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丰碑杨门 > 第0817章 说炸道门三山,那就一定会炸道门三山

丰碑杨门第0817章 说炸道门三山,那就一定会炸道门三山

    茫茫草原。

    青草悠悠。

    一望无际。

    原本是牛羊们撒欢的乐园,此刻却被军卒们填满。

    辽、燕两国,十数万的将士,陈兵在东晟府和外云州的交界处。

    此处名叫三山口。

    辽军在三山口一头,燕军在另一头。

    辽军到了三山口以后,并没有急着进攻。

    而是在两位道人的指引下,摆下了一个庞大的军阵。

    堵在了山口。

    在军阵正中,设有一座高台,高台上设有一座大帐,那是辽军将领耶律斜轸的军帐。

    山口另一头。

    杨五率领着铁骑军,堵在山口处,形成了一道钢铁壁垒。

    游骑军们被杨五派遣了出去。

    在周遭各处地势平坦的地方巡逻,以防辽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每隔一刻钟。

    辽人军阵中,总有人冲出来,用各种侮辱性的语言,问候燕军将士,问候杨五。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激起杨五的怒意,让杨五入军阵一行。

    杨五并没有上当。

    但他能感觉到在辽人的谩骂下,他久久不出,麾下的将士们士气有些低落。

    然而,即便如此。

    杨五依然死守不出。

    辽人突袭燕国,首要的目标就是港城、东晟府这两处。

    一旦这两处,任意一处失手。

    都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所以容不得杨五有半点大意。

    “五将军!”

    正当杨五巡营的时候,斥候匆匆赶到了杨五的身旁。

    “陛下急信。”

    听到是杨七的信,杨五赶忙道:“快拿给我。”

    拿到信,展开仔细阅读以后,杨五展颜笑了,“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身旁的亲兵闻言,苦笑道:“将军啊!辽人都快把我们骂成孙子了,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值得高兴的。”

    亲兵撇撇嘴,叹气道:“就算是吃龙肉,也嚼不出味道。”

    杨五瞪了多嘴的亲兵一眼,“要不我回头去找七弟,割一两给你尝尝。”

    亲兵打了一个哆嗦,陪着笑脸道:“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就你话多。”

    训斥了一句亲兵以后。

    杨五扬起了手里的信,笑道:“瞧见了没?我七弟已经打探出了外面那座大阵的底细。并且还给出了相应的破阵之法。

    立刻下去传我军令,召集诸将到我军帐中议事。”

    亲兵闻言,眼前一亮,“终于要打了吗?可憋死兄弟们了。将军您稍后,卑职这就去把这个消息传下去。”

    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扩散到了铁骑军、游骑军两军中。

    所有将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皆是一震。

    多日的憋屈赶终于一扫而空。

    作为燕国花重金打造的强兵,他们有他们的骄傲。

    诸将在接到了消息以后,快速的汇聚到了杨五的军帐。

    待到诸将到齐了以后,杨五也没有卖关子,他坦然道:“辽人摆出的那座大阵,名叫龙门阵。陛下已经打探出了此阵的虚实。

    陛下的意思,是让我们以力破之。”

    “什么叫以力破之?”

    有人发问。

    杨五认真的道:“就是用火药,炸开它,炸碎它。”

    “嘭!”

    杨五一捶眼前的桌面,斩钉截铁的道:“就是要让来犯我燕国的敌人,炸的粉碎。”

    这话听着提起。

    诸将纷纷点头叫好。

    激励了一把士气。

    杨五又道:“立刻集中起军中的所有震天雷、土雷、炸药包。盘点清楚数量……两日后,还有一批火药会运送到此处。

    要将辽人全部炸的粉碎,非万斤火药不可。

    所以你们各部要仔细盘点清楚。

    一旦火药集齐。

    就是我们通杀辽人的日子。

    到时候,由我率领铁骑军,从正面冲进敌营。

    尔等从左右两侧绞杀。

    务必做到,不让一个敌人活着离开此地。”

    诸将起身,齐齐施礼。

    “诺!”

    吩咐了集中火药以后。

    各营的兵马就快速的动了起来。

    当天夜里。

    铁骑军、游骑军的火药,就全部集中到了一起。

    足足有六千斤。

    为了避免在关键时候出意外,杨五亲自在火药堆放的仓库内坐镇。

    是夜。

    杨五睡的很轻。

    他刚躺下,就听到了仓库外有一阵响动。

    杨五猛然睁开眼,提着床头的一柄横刀冲了出去。

    门帘掀开。

    横刀闪过一道雪亮的银光,砍向仓库门口的人。

    那人武艺也高超,反应也快。

    在杨五横刀还没落下的时候,就跳出了一丈开外。

    “延德将军切勿动怒,贫道是特来助将军破阵的。”

    一丈外的道人,单手持剑,急忙向杨五解释。

    杨五皱着眉头,冷声道:“既是前来助阵的,为何不光明正大的报上名号,从辕门走进来。反而像是贼偷一样,摸黑爬了进来。”

    道人闻言,脸上有些温怒。

    不过转念想起了杨五那个霸道的弟弟,又无奈的把怒火压在了心头下。

    道人向杨五打了一个稽首,沉声道:“此番我道门前来助阵之人,足有万人。贫道只是打一个前站,向延德将军打一个招呼。顺被跟延德将军商量一下破阵的事宜。

    最好是在我道门门徒赶来之前,商量好对策。

    如此一来,等我道门门徒赶到的时候,就能当日破阵,不必再多耗费时间。”

    杨五并不相信道人的话,他仍旧一脸警惕的看着道人,“据我所知,三山口外的那一座大阵,就是你们道门的手笔。

    我如何确定你和他们不是一路的?”

    道人一愣,脸上有些尴尬。

    这他还真没办法解释清楚。

    迟疑了一下,道人只能硬着头皮道:“贫道乃是正宗的华山门徒,又岂会和那群叛徒为伍。”

    “呵呵……”

    杨五冷笑了一声。

    道人脸色又尴尬了几分。

    也亏得杨五看不到,不然他脸上的冷笑中,估计会多一些嘲讽。

    道人在那儿为难的捶胸顿足。

    杨五可没时间跟他耗下去。

    “给你一刻钟,你若是拿不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休怪我传令军中的弓弩手,将你当场射杀。”

    道人心头一惊。

    他虽然武艺高强,可是真要面对百千道乱箭,他也得死。

    惊慌之余,道人突然摸到了怀中的一块玉玦。

    当即,道人大喊道:“贫道有大同书院学子玉玦为证。”

    道人之所以有大同书院的学子玉玦,那是因为他曾经向大同书院山长种放请教过一些炼丹术。

    种放对他有半师之谊,在他到大同书院再次请教的时候,就送了一块玉玦给他。

    杨五一愣,没料到这道人居然拿大同书院学子玉玦当证物。

    嘴角抽搐了几下。

    杨五冷冷的道:“扔过来,我看看……”

    道人将玉玦抛给了杨五。

    杨五抬手一模,摸到了属于大同书院独有的纹路。

    由于背后是火药仓库,杨五不敢取明火照亮,所以只能确认玉玦是属于大同书院的,并不能确认道人的身份。

    沉吟了一下,杨五道:“你的身份我已知晓,但是仍有存疑之处。你且拿着玉玦,去山外林中的破庙里歇息一夜。

    明日拿着玉玦,到辕门外求见。

    我自会召见你。”

    道人闻言一愣,苦着脸收下了杨五抛过来的玉玦,再次施礼过后,退到了黑暗中。

    杨五就那么直愣愣的守在仓库门口许久。

    足足半个时辰以后。

    杨五低吼了一声,“来人呐。”

    七八个伺候杨五的亲兵闻讯赶来。

    “将军有何吩咐?”

    杨五黑着脸低声道:“有人趁夜摸进了军营,差点就进了火药仓库。你们去看看,那些放哨的斥候是干什么吃的?

    还有,告诉给埋伏在营内外的弓弩手。

    让他们眼睛都给我瞪大一点。

    再让人摸进来,要了他们的脑袋。”

    亲兵们闻言大惊。

    有人居然能够在防守严密的军营内,一路摸到火药仓库的位置。

    这可不得了。

    若是那人是歹人,往火药仓库里丢一把火。

    那这营地里的人都得玩完。

    知道的事情的重要性,不用杨五催促。

    亲兵们匆匆下去查探此事。

    没过多久。

    有亲兵阴沉着脸过来找杨五。

    “将军,西南角上的斥候兄弟们,全被打晕了。”

    杨五微微眯起眼,“还真是不老实,跟我说他独身一个人。能打晕那么多斥候,摆明是有帮手。传令下去,营内的防务加强三倍。

    让弓弩手昼夜待命。

    没有我的允许,一只苍蝇都别让它飞进来。

    不然军棍伺候。”

    “诺!”

    加强了营内的防务以后。

    杨五回到了火药仓库,躺在了床榻上。

    可是被那道人一闹,杨五心里一直处在警觉中,完全没有睡意。

    翌日。

    清晨。

    杨五顶着两个熊猫眼刚到自己处理军务的营帐。

    就听亲兵来报,说有一位道人在辕门外求见。

    杨五黑着脸让亲兵把人带了进来。

    道人入了营帐。

    杨五这才看清楚了道人的样貌。

    一个四十岁左右,瘦瘦高高,一脸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

    “贫道见过延德将军。”

    杨五大大咧咧摆摆手,“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道人坐下以后,开口道:“贫道应燕国国主邀请,特来此地,助贵国破阵。”

    顺便,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玉玦,递给了杨五。

    杨五拿着玉玦,仔细观看以后,确认了是大同书院的学子玉玦。

    玉玦上刻有三个阳文。

    玉尘子。

    证实了道人的身份。

    杨五交还了玉玦,撇撇嘴,暗中不屑。

    什么应燕国国主邀请?

    明显是被逼的。

    顺便清理门户。

    说的那么道貌岸然的……

    杨五心中不屑,脸上却没有表露,他问道人,“既是过来帮我军破阵,可有策略,又识得三山口外的大阵?”

    道人点头,“这个自然。”

    杨五又问,“那你们打算用什么办法破阵?”

    道人轻轻抚摸胡须,一副高人做派的道:“贫道识得此阵,自然知道破解之法。延德将军只需要分润两万军卒供贫道差遣即可。”

    杨五闻言,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他沉声道:“燕国军律,无上令,军权不得随意移交,违令者,立斩决。”

    道人一脸尴尬,轻咳了一声,“那就请延德将军率领两万军卒,供贫道差遣……”

    杨五依然摇头,“此前陛下曾派人传信,命我麾下铁骑军、游骑军,以震天雷、炸药包等物,炸破敌阵。破阵之法陛下已经指明,再配合你们……是不是有点南辕北辙?”

    道人闻言,顾不得尴尬了,他一脸愕然的道:“震天雷、炸药包?”

    杨五认真的点头。

    道人惊恐道:“不可不可,此二物有伤天和,一旦祭出,势必血流成河……”

    道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杨五强硬的打断。

    杨五冷冷笑道:“总比你们道门叛徒,掀起这场大战,牵扯了数百万百姓遭殃,要强很多吧?”

    道人一愣,脸色难看的可怕。

    杨五也不再扮猪吃老虎。

    他强硬的道:“在你来之前,陛下已经下了令。但凡有道门人员前来,就必须听从各地主将的调遣。而道门无权干涉各地主将的指挥权。

    陛下的意思很明确,你们只能配合我。

    而我们,却不会配合你们。”

    道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自他入道以来,何曾被人这般强势的逼迫过。

    即便是当年以道童的身份,跟着陈抟到汴京城里去见赵匡胤,赵匡胤那也是很有礼的称呼了他一声小师傅。

    道人咬牙道:“此事……我道门不答应……”

    杨五瞥了他一眼,笑道:“没指望你们答应,你们可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顿了顿,就在道人甩袖欲走的时候,杨五又幽幽的道:“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我七弟说话,向来言出必行,他说炸道门三山,那就一定会炸道门三山。”

    道人浑身一颤,屈辱的咬牙道:“此事……贫道不能作主。”

    杨五顿时一脸无语,摆手道:“那你去找一个能作主的过来。”

    就这样。

    过了一日。

    雁门关赶制的火药运送到了杨五手里。

    同时道门也给了回音。

    他们答应了杨五的要求。

    道门门徒,全听杨五调遣。

    万事俱备。

    杨五磨刀霍霍的看向了三山口外的辽军阵营。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丰碑杨门。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615_833.html

看《丰碑杨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