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一十 不动如山,动如雷晨

三国之召唤猛将一百一十 不动如山,动如雷晨



    (感谢许大少汉文同学的十万币打赏,荣升本书第一位盟主,这是加更!不管有多忙,晚上再来一更!)

    暗夜之中,五千西凉骑兵席卷而来,山岳为之震颤。

    “江东军休走,九原吕奉先在此,降者免死!”

    吕布手提方天画戟,一马当先,犹如风驰电掣,凛冽的夜风吹拂的他头顶的大红翎迎风狂舞,朱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

    “江东军休走,降者免死!”

    随着吕布的大喊,五千西凉精骑同时呐喊,声震四野。在他们的眼中,这支失魂落魄,丧失了主公的残兵败卒就是待宰的羔羊,砧板上的鱼肉。

    “列阵!”

    看到西凉骑兵越追越近,行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岳飞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长枪一招,下令军士停下脚步,转身列阵,准备迎战。

    总算把这帮杂碎引了出来,接下来就该好好的收拾他们一顿,让这些马背上的骑士明白,别以为屁股底下有马就了不起,大爷们没马照样能让你们喝一壶!

    西凉追兵席卷而来,迫在眉睫,五百丈,四百丈,三百丈……

    看着敌军越追越近,与岳飞并辔驻马的秦琼眉头皱起,问了一声:“敌军已近,列拒马否?”

    “再等!”

    岳飞的回答毫不犹豫,坚决而干脆。并没有因为秦琼的将衔比自己高而有所顾虑,既然主公委任自己总督这场战役,就要打的漂亮。打出气势,让天下诸侯刮目相看。能杀一千敌人,绝不杀九百。

    马蹄声隆隆。追兵又近一步,目测只剩二百丈距离……

    秦琼眉头拧成了疙瘩,大声问道:“敌军更近,列拒马否?”

    “再等!”

    岳飞立马横枪,依然无动于衷。

    马蹄声震耳欲聋,影影绰绰的火把照耀之下已经能够看到一骑当先的吕布,距离只剩下一百丈左右。

    “我说岳大将军,列拒马吧?你是不是被吓傻了?”

    秦琼有些急了,实在弄不明白主公为什么让这么一个眉清目秀的家伙总督全军。仗还没打,就被吓傻了,难不成要等着对方的铁骑冲进队伍之中,再列拒马枪么?

    岳飞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吐出了两个字:“再等!”

    “唉!”

    秦琼重重的叹息一声,仿佛已经看到了西凉铁骑冲进步兵群中屠杀的情景。这姓岳的家伙简直是在草菅人命,拿着士卒们的生命不当一回事啊!

    “罢了,罢了,某拼命死战便是了,能多杀一个算一个。但愿刘子扬造的抛石车不要让俺失望!”

    秦琼在心里暗自打定主意,将金纂提炉枪挂于马鞍上,从后背抽了四棱金锏,准备奋力死战。在马上贴身肉搏。双锏比长枪好使多了。

    轰隆隆……

    西凉骑兵已经到了咫尺之遥,借着漫山遍野的火把,已经能够清晰的看清吕布的五官轮廓。

    “拒马!”

    在西凉军追到五十丈的时候。岳飞长枪一招,终于下令摆放拒马枪。

    随着岳飞的一声令下。早就一字排开的士卒,以最快的速度在地上安置拒马枪。全新的角度。全新的摆列方法,他们在此之前,闻所未闻。

    本来以为江东军应该吓得溃散逃走才对,没想到近在咫尺的时候却突然竖起了拒马枪,这让冲锋在最前面的骑士有些猝不及防,纷纷勒马带缰,企图止住战马。

    但在全力冲刺之下,这么短的距离想要勒马驻足,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顷刻之间,西凉军人仰马翻,被刺穿了颈部的战马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被摔下了战马的士卒则发出了绝望的惨叫,等待他们的将是狂涛怒浪般席卷而来的马蹄。

    转眼之间,奔驰在队伍最前面的二百多骑纷纷中了拒马枪,嘶鸣着人立而起,将马上的骑士掀下马来,或者被后面的千军万马践踏为肉泥,或者被江东军阵中蹿出的刀盾手乱刀砍杀。负伤的战马有的倒地不起,有的发疯般乱逃乱蹿,反而将后面赶来的队伍冲的阵型大乱。

    看到岳飞将竖立拒马枪的时间拿捏的如此精准,转眼间就刺杀了二百多名西凉骑兵,秦琼顿时感到心悦诚服,一边挥舞着双锏击杀冲过来的敌兵,一边向岳飞喊道:“鹏举,俺秦琼从来没服过人,但今天俺服你了,接下来看俺秦琼的本事!”

    随着秦琼的怒吼,手中一双金锏横敲竖砸,片刻间就将数六七名西凉骑兵击落马下,随即被万马踩踏的肢体残缺,血肉模糊。

    看到秦琼大显神威,杀的本方士卒人仰马翻,吕布大怒,提了方天画戟前来厮杀,两人互不答话,瞬间就纠缠在一起。

    因为拒马枪的强力阻击,又加上夜色漆黑,西凉兵前面的人马被刺倒之后,后面的队伍无法冲锋,威力登时大为减弱。再加上江东军里面有岳飞、关胜、周泰、林冲等猛将顶在最前面,起到了以一挡百的作用,双方瞬间变成了肉搏的态势。

    “三姓家奴休要猖狂,汤阴岳鹏举在此!”

    岳飞挥舞着手中沥泉神枪,连续将十几名西凉军校刺于马下,看到秦琼与吕布在乱军中杀的难解难分,便策马向前,与秦琼双战吕布。

    有了岳飞的助战,秦琼的压力顿时轻松了一半,当下挥舞着手中的双锏,仍然像上次与张飞配合那般夹击吕布,一里一外,攻守兼备,远近夹攻,登时让吕布手忙脚乱。

    “气死我也,哪来的这许多猛将?”

    吕布奋力厮杀的时候,心中恼怒不已。

    最近这些日子,关东军被自己杀的不敢正面迎战,马前绝无一合之敌。这才几天的功夫,叛军中的猛将竟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一茬又一茬,别说一合斩将,就是单打独斗,百十回合都不见得能拿下来。

    前几天有个用蛇矛的家伙大骂自己是三姓家奴,与这个叫秦琼的家伙杀的自己颇为难受。现在又来了一个用枪的家伙,同样骂自己是三姓家奴,恨不能一戟将对方斩于马下,以泄心头之恨,可惜自己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只能在胸中生闷气!

    “徒呀……气死我也,不杀尔等,难泄我心头之恨!”

    吕布一边咆哮,一边挥舞着方天画戟奋力厮杀,却因为愤怒导致方寸大乱,非但占不到便宜,反而左支右拙,渐渐的陷入了下风。

    不过吕布身材高大,方天画戟威力惊人,再加上赤兔马敏锐机灵,乱军之中闪转腾挪,灵活自如;一时半刻之间,岳飞与秦琼也无法战败吕布。双方枪来戟往,陷入了胶着态势,酣战了四五十回合,依然分不出胜负。

    看到自诩天下无敌的“飞将”竟然连续两次受到阻击,面对双战都无法占到便宜,张辽与高顺心中俱都暗自吃惊。有心前来助战,但一个被关胜截住,一个被林冲缠住,谁也无法抽身助战,只能眼看着吕布独立支撑。

    几员战将杀的难解难分,但西凉骑兵在冲破了拒马枪的阻击之后,在搭上了四五百人的性命之后,渐渐的缓过劲来,开始慢慢的结阵,准备利用战马的威力,向前逼退江东军。

    江东军的阵中央,十台抛石车一字排开,上面堆满了大小不一的岩石,大的如同磨盘,小的如同南瓜,全部堆在了“抛斗”之中,蓄势待发。

    刘晔站在高处,凝视着西凉骑兵逐渐的结阵,堆积成堆,手中令旗一挥:“抛射!”

    “嘭……”

    “嘭嘭……”

    数不清的岩石像流星雨一般砸进了西凉骑兵阵中,硕大的石块带着风声,将人群砸的人仰马翻,片刻间就砸死了数百人,被巨石砸中者脑浆迸裂,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看到西凉骑兵刚刚结成的阵型被巨石砸的溃不成军,刘晔下令停止抛射。然后由周泰带着刀盾兵向前突击肉搏,大肆砍杀被砸懵了的西凉骑士,一颗颗大好头颅,瞬间被斩于马下。

    一番砍杀之后,周泰带领的刀盾兵重新后退,再由刘晔指挥抛石车狂砸一通,等把对方砸懵之后,周泰则再次率领刀盾兵冲进人仰马翻的西凉军阵中疯狂砍杀。

    如此周而复始,一个时辰过去之后,西凉骑兵被砸死砸伤,乱刀砍杀的至少有三千余人,受伤倒毙的战马更是不计其数。而关东军的损失不过七八百人,而且越战越勇,军心大震,西凉军则士气低落,渐渐有了溃散之势。

    吕布也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懵了,再加上被秦琼与岳飞杀的手忙脚乱,只能拨马败走,传令鸣金收兵。

    随着吕布的败走,西凉军开始溃不成军,漫山遍野的溃逃,坠落马下被俘者不计其数,岳飞率军追杀,俘获了战马近千匹,斩首无数。五千西凉骑兵,随着吕布生还的仅仅只有六七百人,其他的要么战死要么被俘。

    就在岳飞等人杀的吕布溃不成军的时候,另外一支伏击徐荣的人马也传来捷报,在花荣、卫僵、凌操等人的齐心协力之下,徐荣坠入了陷马坑,被生擒活捉。他麾下的三千骑兵,战死一千,溃逃一千,另外的一千人全部下马投降。

    “哈哈……打的痛快,劫营之仇终于得报!”

    刘辩与刘伯温并肩站在一处空旷的高地,看着西凉军被杀的丢盔弃甲,胸中的闷气终于一扫而空。

    前番斩杀了西凉军二号大将华雄,现在又生擒了三号大将徐荣,今夜定要让天下诸侯知道江东军的威名!(……)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三国之召唤猛将。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9_109.html

看《三国之召唤猛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