顺利的直抵汝南城下,一路上就连个斥候都没遇见,这让岳飞在欣喜的时候也不得不感叹袁兵军纪散乱,主将无能。遇上了这样酒囊饭袋的对手,倘若还打不赢的话,还谈什么争霸天下,扫平群雄?

    眼看着距离护城河只有一百余丈,岳飞怎么会停下脚步?

    手提一丈八的“沥泉神枪”,昂首阔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面招呼兵卒加快步伐,一边大声搭话:“城上的守军听好了,困龙陉失守,雷薄将军阵亡,我等拼命逃了回来,速速开门,让我等进城!”

    正在聚赌的别部司马吕质闻报吓了一跳,头盔都没来得及戴,就提了佩剑从城楼里冲了出来。借着火把朝城墙下面看去,但见密密麻麻的似乎有六七千人的样子,穿戴的俱都是本方甲胄,甚至还扛着不少本方旗帜,倒是有些相信岳飞所言。

    “某不管尔等从哪里来的,都不许再靠近护城河!待我禀报了姐夫……嗯、嗯,就是张勋大将军之后,再决定是否放你们入城!”

    既然来的是本方人马,吕质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趾高气昂的搬出了张勋来拉大旗作虎皮。

    “怎么还不停下脚步?”

    看到城下的兵马对于自己的话置若罔闻,吕质不由得勃然动怒,“尔等给我听好了,再不停下脚步,就要放箭了!”

    吕质连续喊了三声,城下的队伍毫不理会,迈动着整齐的步伐向前逼近,眼看着已经靠近了护城河。

    这让吕质不由得勃然大怒,拔剑在手:“给我放箭警告下这群混蛋!是不是被汉军打傻了,连人话都听不明白了?”

    得了吕质的吩咐,城墙上的守军纷纷弯弓搭箭,只是手中的弩箭还没射出,只听得头顶上“嗖嗖”的离弦之声顿时如雨点般密集。

    一波箭雨铺天盖地的洒在了城墙上,登时惨叫声连天,五百名兵卒瞬间就被射爆,当场毙命二百余人,剩下的两百多人几乎吓破了胆,要么就丢了弓箭朝城墙下面跑去,要么就蜷缩在女墙之下躲避箭雨。

    “敌袭!给我吹号角!”

    吕质几乎吓破了胆,即便再愚蠢也明白了过来。败军哪有这么狠的?本来自己还打算让守军放箭吓唬一下对方,城下却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一波箭雨射的城墙上不少人变成了刺猬,这不是敌军是啥?

    岳飞长枪一招:“周泰率先登营攻城,先登城墙者赏黄金百两,加封校尉!”

    “杀啊!”

    得了岳飞命令,周泰手提朴刀,一马当先的渡过了护城河。在他身后紧跟着负责先登的千名勇士,俱都手提鬼头大刀,另一手执着盾牌。杀声震天,震耳欲聋。

    由于是翻山越岭而来,因此队伍没有携带云梯,此刻只能靠着绳梯登城。一张张绳梯带着风声,挂在了城墙之上,勇猛的悍卒开始奋不顾身的攀登。

    城墙上的守军实在是太稀疏了,面对着一张张带着铁钩抛上来挂在城墙上的绳梯,根本无法应付。

    此刻,岳飞已经命令城下的兵卒全部点起松明火把,把城墙上下照耀的亮如白昼,为攻城的先登勇士照明。

    周泰手提朴刀,奋勇当先,满心以为自己是第一个登城的,爬到了一半的时候才听到头顶上惨叫连天,早有一名壮汉登上了城墙,挥舞着一口大刀,杀的城墙上的守军人仰马翻。

    “怀远常遇春在此,贼兵还不快快投降!”

    乱军之中,身高八尺五寸,虎背熊腰,猿臂鹰眸的常遇春捷足先登,手提一柄七十五斤的金背开山刀砍瓜切菜般虐杀起来。

    刀光所至,人头乱滚,瞬间就砍翻了二三十名守卒。

    吕质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上前迎敌,掉头就走。刚跑了几步,就被常遇春一脚踢起的长枪自后背穿透前胸,站立不稳,翻落到了城下。

    “守将已死,贼兵还不快降?”

    常遇春一边奋勇砍杀,一边嘶声怒吼,所到之处无人能挡。

    大踏步的来到悬挂吊桥的绳索边上,手中大刀高高举起,狠狠劈下。

    只需两刀,铁索便应声断开,吊桥轰然坠地,引得城下的汉军一片欢呼,军心大震。

    岳飞在城下看到,不禁为之侧目:“此人是何许人也,竟然如此勇猛?记下他的姓名,战后必然禀报陛下,提拔重用!”

    常遇春砍落吊桥之后,冲着刚刚杀上来的周泰吆喝一声:“周将军在城上清理贼兵,某去城楼下面开门!”

    “好家伙!你是哪个的部曲,竟然有这等本事?倒是让俺开了眼界!”

    周泰挥舞着朴刀,砍翻数人,忍不住向常遇春竖起了大拇指夸赞。

    “某乃郭继校尉、张丕军候手下的屯长常遇春!”

    常遇春说着话已经冲下了城墙,直奔城门下面开门而去。只剩下周泰在哪里吐槽:“一个屯长都有这般武艺,还让不让人活了?”

    须臾之后,常遇春在城楼之下杀尽三十多名守卫成门闩的袁兵,奋力拔了下来,然后独身一人将平时需要十几人才能推开的城门缓缓朝外推开。

    “全军入城!”

    看到常遇春打开了城门,岳飞长枪一招,身先士卒的引领着四五千精兵潮水一般的穿过吊桥,势不可挡的冲进了汝南城治所平舆之中。(……)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166.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