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夺嫡 > 第453章 悬镜司首尊!

夺嫡第453章 悬镜司首尊!

    一年一度,歆德二十年的冬天终于过去了,歆德二十一年的新年京城分外的热闹。

    虽然说天下并不太平,尤其是北方的北燕在过去的一年屡屡犯边,大康朝和北燕之间的军事冲突不断,俨然是有要大打的架势,但是离边境几千里之外的京城,却感受不到丝毫剑拔弩张的气氛,新年的京城,依旧喜气融融。

    朝廷的休沐日,戴皋却坚持像平常一样进宫请安,西苑这边,歆德帝的炼丹院子里依旧忙得是热火朝天,戴皋连续三天过来请安都没有得到面圣的机会。

    这个时节,京城冰天雪地,整个京城都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唯独巍然耸立的皇宫,给人的感觉反而是一片冷清,让人忍不住唏嘘感叹!

    戴皋的马车孤零零的从西苑出来,在圣武门外留下长长的影子,一直穿过了前面的大街,隐约便能看到有一辆和戴皋马车形制极其相似的车驾向这边驶过来。

    朝廷的车驾,形制都是有严格规则的,能够和宰相大人相同形制的马车,放眼整个大康也没有几辆。

    赶车的护卫似乎很熟悉这辆车,依旧保持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两辆马车就这般在转角处交错,然后停下来,此时细心的人能够发现,这偌大的街道,人迹俱无。

    就算天气恶劣,寻常十分这里多少会有行人,雪地里偶尔还能看到不少醉酒的汉子。很显然,这看似偶然的一次交错其实并不偶然,一切都有预先的安排,这整条街道暗中都被人封了起来,只有马车上的两位贵人对此心知肚明。

    “戴大人,宫廷深深,大人依旧还是这般勤奋不辍,佩服,佩服啊!”对面的马车上,贵人说话的语气低沉嘶哑。

    戴皋微微蹙眉,道:“陆大人,这么冷的天,你不在家里享福,为何冒雪到这冰天雪地的野外和老朽见面?莫非是有什么事情?”

    被称为陆大人,又能乘坐这等车架的存在,自然不会是江南陆家的人,满朝上下,姓陆的大人,能够和戴皋如此说话的存在,也唯有悬镜司首尊陆长河。

    大康悬镜司,是个只忠于皇上的特殊组织,其主要职责是监督天下官员,其秘谍网络遍布整个天下,不仅是大康朝,北燕,突厥,吐蕃等等其他的国家,也都有悬镜司的秘谍存在。

    戴皋虽然人称权相,手中的权柄显赫,但是在官场上,让人最可怕的却是陆长河和他的悬镜司,因为谁都知道,倘若有一天不小心落入到了悬镜司的手中,这一辈子就完蛋了,不仅自己要完蛋,很可能整个家族都会遭到清洗。

    大康朝谁都知道陆长河和陛下的关系非同一般,陆长河从小是陛下的伴读,陛下对他的信任超过任何人,而他也是无条件终于陛下的人,因而在某种程度上,就算是权倾朝野的戴皋,对他也畏惧三分。

    陆长河微微撩起窗帘,他的面容清癯,一袭道袍,看上去像个儒雅的文士一般,他面含微笑,神色平和,看到他这副面容,谁也不会想到此人便是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的大康第一特务头子。

    他盯着戴皋,道:“戴大人,我记得约莫一年以前,有个叫陆铮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大人,结果大人将其流放到了陇右去了!宰相大人贵人健忘,不知道还记不得记得这件事?”

    戴皋微微愣了一下,眉头一挑道:“哦?这个姓陆的小儿莫非和大人有什么关系么?据我所知,此人可是江南陆家的庶子,虽然和大人同姓,但是不同根呢!”

    陆善长淡淡一笑道:“戴大人,天下的陆姓都是一家,这个年轻人我想要,奈何他得罪了戴大人,我这心中便不敢擅自做主,因此专程和大人碰个面,说一说,希望宰相大人能够高抬贵手,别再追究此子,如何?”

    戴皋眉头皱起来,脸色变得颇为阴沉,他测测一笑,道:“戴大人,您亲自出马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是有一点,那姓陆的以后不要招惹我戴家,倘若他继续执迷不悟,陆大人,我戴皋恐怕也难对您作出什么保障了!”

    戴皋说完,把车帘子放下了,冷冷的道:“回家!”

    马车重新动了,两车交错而过,各自消失在大街的尽头,戴皋回到府前,宋福儿过来迎接,他一下从车上跳下来,快步直奔书房。

    宋福儿跟在后面,心思机敏的道:“老爷,您这么急匆匆,究竟是什么事情?”

    戴皋道:“西北的消息你一直没有禀报,现在究竟什么情况?”

    宋福儿一下愣住,神色古怪之极,他万万没料到在这样的日子,大过年阖家团圆的时候,戴皋竟然会忽然问到了西北陇右的情况。

    西北陇右什么情况?关于陆铮的情况么?一个小小的陆铮,还真让相爷牵肠挂肚,连春节都过得不安生,念念不忘了?

    “怎么回事啊?吞吞吐吐,难不成有什么不能说的?”戴皋盯着宋福儿道。

    宋福儿苦笑道:“老爷,提起这个陆铮,此子还真了不得,你道他去了榆木如何了?硬是和榆木的宋老三宋文松成了结拜兄弟。

    宋家内部不合,宋文松因为是庶子遭受两位哥哥的排挤,暗中宋文华让人从后面威胁榆木,陆铮又怂恿宋文松出兵,结果把宋乃峰手下八大金刚之一的程巨虎给打败了,并将其杀之立威。

    这件事在西北闹得很大,可以说捅破了天,结果宋乃峰竟然没把宋文松怎么样,依旧把他放回了榆木,据说陆铮在这其中还扮演了说客的角色,嘿嘿,老爷,陆铮此子,实在是厉害,假以时日,前途无量啊!”

    戴皋勃然站起身来,道:“好个宋福儿,这么重要的信息,你竟然一直瞒着不报,我看你这个老东西真是越活越回头了,哼!”

    宋福儿真是叫苦不迭,西北的事情敏感得很,老爷这边有想法,小姐那边也有想法,宋福儿哪里敢随便乱说?

    一般而言都是戴皋主动问,宋福儿便禀报,眼下大过年的,陆铮在西北搞得风生水起,宋福儿把这个禀报给戴皋,那不是给他添堵么?

    戴皋骂了宋福儿一句,立刻不说话了,整个人像老僧入定了一般,陷入了沉思,过了好大一会儿,他幽幽的道:“说说吧,这姓陆的小子是怎么干的?他咋就能这般如鱼得水?”

    宋福儿不敢隐瞒,立刻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给戴皋做了汇报,他对陆铮本就关心,手上掌控的几个西北的钉子,他都让他们关注陆铮,因此对陆铮到榆木的事情了解的比较清楚。

    他从陆铮和宋三不打不相识说起,到陆铮在宋三帐中杀冯雪林,然后怂恿宋三出兵桥潭,打垮程巨虎,而后两人一同去见宋乃峰,陆铮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宋乃峰将宋三放回了榆木。

    到了榆木之后,陆铮开辟了南北的商路,将大批从江南运过去的盐巴,瓷器,茶叶,丝绸等贩卖到呼伦草原,仅仅只有一笔的贸易,保守估计利润就多达十万两银子。

    戴皋听得仔细,隐然听明白陆铮能够说服宋乃峰的原因,陆铮手中拥有很多的资源,从江南这边运送大批货物的通道他轻松掌握,而到西北之后,又能够利用宋家的关系,把货物运出边境,可以说条件得天独厚。

    西北的宋家和齐家,他们倒也想做贸易,然而朝廷对西北的物资控制一向严厉,从江南到北方的漕运根本不会对宋家和齐家开放。但是陆铮手中有大批江南的商人,江南商人自有北上的漕运路线,朝廷控制齐家和宋家的物资,却不管江南商人经商,陆铮便钻了这个空子,一举在西北站稳了脚跟。

    陆铮赚了白花花的银子,将这些银子用来给宋家养兵,宋乃峰除非脑子坏了,否则这样的好事他怎么可能拒绝?

    而陆铮凭此和宋文松绑在了一起,以后戴皋就算有再厉害的后招,哪里能伤及陆铮分毫?

    戴皋倘若真要对陆铮赶尽杀绝,他只能从江南商人身上动手,如果那样的话,他就要下定决心将江南剩下的几家全部灭了,让他们步张家的后尘,在眼下的形势下,戴皋那样做显然得不偿失。

    戴皋脑子里天马行动,心情复杂之极,陆铮在西北拥有这等本事,难怪悬镜司陆长河也关注到了他。

    这个掌控天下的密谍头目,其一直都想能帮皇上解决陇右的问题,可惜这些年陇右宋乃峰的实力日益强大,突厥和大康朝的边境战事从未断绝,宋乃峰手上又有十万精兵,面对这样强势的豪门,朝廷不敢用对付江南的办法解决西北,因而一直就拖着,事情悬而未决。

    这个时候,陆铮忽然出现了,很显然他在西北的表现已经引起了陆长河的注意,对戴皋来说,事情也因此变得愈发莫测,他不得不小心应付……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夺嫡。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877_452.html

看《夺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