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丰碑杨门 > 第0932章 杨七教子

丰碑杨门第0932章 杨七教子

    王贵在燕京城外的五里坡被抓获,被抓获的时候,正准备率领着家里为数不多的家将们跨马跑路。

    老杨在距离燕京城外的三十里内的驿站内被抓获,被抓获的时候,老杨正在擦洗他的大金刀。

    杨洪就厉害了。

    燕京城三卫齐出,监察司明里暗里近万人通告着消息,也没能抓到他。

    老家伙贼的很,提前三天跑路,走的时候还带着家眷。

    他知道杨七不会伤害他的家眷,于是乎一路上效仿当年刘邦跑路的旧法,走一个地方,扔一个家人。

    甚至还让儿子杨安,带领着一部分女眷,往另外一个地方跑,以此混淆视听。

    他凭借着过人的智慧,一路上昼伏夜出的,最终还是逃脱的杨七的追捕。

    等到杨七再次得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晋国境内。

    御书房内。

    被抓获的老杨、王贵二人,被恭送到了御书房。

    两个人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纵然占着长辈的名分,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耷拉着脑袋。

    杨七火冒三丈。

    他看着眼前的两个老家伙,真的有种行不孝之举的冲动。

    熊孩子不听话,得吊起来打。

    熊爹不听话,熊叔不听话,也得吊起来打。

    “你!你们!”

    杨七怒气冲冲的指着二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老杨见儿子气冲斗牛的,势弱的道:“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打老夫一顿好了。”

    杨七气的发抖,可是拿老杨却无可奈何。

    老杨已经把自己活到了老小孩的地步,跟以前的倔驴脾气决然不同。

    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你也就别指望他能跟你讲理了。

    杨七目光落到了王贵身上的时候,王贵也很果断的道:“我认打,也认罚!”

    “朕惹不起你们!总有人惹得起你们!”

    杨七恶狠狠的丢下了一句狠话,扔下了两个老家伙在御书房,气冲冲的离开了。

    半晌之后,就在两个老家伙觉得这一劫躲过去的时候。

    佘赛花穿着一身劲装,盘着头发,提着一根棍子气冲冲的冲进了御书房。

    “杨重贵!你想上天啊!”

    看到了怒气冲冲的佘赛花,老杨当即就想跑。

    佘赛花提棍就打。

    老杨躲在了王贵身后。

    王贵抬手擒住了佘赛花的棍子。

    佘赛花大怒,喝骂道:“王贵,你敢对我动手?看打!”

    老杨当即叫道:“好你个王贵,敢欺负主母!看打!”

    佘赛花一点儿也没有领情的意思,提着棍子将他们两个人一块打。

    御书房外。

    杨七看着两个老东西挨揍,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他动不了这两个老东西,佘赛花动起来就没有半点顾虑。

    陈琳瞧着佘赛花棍子抽在了王贵身上,啪了一声响,他疼的倒吸着冷气,在一旁低声道:“陛下,您到底给太后说了什么,太后怎么愤怒,下手真黑。”

    杨七冷冷的一笑,“也没说什么,朕就给太后说,王贵那个老不羞,拉着太上皇去青楼,想给朕添一个弟弟。”

    陈琳嘴角抽抽了一下,暗地里给杨七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您狠!

    对自己老子这么狠!

    杨七似乎看出了陈琳的心思,他不屑地撇撇嘴。

    不狠他们不长记性!

    佘赛花施暴的行为持续了半个时辰。

    老杨、王贵二人被打的鼻青脸肿。

    佘赛花下手很有分寸,只疼不伤。

    两个老家伙看着惨兮兮的,其实一点儿也没有伤筋动骨。

    临走的时候,佘赛花丢下了一句狠话,“再让我知道你们两个老家伙干那些老不羞的事情,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两个老家伙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们被杨七给狠狠坑了一把。

    挨完了打,两个老家伙非但没有急着去治伤,反而一脸遗憾地蹲在了御书房门口。

    老杨揉着黑糊糊的眼眶,叹息道:“哎,可惜了,让杨洪那个老家伙抢了先,咱们两个道成了他的挡箭牌。”

    王贵咧着嘴,搓着脸上的淤青棍影,埋怨道:“都怪你,你说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劲,你要是不折腾,说不定我跟杨洪两个人都能上战场。”

    “嘶~”

    老杨触碰到了伤痛处,疼的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不屑的撇撇嘴,“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了,谁还不了解谁了。你们想打仗,想马革裹尸,混一个有始有终。老夫也想!

    要怪也只能怪你,你说你身为老夫的副将,不知道掩护老夫这个主帅,反而让老夫被擒获,是不是你的失职。”

    王贵一愣,哼哼道:“副将怎么了,副将也不可能伺候你一辈子。我现在可是在七郎手底下为官,又不是在你手下。”

    老杨恼怒道:“老夫可是大燕太上皇,整个大燕都是老夫家的。”

    王贵呵呵笑道:“有用吗?能让我上战场吗?没用拿出来说个卵。”

    老杨垂头丧气的底下脑袋。

    王贵见此,心情也不是太好。

    两个人打了半辈子的仗,到了今时今日,子孙富贵早已无忧。

    他们帮别人打了半辈子仗,如今只想为自己打一场。

    一场不计成败的仗,一场不计生死的仗。

    最好能够马革裹尸,以最悲壮的形式死去。

    那样就没有啥遗憾了。

    如果能在他们死后,朝廷以大军压境的姿态碾压对手,帮他们报仇,那就更完美了。

    可惜,他们半辈子扑在了战场上,不怎么熟悉朝廷的办事规律,导致了在前往战场的路上被抓获。

    反倒让闲了几十年的杨洪给抢了先。

    “便宜了杨洪那个匹夫!”

    两个人一瞬间将矛头对准了杨洪。

    老杨、王贵二人被抓住了,可杨洪终究还是跑了。

    跑出去的人,特别是跑出了国界的人,再想抓回来就很难。

    杨七捏着鼻子认可了杨洪征战沙场的决定,手书了一封长信送给穆羽,让他照顾好杨洪,然后又加封了杨洪一个参赞的职权,让他去神圣罗马帝国浪。

    随着远征大军开拔了一个月以后,百姓们对于他们的关注也就少了很多。

    举国性质的修路行动,如火如荼的在进行中。

    百姓们的目光也落在了修路上。

    要想富,先修路。

    这是一句至理。

    道路的贯通,能够缩短商人们在路上行进的时间。

    同时也就加快了商业的流通。

    后世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

    道路的基建,并没有多少人去关注,可是道路的基建却跟百行百业息息相关。

    从建国到数十年后,在高科技发达的情况下,修路工程依然在持续。

    国道、高速、铁道、高铁道等等等。

    所以说修路是一个长期的工程。

    总有新的科技出现,代替老的科技。

    道路的修建,繁荣了百业,却萧条了马贼业。

    当宽敞、平整的马路出现以后,各地的驿站就相继向马路靠拢。

    由于十里一驿的缘故,马路上经常会有人巡视。

    所以马贼、土匪、山贼们,就没办法再称雄。

    只要他们冒出一点儿苗头,就会被发觉,然后被捕盗团跟朝廷兵马定上。

    随着马路修建的越长,马贼们的末日也就越来越近。

    而以马贼为生的捕盗团们生意也萧条了不少。

    为了养家糊口,为了高昂的赏金,杀良冒功的案件出现了。

    炭山外的一个移居小村庄,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

    举国哗然。

    不等朝廷出手。

    炭山县城卫军监军杨卫,连合了周遭两县,举六千兵马,追千里,将那些杀良冒功的捕盗团尽数斩绝,甚至连一些有苗头杀良冒功的捕盗团也一体斩绝。

    在百姓们一片欢呼、喝彩中。

    城卫军监军杨卫,得胜而归。

    他没有得到奖赏,等待他的唯有一道诏书。

    一旬后。

    杨卫出现在了皇宫里的御书房。

    杨七上下打量着面容依旧稚嫩,但身形成熟了不少的杨宗卫,点点头道:“干的不错……”

    杨宗卫躬身一礼,“儿臣不敢居功。”

    “呸!”

    杨七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啐了一口,“你还有脸提功。”

    “跪下!”

    杨宗卫一脸茫然的跪在地上。

    杨七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英雄了?我呸!你要不是朕的儿子,你的脑袋早就挂在了城门口示众了。”

    杨宗卫倔强的抬起头,执拗道:“儿臣剿灭杀良冒功的逆贼,有什么错?”

    “有什么错?”

    杨七冷笑道:“那朕这个当爹的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你诛灭逆贼没错……可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卫军监军,有什么资格越过自己的上级,私自出兵?

    又是谁给你的资格,调动周边两县的城卫军?

    朕手下的将军们,要是都这么串起来,私自出兵征战,你觉得朕这个皇帝还当不当?”

    “城卫将军不作为……”

    杨宗卫辩解。

    杨七踱步出了龙案,直直的盯着杨宗卫,质问道:“城卫将军不作为,那要你这个监军是干什么吃的?朕清楚明白的记得,当特殊情况出现的时候,县衙里的县尉,有权节制城卫军。

    为什么不通禀你的上级,让他出面?

    他也不作为吗?”

    杨宗卫脸色微微泛白,垂下的脑袋。

    炭山县县尉,那可是从复兴府走出来的,不论是办事能力,还是作战能力,都没的挑。

    人家更是第一批从复兴武院结业的学子。

    而且还是穆羽的得意门生。

    “逞能也就算了,你作为朕的儿子,有点特权,朕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最不该的是罔顾人命!”

    杨宗卫猛然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

    他结巴道:“儿臣何曾罔顾人命了?”

    杨七怒道:“捕盗团都是一些杀才,干的是无本的买卖,没什么好东西朕知道。而那些敢杀良冒功的捕盗团就算是诛九族也不为过。可是其他的捕盗团呢?

    他们虽然多有冒犯朝廷律法之处,甚至有要杀良冒功的苗头。

    可他们的罪,朝廷判过,也罚过。

    在他们没有杀良冒功之前,你又有什么资格取他们性命?”

    杨宗卫梗着脖子,喊道:“难道要等他们杀良冒功以后再处置他们吗?明明可以救那些百姓,为何要看着他们被杀。”

    “啪!”

    杨七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了杨宗卫脸上。

    打的杨宗卫愣愣的僵直在原地。

    “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错!不教而诛,就是草菅人命。处理他们的办法多不胜数,可以发配到北疆去戍边,可以发配到苦力营去劳作。

    以上两种,皆可以摒除他们杀良冒功的苗头。

    而你偏偏却选择了最残暴的手段。

    朕在这件事上,没有看到你的仁慈。

    对待敌人,我们可以赶尽杀绝,屠国灭族也在所不惜。

    可是对待国人,不能像是对待敌人。

    他们没有犯错之前,你剥夺他们的性命,就是草菅人命。”

    杨七拍着身后的龙案,“你将来是要坐在这里的,是要继承我大燕江山的。雷霆手段要有,可仁慈之心也不能丢。

    若是将来你坐在了这里,手握天下大权,一言可定百万人生死。

    你告诉朕,仅仅因为别人有触犯帝国律法的苗头,你就不教而诛,那这天下的人,你杀的完吗?”

    杨宗卫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他聪明有倔强,可并不代表他笨。

    杨七的话又不深奥,他又怎么可能听不懂。

    错了就是错了。

    杨七盯着杨宗卫,冷冷的道:“从即日起,朕降你为吏,什么时候找回了那一颗仁慈之心,再回燕京城。”

    “儿臣……遵旨……”

    杨宗卫跪倒在地上,深深叩拜。

    叩头过后,他转身就往出走。

    杨七就这样看着杨宗卫离开了皇宫。

    而杨七抽杨宗卫的那一巴掌,被他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杨宗卫走后。

    杨七就开始着手处理天下的捕盗团。

    马路修到那儿,天下的捕盗团就处理到哪儿。

    对于天下间的捕盗团,杨七没有赶尽杀绝的心思。

    他给了捕盗团两条路。

    要么进入到修路大军中,成为众多监军中一员,负责看管那些苦力了;要么发配出国,去国外随便折腾。

    修路的队伍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壮大,直至蔓延到全国境内。

    杨七稳坐在宫里,冷冷的注视着天下间的一切。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丰碑杨门。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615_950.html

看《丰碑杨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