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七宝姻缘 > 第77章 第 77 章

七宝姻缘第77章 第 77 章

    且说张制锦突然闷哼了声, 倒身下来,把七宝压住了。

    七宝猝不及防,闷头闷脑地用力挣扎了半晌,也没如何,还是张制锦自己撑着左臂探身起来, 才容她钻出半个头喘了口气。

    这会儿七宝突然嗅到一股淡淡地血腥气,混合着另一种类似药草的味道。

    七宝呆了呆,又见张制锦白皙的脸上泛出了丝丝汗意, 便有种不妙的感觉, 问道:“大人,你怎么了?”

    张制锦见她往自己身上打量,便抬手将她的头重又摁落, 并不让她细看。

    他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只是忙了一夜有些累了。”

    七宝似信非信,顿了顿才问道:“你昨天到底忙什么去了?”

    张制锦在她缎子似的发上轻轻一抚, 青丝从掌心缓缓滑过,受用无意无法细说。

    张制锦微微一笑:“有件要紧事……”

    想跟她说,只是这件事太过复杂,说了又难免让她受惊,于是张制锦只说道:“如今已经暂时平息了。等稍后我再跟你说, 这会儿我有些累了,你陪着我睡一会儿, 我已吩咐了丫鬟让半个时辰后叫醒。”

    七宝问:“你昨晚忙了一夜没睡?”

    张制锦一笑:“哪里有睡的空闲。”说着,侧身把七宝往怀中搂过来,“别做声。”

    七宝本来还有许多疑问, 可见他如此,也知道他在外头忙的是正经大事,怕是累坏了,何况又不来为难自己,正是求之不得的。

    “大人快睡吧,”于是七宝抬手在张制锦胸口轻轻地一抚:“只是我该起来了……”

    家里早教导过成亲之后的种种规矩,第一件就是不能跟在家里一样赖床了,七宝自然牢记。

    可七宝才一动,却给张制锦搂的紧紧的:“陪着我,不许走。”

    七宝本怕若是晚起就没了规矩,只怕张府里会有什么风言风语的,可是给他紧紧地箍在怀中,望着他不由分说的神情,只好放弃要起的念头,顺从了他的意思。

    “那、那好吧。”她眨了眨眼,心中想若是他睡着了,自己就偷偷爬起来,横竖他不知道也罢了。

    张制锦垂眸看向七宝,却见她安安静静地窝在自己胸口,长睫蝶翼般抖动,樱唇微抿,有三分的无可奈何,却是七分的乖顺。

    刹那间,连臂上的伤痛都减轻了一大半。

    ***

    不怪张制锦没有即刻告诉七宝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件事本就是一言难尽,九曲回肠。

    昨儿张制锦从裴宣手中得了那块腰牌,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件事。

    因将年下,宫内的殿阁需要修缮,工部挑选了些得力的工匠,每日进宫修葺粉刷。但凡进宫的工匠,一则是工部的人带领,二则是宫内的太监监管,且个个都有腰牌。

    但凡钱银的事,自然也得经过户部,也正是经过张制锦的手的,原本是再不会出错的。

    可眼下,禁宫,户部,丢失的金牌……能跟这些联系起来的,只有这一件大事。

    张制锦的反应极为快速,当下便跟裴宣一块儿策马往宫中而行,在路上便问起裴宣工部监造宫内宫殿修缮的事。

    裴宣一听他提这个,便猜到症结必出在此处。

    裴宣便道:“昨日还听皇上说要看看新修缮的武安殿,只不知何时会去。”

    两人于马上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心头一凛。

    在宫门口下了马,守门的禁军见是顶头上司跟张制锦,忙忙地放行,裴宣问:“工部的工匠们进宫了吗?”

    禁军道:“回大人,早就来了。”

    裴宣便跟张制锦一路望内疾行,走了半晌,远远地看见是在御前伺候的一名小太监,裴宣忙问皇帝何在,那小太监说道:“这会儿皇上怕还在养心殿里午休呢。”

    说了这句突然醒悟,忙看向张制锦道:“侍郎大人怎么在这儿,今儿不是您的好日子吗?”

    张制锦只一点头,又对裴宣说道:“你去养心殿近身保护皇上,我去武安殿看一看。”

    裴宣本想跟他同行,但毕竟皇帝的安危为重。

    于是略一踌躇,便把身边的十几个锦衣卫分了一半给张制锦带了,又下令让宫内的禁军们加紧巡逻,封锁各个宫门口。

    当即两人分头行事,裴宣一路来至养心殿,门口的太监见他来到,笑着行礼,裴宣问道:“皇上没醒?”

    太监说道:“裴侯爷来的正巧了,皇上方才才醒了,因觉着闷,便起驾往外走走去了。”

    裴宣汗毛倒竖:“去了哪里?”

    这太监道:“这倒没有说。侯爷敢情是有急事?”

    裴宣不等他问,就忙带人往后殿施工的地方奔去。

    而跟裴宣分开之后,张制锦来至武安殿,却见大殿的脚手架跟梯子上有许多身影在忙碌。

    临近年下,工部已经下令要在这两天之内完工,所以赶的十分急,有几个太监不时地在周围走来走去,催促着工匠们快些行事。

    其中一名太监突然发现张制锦来到,一惊之下忙迎了上来:“张大人,您怎么在宫内?今儿不是您大喜的日子吗?”

    张制锦扫过那脚手架上的一道道身影,殿前殿后都有人手,一时数不清现场到底有多少人,于是问道:“今日工部来的还是杜大人吗?”

    “当然。方才还在呢。”

    这太监到也会察言观色,见张制锦来的蹊跷,且他身后不远处还有锦衣卫林立,当下忙叫人去报信。

    不多时,工部的杜主事匆匆地赶了来,行礼道:“张侍郎怎么突然来了?”也是一头雾水。

    张制锦不动声色地说道:“没什么,有一笔账目出了纰漏,你把今日来的工匠名册拿来我看。”

    杜主事整个人都懵住了,张制锦身上明明还穿着新郎的喜袍,今儿大喜的日子他不在家里应酬宾客,跑来这里查账?

    虽说这人向来是个最能办事的,但敬业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

    但到底不敢怠慢,忙从袖子里掏出一本花名册,又是忐忑地问道:“不知是哪里出了纰漏?这眼见都要完工了,可不能再耽误工期了。”

    张制锦翻看了一下册子,假装随意般道:“今日进宫的有三十五人,都验过腰牌了?”

    杜主事道:“这是当然。人也依旧都是那些人。怎么,难道……”

    张制锦伸出手指在册子上一划,道:“让他们统统下来,我要亲自过目。”

    杜主事吃了一惊:“张侍郎,您这是做什么?若是明天完不成,我可是担了大干系的。”

    张制锦淡淡回答:“你若还要耽搁,我便让他们全部停工。”

    杜主事瞪大双眼,旁边的内侍深知张制锦脾气,忙道:“杜大人,若不是事情紧急,张侍郎何至于如此?你快按照他所说行事罢了。”

    杜主事无法,悻悻地拿了那名册过去,吩咐旁边的小管事,很快喊了十几个人下来。

    张制锦一一看过,身份、腰牌尽都对的上,并无什么不妥。

    杜主事没好气地催促剩下的人快来排队。

    正在查看的时候,却见裴宣急急而来。张制锦一怔:“你怎么来了?”

    裴宣扫一眼现场,走近了低低说道:“皇上不在养心殿。”

    张制锦微怔:“去了哪里?”

    “我以为会在这里。”裴宣皱眉。

    张制锦跟他目光对上,突然一楞,问杜主事:“方才过目的是十三个人,应该还剩下了二十二个,怎么这里剩下的只有十六个?”

    趁着方才说话的功夫,他将在场众人扫了一眼,虽然说剩下的人还没有排成队,但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一眼便看的清楚。

    杜主事竟没有留意,忙叫小管事来问。

    那小管事因不见了人,又惊又急,满头大汗,忙哆哆嗦嗦的说道:“方才是有两个小解去了,其他的、原本在这里的……不知什么时候居然……”

    于是忙带了人去找,才拐过后殿,却发现那监工的小太监给杀死在地上,那两名工匠却不翼而飞,无影无踪。

    杜主事见状,这才确信大事不妙,一时吓得双腿发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众人正在不寒而栗的时候,距离此处不远的宫道上突然有一道雪白的光冲天射出,裴宣脸色一变:“在那里!”

    原来裴宣监管禁军以来,为方便禁军之间的联络,便命制造局特制了一批闪雷,若是宫内发生紧急之事,便用此物用来传递消息指示位置。

    先前裴宣进宫的时候又吩咐宫内戒备,禁军们四处出动封锁宫门口,果然便撞见了异样情形。

    裴宣跟张制锦赶到的时候,地上倒了数具尸首,有宫女太监,也有禁军跟一名工匠打扮的刺客。

    场面十分混乱。

    不远处,十几个宫人跟禁军把皇帝围在中间,正在奋力抵抗如疯虎一般不停进击的刺客攻击。

    裴宣远远地拔刀跃了过去,身边张制锦盯着前方,探臂从禁军手中接了弓箭,人还没到,刷刷刷的弓箭先出。

    那几名刺客正不顾一切地砍杀禁军跟宫人们,其中一名及时察觉身后冷风激射,及时地闪身避开,另一人却因杀红了眼并没有注意,顿时给张制锦一箭射中后心,惨叫一声往旁边跌倒出去。

    这会儿裴宣跟锦衣卫已经冲到跟前儿,刺客们见势不妙,忙先回身对敌。

    张制锦望着现场的情形已经缓解,这才纵身往前,掠过倒地的尸首,以及正在交战的锦衣卫跟刺客们,一袭大红的喜袍仿佛一片红云般降落在皇帝御驾之前。

    “臣救驾来迟。”张制锦拱手低头。

    皇帝先前虽遇袭,但神色仍然淡定,并不十分惊慌:“张爱卿来的甚好,让裴爱卿留活口。”

    原来此刻裴宣跟锦衣卫已经又解决了三名刺客,只剩下了两人还在苦苦支撑。

    张制锦领命,回身挡在皇帝跟前儿看向裴宣。

    裴宣正也留意着他的举动,见他到了皇帝跟前儿才松了口气,对上张制锦的眼色,两人自然心有灵犀。

    这会儿因锦衣卫的围剿,剩下的两名刺客见行刺不成,且也插翅难飞,便垂死抵抗,其中一人身上受伤多处,力气不支,给锦衣卫以刀抵住脖子:“还不束手就擒?”

    不料这刺客倒也悍勇决绝,见已经逃无可逃,便把头一转,刹那间鲜血狂喷,竟就着锦衣卫的刀自刎而死!

    剩下一名刺客嘶吼一声,转身又向着皇帝这边扑来。

    张制锦瞅了时机,重又张弓搭箭,那刺客挥刀将箭砍断,仍然扑了上来。

    裴宣见状,已亲自冲了过来。

    这边儿张制锦不慌不忙正要再搭箭,突然听裴宣叫道:“小心身后!”

    张制锦目光转动,果然见一道雪色刀光从身后袭来,张制锦心头凛然,这会儿已经闪避不及了,于是把弓往身后一甩。

    “咔嚓”一声,那人的刀劈中了弓,虽避开了张制锦的后心,但势头不减,仍是斜斜地扎向他的右臂上。

    这会儿身前的刺客已经扑了过来,两下夹击,电光火石间,张制锦深吸一口气,左臂探出把身后那人的手腕擒住,掌上用力,身后之人发出惨叫,手腕已经给拗断。

    张制锦不动声色地将那人手臂往前一拽,竟是借力打力的,以身后刺客的匕首堪堪挡住了身前刺客的致命袭击。

    但毕竟那刺客来势凶猛,长刀跟匕首一碰,来势不减。

    张制锦脚下一挪,刹那间就跟身后刺客换了位置。

    就在这瞬间裴宣已经赶了过来,原本是想留活口的,但是见张制锦受伤,情形紧急,裴宣再也顾不得,一刀掠向那人后心。

    那刺客正全神贯注对付张制锦,后心一凉,整个人往前扑倒在地。

    此刻张制锦身后的刺客给他当做肉盾,被同党的刀锋刺中后心,委顿倒地。

    张制锦垂眸看去,见竟是个小太监打扮之人!

    锦衣卫们迅速将皇帝护住,皇帝也略微色变,没想到刺客除了借工匠身份外,竟还有内宫的人。

    ***

    在场的刺客们几乎都全军覆灭,幸而那先前自刎的刺客还留有一口气,当下裴宣忙叫太医前来抢救。

    皇帝则又给护送回了养心殿内。

    裴宣马不停蹄地封锁内宫,核实身份,其他工匠的身份一时之间无法详细,但是那小太监的来历却是轻而易举的,但偏偏如此,却让众人都吓了一跳。

    原来这小太监竟是康王殿下的生母德妃娘娘宫内的人,在皇帝遇刺的时候,他是“恰好”经过那里,刺客袭击的时候,他本来跟大家也块儿躲避,所以其他人都没有在意,谁知道居然会突然发难。

    这会儿张制锦已经草草地包扎了伤口,正好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裴宣觉着口内隐隐地有点苦涩:“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张制锦道:“一时我们也不明白,你便如实地禀告皇上就是了。”

    裴宣道:“这件事跟康王殿下有牵连的可能性多大?”

    张制锦淡淡道:“你我说了不算,还得皇上发落。”

    裴宣跟他的目光相对,只得如此。前去禀告皇帝之时,裴宣问张制锦的伤如何,张制锦只说无碍。

    养心殿内,皇帝听了两人所报之后,沉默了半天。

    然后皇帝说道:“那受伤的刺客如何了?”

    裴宣道:“太医们说暂时能够保住一条命。”

    皇帝冷冷道:“别让他死,好好地从他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吩咐了这句,皇帝传命身边太监:“立刻出宫,召康王进见。”

    又说道:“这件事在水落石出之前,封锁一切消息,不许往外透露半分!”

    在场之人均都跪地领旨。

    当下裴宣等各自散去,继续肃查宫内的情形。只是既然皇帝发话,那德妃宫中自然暂时也不会再动。

    忙乱了这一会儿,天已黄昏,皇帝望着张制锦,他身上还穿着那件喜袍,只是右臂上给匕首刺破,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血还未干。

    皇帝叫他上前,自己仔细看了看那伤处:“今日若非裴爱卿跟张爱卿你们来的及时,朕只怕……”

    张制锦不等皇帝说完便道:“皇上洪福齐天,一定能够化险为夷,遇难成祥。”

    皇帝仰头一笑,说道:“朕倒也的确是个有福之君,不然的话,今儿是张爱卿你的好日子,你又怎能舍家弃妻的跑进宫内来及时救驾呢?”

    张制锦道:“这是为臣的本分。”

    皇帝望着他清隽非常的容颜,因为失血,脸上略显得苍白。

    皇帝的眼中流露出激赏跟爱恤之色,点头说道:“你果然很好。早听说你文武双全,平日里只看见你的文韬出众,今儿总算也见识了你的身手,朝廷有你这样的臣子,是朝廷之福,也是朕的福气。”

    张制锦道:“臣不过微末之技,是皇上谬赞了。”

    皇帝笑的别有深意:“放眼天下能比得上爱卿的,只怕再无其二。先前那周七宝没有许给静王,朕心里本觉着遗憾,如今……倒是觉着的的确确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张制锦听他突然提起七宝,心中在刹那竟泛起一股清甜之意。

    皇帝却又问道:“方才听裴爱卿说,你从武玉的那块儿腰牌上看出了端倪,你怎么会想到这些工匠们身上会出事?”

    张制锦道:“回皇上,臣也不过是碰碰运气罢了。毕竟眼下能跟宫内有关的事,是臣经手的只有这一件。而且原本臣心中也有些疑惑,虽然说宫内的修葺是得精工细做,但这工期未免拖延的有些太长了,事有反常便有蹊跷,且事关皇上的安危,不管如何都要一试。”

    皇帝抬手,在他没伤的左肩轻轻地一按,凝视着张制锦说道:“心细如发,反应且又敏捷,你果然很好。”

    张制锦只是垂首不语。皇帝目光看向殿外,此刻夕阳落山,远处殿上的雪给天际的红霞濡染,泛出盈盈地红光,再过半个时辰宫门就关了。

    这会儿去传旨的内侍应该到了康王府了吧。

    只不知道康王会不会来?

    皇帝敛了思绪,反而笑对张制锦道:“今儿是你的大喜之日,你却在这里负了伤,今晚上的洞房怕是要为难了。”

    张制锦闻言,慢慢地脸上竟有些许微微地红,又或许是夕照的光映照所致。

    不料就在张制锦要出宫的时候,太监来报,说是德妃娘娘突然心悸,已经厥了过去,情形好像很不好,已经紧急传了太医。

    皇帝闻讯,忖度片刻后,便决定起驾前往。

    临行之际皇帝回头看着张制锦:“爱卿……可要出宫?再多耽搁一会儿宫门可就关了。洞房花烛夜,总不能让新娘子独守空房。”

    张制锦心中掠过七宝那凤冠霞帔的盛装模样,此刻就仿佛她在自己的心里,懵懵懂懂、百无聊赖地张口打了个哈欠。

    张制锦并没有犹豫,躬身道:“臣愿意侍奉圣驾左右。”

    皇帝的眼中浮出温和的笑意。

    ***

    在陪着皇帝前往德妃宫中的时候,张制锦心中想:武统领大概是发现了工匠们的不妥,只是不知为何原因他不便出面揭破,他相信张制锦,所以特来寻张制锦想要告诉实情,却又阴差阳错没有说出口。

    那背后之人怕是发现了他的用意,当机立断杀人灭口,然而竟然把腰牌放到张制锦的值房里去栽赃嫁祸,实在是胆大包天之极。

    可是想不到裴宣并没有将张制锦拿下,反而同他联了手。

    如今又查明这小太监是德妃宫中的人,武玉偏偏也是康王殿下的人……虽不知皇帝知不知道后者,但,整件事已经隐隐地跟康王一派脱不了关系了。

    看样子,另一场风雨将至。

    来到德妃宫中,张制锦跟着走到宫门口便停了下来。

    皇帝带了贴身的太监进内,不多会儿,有两个太医走了出来,见张制锦在门边,便止步行礼。

    张制锦问道:“娘娘的情形如何?”

    太医低低说道:“娘娘像是急惊之下的痰迷心,才导致晕厥……方才喂了汤药,救缓过来了,只是娘娘毕竟年纪大了,所以……”

    张制锦见他两人神情惶然,心里明白。

    不多会儿,裴宣从外而来,见他立在檐下,便也走了过来:“皇上在里头?”

    张制锦点头,又把德妃的情形简略说了两三句。

    裴宣说道:“德妃娘娘一定是因为知道那小太监的事儿,所以才惊慌着急所致。只是不明白是因为不知情而惊怒,还是什么别的。”

    张制锦知道他的意思。

    德妃的急病,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参与其中、如今事情暴露而惊惧所致,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此事跟自己无关而急怒攻心。

    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裴宣见张制锦不做声,便又说道:“我还以为你出宫去了,怎么,是皇上留下了你?”

    张制锦才回答:“是我自个儿要留下的。”

    裴宣道:“撇下你们府内那些人,还有七……新娘子,侍郎还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公私分明的人。”

    “谬赞了。”张制锦仍是不动声色的。

    裴宣轻轻地叹了口气,若非必要,简直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如此又过了半晌,只听得殿内有人大叫了声:“皇上!”

    然后便是脚步声传了出来。

    在轻微的脚步声里,女人凄厉的声音又响起:“皇上,这件事真的跟臣妾和康王没有任何关系!求皇上明鉴!”

    不多会儿,皇帝已经从内走了出来,他扫了一眼檐下的张制锦跟裴宣:“跟朕来。”

    一行人离开了德妃的宫中,往养心殿而行的时候,皇帝问:“康王还没有进宫吗?”

    裴宣才要回答,远远地见一个小太监急急地往这边跑了来。

    小太监跑到皇帝跟前儿,跪地道:“回皇上,康王殿下跟世子殿下进宫来了。”

    在场众人都觉着意外,皇帝显然也有些诧异,眯起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他们父子一块儿来了呢?”

    小太监道:“回皇上,的确是两位殿下一起到了。”

    ***

    一行人重回到养心殿,皇帝才在龙椅上坐定,殿门外内侍便道:“康王殿下、世子殿下进见。”

    不多会儿,果然见康王跟世子赵琝的身影出现在殿外。

    只是康王才进门的时候,脚在门槛上碰了一下,几乎跌倒,多亏了赵琝从旁边扶了一把。

    父子两人进殿,往前而行,康王踉跄地走了数步,便捂着嘴咳嗽不止。

    等两人跪拜了,皇帝说道:“朕只传召康王,怎么连世子也到了?”

    康王才要回答,又咳嗽起来,旁边赵琝道:“回皇爷爷,只因为父王他昨日患了风寒,身子虚弱,本来孙儿劝他在府内休息,让孙儿代替进宫,可父王坚持要亲自来,孙儿放心不下,只得陪着父王而来。”

    皇帝打量他们两人,果然见康王脸色有些不正常的潮红,且呼吸急促,大有病态。皇帝便道:“传太医给康王看看。”

    内侍前去传旨,半晌太医来到,给康王诊脉,道:“王爷是偶感风邪,本不是大碍,只是咳嗽的厉害,只怕会伤及心肺。还要好生保养才是。”

    皇帝听了,才命太医退下。

    这会儿康王给赐座在旁,颤巍巍地问道:“不知、不知父皇召见儿臣,是有何要事?”

    皇帝点点头:“今日宫内出了一件事,本来朕想问问你知不知情的。”

    “宫内出事?”康王满脸惊异,话才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赵琝在旁给他抚着背,也问道:“皇爷爷,不知宫内出了何事?”

    此刻他又看向旁边的张制锦跟裴宣,皱眉问:“怎么……张侍郎也在?今日不是你的洞房花烛吗?”

    皇帝说道:“多亏了张爱卿忠心耿耿,跟裴爱卿来的及时,不然的话朕今日只怕要着了贼人的毒手了。”

    “什么?”康王惊得站起身来,却因为起的太急,身子摇摇晃晃,往旁边倒了过去。

    赵琝跟旁边的太监慌忙搀扶住他。

    康王喘着气,挣扎着问道:“父、父皇可受伤了?”

    皇帝见他满面惊惶跟担忧之色,才说道:“你放心,朕没有大碍。”

    康王抬手在额头上轻轻地一抚,定了定神:“儿臣……儿臣……不知是什么人这样胆大妄为?”

    皇帝看向裴宣。

    裴宣说道:“回王爷,这件事跟之前禁军统领武玉被害之事有关,刺客混迹在修葺宫殿的工匠之中,意图谋刺,另外……还有一名内侍。竟查明,正是德妃娘娘宫中之人。”

    康王呆若木鸡,半晌道:“这、这不可能!父皇,母妃宫内的人怎会行刺父皇?”说到这里,他像是无法承受,猛地咳嗽起来,整个人身子佝偻。

    皇帝说道:“朕并没有说此事就跟你母妃有关。这件事还有待查证。”

    赵琝已经跪在地上:“皇爷爷召见父王进宫,难道就是为了此事?孙儿向皇爷爷担保,此事绝对跟祖母和父王无关!求皇爷爷明察!”

    他双手按地,俯身磕头,声音里已经也带了哽咽之意。

    今日的事情虽然处处都指向康王,但是皇帝并没有表明态度。

    而皇帝召见康王的举动,也是试探之意。

    如果康王心中无私,自然会坦坦荡荡地进宫,但如果事情真的跟康王有关,知道刺客尽数伏诛,只怕康王会心虚不敢前来。

    如今见康王父子皆都到场,且言辞恳切,皇帝也不禁有些动容。

    皇帝便道:“朕也不过是想传问一声罢了,此事已经让镇抚司再行细查。你们也不必多心,来人,扶着康王下去,好生给他看治,不得怠慢。”说着又和颜悦色地对世子赵琝道:“天色已晚,今儿你们父子就也留在宫内吧。”

    不料就在这一夜,康王的母妃德妃竟然殡天了。

    关于德妃之死,有说是急怒攻心,有说德妃身子本就不好,加上年纪大了,不过迟早晚的事。

    只是康王跟赵琝都在宫中,得知消息之后,父子两人前往德妃宫中,痛哭失声,康王更是哭的几度昏死过去。

    皇帝赶到之时恰看到这一幕,一时忍不住也有些唏嘘。

    ***

    所以张制锦觉着,外头已经瞬息万变,暴风骤雨,七宝这里却仍是安详静谧,天真无邪。

    张府之中。

    七宝本想等张制锦睡着之后,自己偷偷起来。

    谁知道缩在他温暖的怀抱之中,竟比自己睡还安稳似的,张制锦还没有睡着,她已经先入了梦乡。

    直到半个时辰后,同春前来想要叫醒,掀开床帐,见张制锦抱着七宝,两个人睡得甚是恬静,同春竟不忍心叫醒。

    她犹豫半晌,正要将床帐再轻轻地放下,张制锦轻轻一动,自己却已经醒了。

    原来他毕竟是习武之人,就算在沉酣睡梦之中,陌生人靠近,却仍然能即刻察觉。

    张制锦见七宝还在酣睡,竟不舍得吵醒她,只是她还枕在他的左臂上。

    他为难地望着七宝的睡容,正在想该以什么姿势起身才能不惊动她,外间一个丫头走进来,轻声说道:“二门上小厮洛尘来说,户部紧急来了人催请九爷。”

    这一声已经惊动了七宝。

    此刻天色大亮了,七宝慌里慌张地爬起来:“我怎么又睡着了?”

    她也不顾张制锦在身边,又懊悔不已地对同春道:“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还要去给上房请安呢,这会儿一定要给人笑,也许还会给人骂。”

    张制锦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张手将她勾了回来:“若有人敢笑你骂你,就说我不许你起的,又怕什么?”

    七宝才爬起来,又给他搂着跌了回去:“大人!”

    被张制锦扣着腰,一时四脚朝天,忙不迭地又挣扎起来。

    张制锦看的有趣,不料乐极生悲,七宝乱动之时,一脚踹在他的胳膊上。张制锦疼得又哼了声,额头上便有冷汗渗了出来。

    七宝吓得僵住了,转头看看他,又看向给自己踢到的右臂,忙坐起来:“怎么了?”

    张制锦回来的时候已经特意换了外裳,所以从外头的话并看不出什么来。

    七宝却因为先前已经嗅到了奇怪的味道,又看他反应异常,且听他的口吻昨儿定然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七宝捉住他的手腕,心怦怦乱跳。

    张制锦定了定神:“没怎么,你不是要去上房吗,还不快些洗漱换衣裳?”

    这会儿七宝却觉着那并不是什么大事了,将他的衣袖往上掀起,顿时就看到里头若隐若现的绷带,隐隐地透着血色。

    七宝睁大双眼,看向张制锦。

    张制锦早坐了起来,忙把衣袖拉下来:“说了不打紧的。快去梳洗吧。”

    “你、你受伤了?”七宝迟疑地问。语气里是满满的难以接受。

    张制锦见瞒不过去,便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一点皮外擦伤。”

    七宝的眼前,却突然闪现那个在苗家庄里满面鲜血面目模糊的人,她本想掀起他的衣袖仔仔细细看个明白,但那道影子毫无预兆地闪现,七宝忙举手捂住脸,泪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都给沾在掌心。

    张制锦道:“怎么了?”以为她受了惊吓,便又将她重又揽入怀中,宽慰说:“真的没有事,我这不是好端端地在吗?你又怕什么?”

    他握住七宝的手,不出意外地看到她又哭了,眼睛因为给掌心揉搓过,眼圈泛红,长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脂粉不施的脸上也沾着水渍,如同清晨的露珠落在了光润无瑕的羊脂美玉上,可偏比羊脂玉更加娇嫩可人。

    盯着面前佳色,张制锦竟全然忘了右臂上的痛,他抬手轻轻地给七宝将泪珠轻轻擦去,感觉指尖的那一点湿润,却又有些着迷地缓缓低头,把那剩下的泪珠一点点吮了去。

    这便像是起了个头,他身不由己地吻落在唇角,又慢慢地把他渴求了很久的樱唇纳入口齿之间,希冀得到更多的甘霖。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七宝姻缘。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8157_76.html

看《七宝姻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