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丰碑杨门 > 第0549章 姻缘天定(为大萌甜到、哀伤加更!)

丰碑杨门第0549章 姻缘天定(为大萌甜到、哀伤加更!)

    铁镜公主可是众多公主里最受宠的,权柄也是最高的。

    她一言下,让海靖公主府上的侍卫们人头落地,还是轻而易举的。

    海靖公主似乎也被自己姐姐的雌威惊醒了,她看了铁镜公主一眼,小声道:“二姐,我没事儿……”

    铁镜公主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你还是那么心软……”

    铁镜公主看向侍卫们,冷声道:“再有下次,你们都得去死,包括你们的族人。”

    扔下了这句话,铁镜公主让人带着海靖公主回到了府里。

    早已在府里恭候的御医,立马帮海靖公主诊治。

    “海靖公主感染了一些风寒,身上还有多处淤伤痕……”

    御医在检查过了以后,给出了结论。

    海靖公主感染风寒的肯定的,至于身上的多处淤伤,是在马车上撞的。

    御医在帮海靖公主处理了淤伤以后,就下去给她开药了。

    海靖公主小小的身躯,躺在床榻上,盯着床顶在发呆。

    “四妹,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是谁对你下手的?”

    铁镜公主脸色铁青的道:“姐姐已经派人查过了,是哲古捏和萧太兴。他们不满意母后对他们的处置,所以才暗地里对你下手。

    我已经派人通知了母后,一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姐姐,我心里感觉怪怪的……”

    铁镜公主正在描绘哲古捏和萧太兴两个人被抓到以后处置的场面。

    猛然听到了海靖公主的话,略微一愣。

    她坐在了海靖公主床边,低声道:“怎么怪了?”

    海靖公主皱着眉头,努力的回忆道:“就是……有一个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特别安心……但是当他离开的时候,你会很难受……”

    铁镜公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妹妹。

    “你碰见谁了?在什么地方?对方什么身份?”

    铁镜公主一开口,就是三个问题。

    海靖公主闻言,吓了一跳,她还从没见过铁镜公主这么失态。

    她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她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铁镜公主脸色铁青,瞪着海靖公主。

    海靖公主怯怯的说道:“就是……今天马儿受惊以后,我好害怕……有个人救了我……在他身边,我感觉很温暖……不想离开他……”

    铁镜公主眯着眼睛,沉声道:“他是谁?他叫什么?”

    海靖公主悄悄的瞧了铁镜公主一眼,小声道:“他说他叫杨七……”

    “杨七?”

    铁镜公主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猛然站起身,惊叫道:“他叫杨七?他是宋人?”

    海靖公主眨巴着大眼睛,小声道:“应该是宋人……因为他身上没有我们辽人的味道。”

    铁镜公主瞪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海靖公主,低吼道:“他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杨延嗣?”

    海靖公主吓了一跳,小声道:“姐姐,你吓到我了。他只说自己叫杨七,等到我想再问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姐姐,你是不是认识他?”

    看着海靖公主期盼的眼神。

    铁镜公主迟疑了一下,摇头道:“不认识,应该是姐姐想差了,他们肯定不是一个人。你先休息,姐姐出去一会儿……”

    铁镜公主神色复杂的离开了海靖公主的卧房。

    海靖公主盯着纱帐,呢喃道:“杨七……杨延嗣……”

    ……

    海靖公主府外。

    铁镜公主一出府,一眼就投到了她府上侍卫头领的身上。

    铁镜公主看着自己侍卫头领的脸庞,神色更加复杂。

    “你到本宫车驾上,本宫有话问你。”

    铁镜公主率先上了马车,她府上的侍卫头领,迟疑了一下,也踏上了马车。

    侍卫头领一踏上马车,铁镜公主就钻到了他怀里。

    “四郎……”

    侍卫头领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铁镜公主搂在了怀里。

    “又受委屈了?要不要我帮你?”

    这个被铁镜公主唤作四郎的侍卫头领,不是杨四又是谁?

    很难想象,一个曾经追杨七如同追星的公主,此时此刻却赖在杨四怀里。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纯粹是天意弄人。

    曾几何时,发现了杨四身份的铁镜公主,想借着杨四的身份钓出杨七。

    却没想到,在和杨四慢慢的接触下,日久生情。

    在殇倾子劫掠辽国两京的时候,上京城内乱象纷纷。

    杨四凭借着他的本事,屡屡帮铁镜公主解围。

    杨四就像是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剥开了铁镜公主的心扉。

    而铁镜公主也经常安慰独自悲伤的杨四。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互相倾心了。

    因此,铁镜公主在听到了杨七这两个字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惊喜,反而感觉到惊慌和恐惧。

    她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也感觉到了心爱的人在渐渐距离自己远去。

    虽然杨七的身份还没有确定,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危机。

    她想第一时间问清杨四的心意,可是当她躺在了杨四的怀里以后,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她有私心,她害怕。

    她害怕说出口,杨四就会离开自己。

    她不敢去赌,不敢赌杨四对她的感情比亲情还重。

    “没什么,只是看到四妹那么小,就要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伤害,心里就难过。”

    铁镜公主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撒谎。

    杨四听到铁镜公主的话,愣了愣,感叹道:“有时候,当公主,未必有平民百姓幸福。你如果担心海靖公主的安危,不如把她接到你府上住吧。”

    “不行!”

    铁镜公主果断的拒绝了。

    她害怕海靖公主说漏嘴。

    见杨四眼神异样的看着自己,铁镜公主赶忙解释道:“四妹这一次受惊不轻,御医说需要静养。她也住习惯了自己的府邸,贸然搬到我府里去,只怕对她的病情不利。”

    杨四点点头,算是相信了铁镜公主的话。

    铁镜公主和杨四又温存了一会儿,然后让人驾着马车回府了。

    回到府里以后,铁镜公主让杨四去帮她训练府里的护卫,她自己带着丫鬟回到了卧房。

    一进卧房,铁镜公主脸色骤变,她冷声吩咐丫鬟,道:“你去吩咐上京府尹,让他带人密切的注意最近入城的宋人。发现和杨字有关的宋人,通通给本宫轰出上京城。再去给本宫调动一支近卫,让他们守在附近,一旦发现了可疑的宋人,立刻拿下。”

    丫鬟愕然的问铁镜公主,“公主,这么做会不会太霸道了。很有可能会惹到其他契丹八族……”

    “哼!”

    铁镜公主冷哼一声道:“反正母后和耶律叔叔正在杀人立威,谁跳出来,就让谁去死。”

    事到如今,铁镜公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铁镜公主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

    既然爱上了杨四,那就绝不会让杨四被其他人夺走。

    即便那个人是杨四的亲兄弟。

    ……

    面对与铁镜公主布下的天罗地网,杨七全然不知情。

    此刻,他刚进城。

    进入到了辽国的上京城,杨七有种进入到汴京城的感觉。

    虽然是冬日,但是上京城依然繁华。

    其繁华程度,丝毫不比汴京城弱。

    只是相比于汴京城充满的书卷气息,上京城多了一些野蛮的气息。

    即便是那些个辽人,穿上了宋人的装扮,也掩饰不了他们身上的野蛮气息。

    在距离杨七不远的地方,杨七看到了两个书生打扮的辽人,扯着嗓子高声的吟唱汴京城里知名的诗句。

    只是这两个辽人,学问明显不高,许多诗句都是拼凑在一起吟出,全无美感。

    偏偏,还有许多辽人小姑娘,频频侧目观看。

    当然了,除了辽人以外。

    杨七还看到了许多宋人,他们有挂着辽国朝堂官员腰牌的,也有跟在辽人身后一边鄙夷一边捧臭脚的。

    总之在辽国的上京城内的宋人,大致上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读书人。

    另一类就是苦力。

    杨七裹着一张宽大的熊皮,腰间挂着刀,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辽人。

    在城内走了半圈,杨七到了上京城里的南国钱行。

    相比于西京城里的南国钱行,上京城里的南国钱行开的更早。

    不过,占地面积却不大。

    仅有三十几亩地。

    上京城里的南国钱行很繁华,各地、各国汇聚到上京城内的商人,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南国钱行。

    因此,上京城的南国钱行,更像是一个商会钱行。

    而且,在上京城的南国钱行里,还有酒楼客栈。

    掌管上京城南国钱行的掌柜,也算是一个妙人,基本上把上京城的这三十亩地的地盘用到了极致。

    杨七到了南国钱行门口的时候,钱行的掌柜带领着一群伙计,已经在钱行门口恭候。

    杨七一身的熊皮很显眼。

    即便是在辽国,似杨七身上这一张完整的黑熊皮也很罕见。

    钱行的掌柜名叫沈鹏,五十多岁,是一个很有眼力价的人。

    沈鹏见到了杨七的时候,匆忙就出了钱行门口,躬身道:“老仆沈鹏,见过七少爷。”

    沈鹏以前是杨家的账房,后来被调遣到了南国去。

    如今,已然成为了坐镇一方的大掌柜。

    跟随在沈鹏身后的一众伙计们,全部向杨七施礼,“见过少爷。”

    在这里的伙计,几乎全部都是稻草人的人马。

    他们除过了平日里的工作外,还要私底下收集辽国的情报。

    这也是除了汴京城以外,稻草人最集中的情报处之一。

    南国钱行的掌柜,在辽国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也是能和大人物说上话的人。

    猛然间,这位掌柜恭敬的向一个人施礼。

    南国钱行里的客人们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几乎所有的商人们,都想记住杨七的身影。

    杨七摆了摆手,轻声道:“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多礼数。都去忙吧。”

    “是。”

    扮作伙计的稻草人们,快速的散开了,去忙了。

    只留下了沈鹏一人伺候在杨七身边。

    杨七此行十分低调,他不愿意被人认出来,所以没在钱行里多待,就让沈鹏带着他到了后堂。

    沈鹏弓着腰,跟在杨七身边,轻声道:“七少爷,您一路舟车劳顿,想必是很累了。老仆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吃食和热水。您先洗漱一下,用一下饭。”

    杨七淡淡点头,道:“也好。”

    沈鹏虽然不是杨府最内层的仆人,但是他多少了解一些杨七的嗜好。

    因此,在杨七洗澡的时候,沈鹏并没有派人伺候。

    只是让人随时给杨七备着热水,以便于杨七添水。

    洗过以后,杨七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衣衫,进入到了饭厅。

    饭厅内的地火龙烧的旺盛。

    因此,杨七单衣进入到了饭厅以后也感觉不到冷。

    饭桌上的饭菜很有特色。

    摆在最中间的是一道炖熊掌。

    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肉食,还有两个炒菜。

    沈鹏等到杨七坐定以后,略显尴尬的道:“上京城里炒菜做的好的厨子都在皇宫里,或者被达官贵人把持着……”

    杨七摆了摆手,打断了沈鹏的话,笑道:“都是自己人,随便吃两口即可。用不着准备多好的菜色。我要是真的要吃好的菜色,也用不着其他厨师。”

    杨七说的这话极其自信。

    沈鹏愧疚道:“七少爷您好不容易来一趟,老仆就是想让你尝一尝,这辽国的所有美食……”

    杨七摆手,道:“坐下一起吃吧。”

    沈鹏惶恐道:“那怎么敢……”

    沈鹏也算是知道杨七身份的。

    他这个南国钱行的掌柜的,看起来风光,可是跟杨七相比,终究是各下人而已。

    杨七执意的邀请,沈鹏才坐下,陪着杨七吃饭。

    一边吃饭,杨七一边发问,“之前让你查的事情,查的如何?”

    沈鹏慌忙的放下筷子,把嘴里的肉块生生咽下去,恭敬道:“老仆已经查过了。四少爷确实在铁镜公主府上。如今已经坐到了公主府侍卫统领的位置。”

    杨七点点头,又问道:“你有没有尝试过联系他?”

    沈鹏尴尬道:“四少爷……四少爷每一次出来的时候,都跟铁镜公主在一起。咱们的人没有接触的机会。而铁镜公主府上,从不用宋人奴仆。所以咱们的人也进不去。”

    杨七吧唧了一下嘴,说了一句让沈鹏摸不着头脑的话。

    “千里姻缘一线牵啊!还真是孽缘,逃不过去……”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丰碑杨门。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615_554.html

看《丰碑杨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