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六十 侠者无疆

三国之召唤猛将一百六十 侠者无疆



    听了杨再兴的邀请,赵云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2≌3.

    将剩下的半块面饼收了,肃容道:“其实云与当今天子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对于陛下的器重之恩,赵云铭感肺腑。”

    “哦,如此岂不是更好?”杨再兴喜出望外,“既然子龙与天子是故交,而且天子又器重于你,说不定日后某还得靠子龙提携呢!”

    赵云苦笑一声:“但云却没有去投靠天子的打算!”

    杨再兴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子龙与天子是旧识,又说陛下对你有器重之恩,为何没有去投靠的打算?”

    赵云起身望向东方,那里一片云蒸霞蔚,看样子用不了一时半刻旭日就会从云层之中喷薄而出。

    “云自幼习武,所求者,既非封侯拜将,亦非光宗耀祖;乃是目睹民生艰难,人命贱如草芥,只想凭这一身武艺,解黎民于倒悬,拯苍生于水火……”

    听了赵云的肺腑之言,杨再兴与李氏不由得肃然起敬。

    都说“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哪个读书习武的不是为了谋取功名,以求出将入相,光耀门楣?但面前这一身侠骨的男子所求并非如此,而是真正的心系苍生,功名利禄对他来说犹如浮云粪土,如此品德怎能不让人心耸然起敬?

    “赵大哥……这番话……俺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岳云鏖战了一晚上实在饿坏了,已经狼吞虎咽的吃了八个面饼。仍然不肯善罢甘休;手里的干粮和肉干把嘴巴塞得满满的,口齿不清的伸过头来凑热闹。

    李氏瞥了儿子一眼。训斥道:“云儿不得无礼,要喊赵壮士或者赵叔父。岂能以兄长相称?”

    “嗨……看起来赵大哥比俺也大不了许多嘛,我想赵大哥不会介意的。”岳云继续狼吞虎咽,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

    杨再兴急于说服赵云同去投靠天子,也顾不得搭理岳云,继续规劝道:“子龙兄一番侠肝义胆,再兴钦佩不已!听闻天子乃是有道明君,以德治国,江东百姓交口称赞。以子龙兄的这番本事前去投靠,必然能有一番作为。如此不是一样可以拯救黎民么?”

    赵云淡然一笑:“兄长所言极是,云也听闻了天子的所作所为,心中甚感欣慰!然前番投靠在公孙将军麾下,后来不欢而散,现在却又去投奔天子,难免会落人口舌,以为赵云乃是贪图富贵之人……”

    “能够让子龙负气出走,必然是这公孙瓒不识英雄,以至于明珠暗投。瓦釜雷鸣。但兴此番乃是邀请子龙兄去投奔皇帝,又不是去投奔其他诸侯,何来贪图富贵之说?”

    杨再兴与赵云并肩而立,齐齐的眺望东方那片灿烂的朝霞。极尽所能的游说赵云,希望能够带着他一起去投奔天子。

    志同道合的兄弟并肩作战,岂不是世上最快乐的事情之一?杨再兴觉得是。所以渴望着能够与赵云再次并肩沙场!

    而赵云的语气却依然坚定:“云意下已决,兄长勿要再劝!子龙一生之志。惟愿世间再无疾苦,只求天下再无哀鸿!我这一生终要公孙将军看到。我赵子龙没有负他!”

    听赵云说的如此决绝,杨再兴知道不能再劝,否则便落了下乘。

    喟然叹息道:“人生在世,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你我兄弟,因难民而结识,以枪而投缘,只恨相见太晚。子龙不愿负公孙将军,却忍心负再兴么?倘若就此一别,谁知何日能够再见?”

    听了杨再兴的肺腑之言,赵云不禁为之动容,唏嘘道“云与兄长亦有一见如故之感,但却委实不能随兄长去投奔天子,以免负了公孙将军!云亦不愿负兄长知己之情,在赵云的心里,纵然天下人皆负我,亦不愿负任何人……”

    岳云在旁边听得虽然不甚明白,却也很是感动,眼泪鼻涕流了出来,却依然没有忘记咀嚼手里的干粮,嘟囔道:“既然赵大哥不愿负任何人,却又说天子对你有器重之恩,到最后不还是负了天子么?”

    赵云不禁哑然失笑:“天子的器重之情,赵云的确无以为报,但我虽然不在天子帐前,却一样可以为之效力……”

    “此话怎讲?”杨再兴愕然问道。

    赵云背负双手,傲然面对朝霞,朗声道:“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四海之士,莫非王臣!无论赵云身在何处,都是大汉皇帝的子民!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大汉重振声威,再现盛世,让那王邦来朝,无人敢犯我大汉天威!”

    李氏似有所悟,在旁边颔首微笑:“所以,子龙壮士便在暗中救护前往江东避难的流民,以壮大天子的实力,这番苦心,民妇见了夫君必然使之上达天听。”

    岳云在旁边听了,突然咧嘴大笑:“啊哈哈……照阿母这么说,天子却是沾大便宜了,子龙大哥给天子干活卖命,又不用支付俸禄,嘿嘿……皇帝这便宜沾大发了!”

    “云儿不得无礼!”李氏秀眉微蹙,轻斥儿子。

    就在这时,云层里的红日喷薄而出,照耀的大地一片灿烂。

    在旷野之中负手而立,面对旭日的赵云身上便洒了一层金黄色的霞光,如诗如画,豪情万丈。

    “既然子龙心意已决,某便不再多说了!”杨再兴伸手轻轻的拍了下赵云的肩膀,“不知子龙以后作何打算?”

    赵云微笑道:“仗枪走遍天涯,传授武道!倘若男儿各个有武技傍身,豪强劣绅必然不敢轻易欺辱!天下布武,皆怀武德,则国盛民强!”

    “啧啧……赵大哥这是打算开宗立派。做一代武学宗师啊?”

    岳云越听越兴奋,把手里的半块面饼扔的远远地不见踪影。向赵云拱手拜倒:“要不然,赵大哥先收了俺这个徒弟吧?俺也不去找父亲大人了。以后就跟着你做个游侠!”

    赵云急忙把岳云从地上拉起来:“小兄弟休要胡言乱语,令尊现在乃是江东名将,有他在,赵云何德何能敢做你的师父?况且,你的天赋在于神力,练习枪术,乃是舍长取短,以赵云之见,小兄弟你应该练习重兵器。譬如大斧、重锤等等!”

    “子龙兄所言极是,待我见了岳将军,必然让他给你打造一对双锤,让你的神力有用武之地!”杨再兴在一旁,点头附和道。

    岳云琢磨了片刻,点头道:“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俺的确喜欢重一点的兵器,看来这师徒做不成了,咱们还是做兄弟吧!”

    “云儿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两位壮士俱都长你十几岁,当以叔父相称。再口不择言,小心我禀与你父亲,让他惩教于你!”李氏在旁边佯怒。训斥儿子。

    李氏的话提醒了杨再兴,拍腿道:“既然子龙执意要行侠四方,为了避免将来江湖相忘。你我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

    这个年代盛行结义,赵云已经拒绝了杨再兴的投奔天子之邀。却不好意思再拒绝结义之情,只好拱手道:“既然兄长抬爱。云恭敬不如从命!”

    杨再兴大喜,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寺庙:“庙宇乃是神圣之地,你我兄弟不如到大殿之内,对着佛像结金兰之义,如何?”

    “愿从兄长吩咐!”

    当下赵云与杨再兴一起转身,跨过地上密密麻麻的袁兵尸体,走进了这座残破的寺庙,准备结为异姓兄弟。

    “阿母,我去瞧瞧!”

    岳云好奇心大盛,把手里的包袱丢给了母亲,一溜烟的跟进了寺庙。

    虽然外面厮杀的遍地横尸,但残破的庙宇里倒是没有血迹。

    大殿的正门已经丢失,佛像的颜色也已经斑驳陆离,上面结满了蛛网;但肃穆的气氛却依旧犹在,用来结拜倒也显得庄重。

    “苍天在上,佛像为鉴,今日我赵子龙、杨再兴二人志同道合,一见如故,在此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如违此誓,人神共诛!”

    宣誓叩头完毕,二人互报年龄,却是赵云二十五岁,比杨再兴虚长了一岁。

    杨再兴当即向赵云行参拜大礼:“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二弟快快请起!”

    赵云急忙把杨再兴这个义弟搀扶了起来,抚肩相识大笑,知己之情溢于言表。目光扫到殿外的时候,却发现岳云这小家伙也跪在门口磕头,嘴里念念有词。

    “小岳将军,你在做何事?”杨再兴一脸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跟你们学学怎么拜把子!”

    岳云爬起来朝二人做了个鬼脸,心说“我可是和你们俩人一块结拜的,你俩不拿我当兄弟不要紧,我可是拿着你们当兄长,哇哈哈,我怎么这么聪明?”

    赵、杨二人护送着千余流民一路向南,闲暇之余,自然少不了对酒当歌,切磋枪法,言谈甚是投机。两三日之后,彻底的离开了袁术控制的疆域,已经能够看见在旷野里游弋的江东骑兵了,料来百姓已经安然无恙。

    虽然千般不舍,但终有一别!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我兄弟就此别过!山高水长,后会有期!岳夫人、小兄弟,他日再见了!”

    赵云向杨再兴与岳云母子三人拱手辞别,扬鞭纵马,逐渐消失在淮南的茫茫旷野之中。

    望着赵云远去的背影,杨再兴喟然叹息一声,自信的道:“夫人,岳兄弟,请相信我,总有一天,兄长他会回来的!”

    天地苍茫,秋风渐起。

    四人三骑,并没有随着流民向南渡江,而是拨转马头向西,前往庐江战场方向而去。

    ps:电脑总是蓝屏,送去维修了,所以更新晚了一点,弟兄们见谅!有兄弟不让求月票,可不求就没有,蛋疼!(……)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159.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