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丰碑杨门 > 第0757章 怎么会是你?

丰碑杨门第0757章 怎么会是你?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幽州城的城墙就像是活了一样,翻了一个身。

    然后一头扎进了地下。

    无数的辽军将士,就在这一次的城墙翻身中,被代入到了地下,永远的埋葬了进去。

    没有人知道,杨七在幽州城墙下埋了多少火药。

    一些知情人,也只知道杨七在幽州城外待了一个月,布置了一个月。

    杨五奉命从雁门关内押运出来的近二十大车的火药,全部被埋了下去。

    为了完成这个布置,杨七甚至在幽州城外的护城河下,硬生生的用木柱和青石,构建了一个隔离层。

    就这样布置了一个月。

    今日爆发。

    震天动地。

    高大巍峨的幽州城城墙变成了碎渣,矮了十分之九,只剩下了不到两尺的残肢断臂。

    幽州城内的一切,就这么暴露在了杨七麾下兵马的铁蹄下。

    杨七看着还在发愣的将士们,大声咆哮,“还愣着干什么?雁门军搭桥,震天营、神机营掩护,其他人杀进去。”

    杨七的咆哮声唤醒了还沉浸在神迹中的将士们。

    雁门军扛着大盾,冲锋在前。

    震天营、神机营的兵马前侵了四百丈,还是炮火和箭矢掩盖。

    铁骑军、龙游军将士们催促着胯下的战马在为冲锋做准备。

    雁门军冲到了残破的城墙下,用手里的大盾掩盖了残肢断臂,为重甲骑兵冲锋,搭出了一个平坦的桥梁。

    “杀!”

    杨五挥动长枪,跟随在他身后的重甲骑兵,气势如虹的冲进了幽州城。

    而当杨五率领着重甲骑兵冲进幽州城的时候。

    幽州城里那些被炸懵的辽军才反应了过来。

    “迎敌!”

    辽军仓促迎敌。

    然而面对重甲骑兵的冲锋,他们似乎没有多少反抗的力气。

    纵然他们人数众多,面对横冲直撞的钢铁丛林,也只有被屠杀的份。

    喊杀声瞬间弥漫了整个幽州城内。

    而此次此刻,作为辽军统帅的耶律休哥才从一堆石块里被人刨出来。

    “咳咳咳……”

    耶律休哥在亲兵们救护下,缓缓清醒,然后咳出了一口逆血。

    他看着消失的幽州城城墙,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杨延嗣……你好狠……”

    “噗~”

    耶律休哥一时气急,又吐出了一口逆血。

    “大于越……”

    亲兵们紧张的围在耶律休哥四周。

    耶律休哥又一口逆血涌上,硬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看着战场上那些屠杀辽军的重甲骑兵,耶律休哥眼珠的都快瞪出来了。

    “哇哈哈哈……”

    一声激动的笑声在耶律休哥不远处响起。

    就看到一个莽汉骑着马,挥舞着一双铜锏,激动的杀了过来。

    边冲还边叫道:“俺老焦果然福运滔天,这么多人围着一个人,肯定是一条大鱼。前军的那些瞎子居然没看见,被俺老焦碰上了。”

    “呔!辽贼!拿命来!”

    耶律休哥的侍卫长猛然站起身,挡在了耶律休哥身前,急声道:“你们护着大于越先走,此处就交给我们了。”

    六个亲兵抬着耶律休哥就跑,剩下的亲兵在侍卫长带领下,没有任何退缩,他们选择了正面冲锋,冲向了焦赞。

    “啊呀呀,你们这群混账,休挡住俺老焦捉大鱼。”

    焦赞一瞬间就冲到了耶律休哥的亲兵面前,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能担任耶律休哥身边的亲兵,武艺自然不弱。

    又加上他们人多势众,焦赞和他们打了一个平手。

    焦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条又大又肥的鱼儿,从他面前逃走了。

    耶律休哥被亲兵们抬着跑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耶律休哥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快速的下令,“你们各自去传令,让各部将领们聚拢麾下的人马,向顺州逃,能逃多少逃多少。

    敌人不是重甲就是步卒,根本追不上我们。”

    随着耶律休哥的命令传达到了各部当中,那些被杀的人仰马翻的将军们,开始奋力的嘶吼着聚拢人手,然后往外逃。

    一千……两千……

    一百……两百……

    甚至有一些单枪匹马就往外逃的。

    总而言之,有机会逃跑的辽军,都一窝蜂的往外逃。

    耶律休哥自己也趁乱在亲兵的护卫下套出了幽州城。

    随着耶律休哥逃跑,幽州城的战事正式的告一段落。

    厮杀从傍晚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幽州城被打成了一片废墟。

    幽州城内,除了杨七麾下的兵马以外,剩下的就只有死尸和俘虏,还有为数不多的僧侣。

    杨七在战事落幕以后,策马进入了幽州城。

    一行人策马到了被打的只剩下了一半的城主府。

    入了城主府,杨七大马金刀的坐在首位,焦赞献宝似的凑到了杨七面前,乐呵呵道:“虎侯,您悄悄我找到了什么好宝贝。”

    说着,焦赞从背后取出了一个大口袋,贼眉鼠眼的打开。

    口袋里,明晃晃的一大堆东西。

    其中最耀眼的是一柄镶嵌满了宝石的大金刀,还有一枚完整玉石雕刻的印玺,以及一枚油光发亮的虎符。

    杨七见此,好笑道:“你这是打劫了耶律休哥的中军大帐?”

    焦赞憨厚的挠着头,“俺也没干啥,就是冲进了幽州城以后,碰到了一条大鱼,没有抓到,然后丧气的瞎逛的时候,看到了一顶大帐篷,里面就有这些东西。

    俺老焦在您的教育下,好歹也认识几个字,一看这就是耶律休哥的东西,俺就赶紧给您送过来了。”

    杨七随手拿起了耶律休哥的虎符,一边把玩,一边赞赏道:“你很不错,不愧为本侯麾下第一福将。这种事都能被你撞在头上。稍后去找彭湃,让彭湃给你记上一功。”

    “什么第一福将,我看就是第一马屁精。能缴获到耶律休哥的虎符印信,也不过是狗屎运而已。”

    杨五刚进门,就瞧见了献宝的焦赞,当即就出声喝骂。

    焦赞也知道杨五不待见自己,对于杨五的喝骂装作没听见,然后乐呵呵的去找彭湃记功了。

    杨五冷哼了一声,走到了杨七身边坐下,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经此一战,除了顺州以外,燕云十六州其他的十五州,全都落在我们手上了。哈哈哈……”

    杨七笑眯眯的摇摇头,说道:“从征辽开始,我们一路上都是顺风顺水的。能拿下燕云十六州中的十五州,并不奇怪。

    不过,想要拿下顺州,还需要一场血战。”

    杨五一愣,道:“你是说,耶律休哥到了顺州以后,会临死反扑?”

    杨七点点头,“这是必然的,若是不反扑一下,那就不是耶律休哥了。到时候,一定是一场兵对兵,将对将的硬仗。”

    杨五不屑道:“咱们这么多人围着他,他还能上天不成?”

    杨七无奈的笑道:“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几经绝望的情况下,辽人会爆发出怎样的战斗力,谁也不好说。”

    “咱们有火炮……”

    “火炮又不是万能的……还是小心一些好……”

    杨五瞪着眼,问道:“那你说要咋办?”

    杨七略微拱了拱手,笑眯眯道:“劳烦五哥率领铁骑军、龙游军,以及龙游军的仆从军,一起赶赴幽州和顺州的边陲,堵死耶律休哥。”

    杨五愕然道:“不打?”

    杨七笑着摇头,道:“先看看再说……辽国军中的粮草所剩无几,那么多人聚在顺州,总要吃喝,先看看他们有没有内乱的可能。”

    杨五摇头晃脑道:“我不管这些,动脑子是你的事,我负责出力就行。我这就下去让将士们休整一下,然后连夜赶赴边陲。”

    丢下了这句话,杨五一点儿也不迟疑,当即出了城主府,去准备了。

    杨五刚走,彭湃就匆匆进入到了城主府,施礼过后,他汇报道:“少爷,除了幽州城城墙外,战场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属下特来向您汇报战绩。”

    杨七摆手道:“坐下说。”

    彭湃坐下以后,笑道:“经过属下统计,此战我军战损并不大,战死的将士仅有不到四百人,重伤轻伤的将士,也只有两千多。

    而幽州城里的辽军,可以说是死伤无数。

    目前,幽州城城墙下的那些尸体没办法统计,幽州城内被阵斩的辽军,足有三万多人,俘虏近十七万,缴获的马匹无数。”

    杨七闻言也笑了,“十七万俘虏,确实不错……有了这些俘虏,我就可以重建幽州城了。”

    “重建幽州城?”

    彭湃有点愣,他不解道:“少爷,幽州城已经被打残了,重建的话,花费颇高。光是清理这一片废墟,就要花费不少钱粮。为何则地重建呢?”

    杨七瞥了彭湃一眼,幽幽道:“你不懂……”

    彭湃愣愣的看着杨七,想要杨七给他解释明白一下。

    杨七却没有再解释。

    急得彭湃抓耳挠腮的。

    杨七看着彭湃焦急的摸样,又好气又好笑,他不能跟彭湃说真话,只能瞎编了一个理由道:“此地有龙脉……”

    “龙……龙脉?”

    彭湃猛然站起身,瞪大了眼珠子,一脸难以置信。

    半晌他强吞了一口口水,沉声问道:“真有龙脉?”

    杨七缓缓点头。

    彭湃当即挺直了腰板,认真的道:“少爷放心,此事属下绝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属下觉得少爷英明无比,这幽州城必须重建。

    属下这就去让人监督着那些俘虏们干活。”

    龙脉意味着什么,天底下没有人不清楚。

    杨七知幽州城有龙脉,又能占据此地龙脉,绝对是福缘深厚的人,保不齐哪天就当皇上了。

    杨七要是当了皇上,他这个杨七麾下头号马仔的身份,自然一下子就会水涨船高。

    保不齐后世那个孝顺的子孙,效仿唐朝,建立一个凌烟阁,自己也有希望进去混一个座次,然后名流青史。

    一下子,彭湃就变的无比坚定的支持杨七重建幽州城。

    眼看着彭湃急匆匆的出去要赶着俘虏们干活,杨七又好气又好笑的道:“那些俘虏的辽军,在幽州城内,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你好歹让人家吃一顿饱饭再说啊。”

    彭湃脚下一顿,认真的说道:“属下会吩咐火头军去做的,不过不能让他们吃的太饱,吃饱了容易跑。”

    杨七尴尬的咧咧嘴,说道:“那就依你的意思办,顺便派人去西北四府给寇准传信,让他带着人过来幽州城。

    同时去令给洞头岛上的落叶,问他有没有调教好那些个犯官,如果调教好了就赶紧送过来。”

    “属下明白。”

    仗打到了这个份上,杨七把燕云十六州收入囊中,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耶律休哥想要彻底的改变战局,根本不可能。

    除非现在杨七突然身死。

    所以等待耶律休哥的就只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殊死一搏,从四面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讨回上京城去。

    一个是等着被杨七宰割。

    很显然,耶律休哥会选择第一个。

    杨七刚才跟杨五所说的翻身,指的就是这个。

    只要耶律休哥能够突出重围,回到上京城,那就有翻身的可能。

    杨七要做的就是提前把这个可能掐死。

    杨七再幽州城内待了三日。

    这三日间,杨七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幽州城的地形,从里面找到了一些后世熟悉的痕迹。

    然后根据脑海里有关的布局记载,对幽州城以后的建设做了规划。

    然后把重建的工作交给了彭湃负责,他自己策马到了顺州和幽州边陲。

    杨七麾下的重兵联合折家军,把顺州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顺州内一只苍蝇也很难飞出来。

    杨七刚到边陲的时候,就被告知,辽人派遣了使臣,要过来和谈。

    听说使臣在辽国的身份还挺重要的。

    杨七不知道辽国这个时候突然要和谈,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他在安顿好了以后,换上了一身正式的装扮以后,接见了辽国的使臣。

    简单的中军大帐内。

    杨七正襟危坐。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缓缓的走进了门。

    然后静静的站在了杨七身前。

    杨七看到此人,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你?”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丰碑杨门。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615_770.html

看《丰碑杨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