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综英美]他们都说我们在一起是浪费人设 > Ch063. 夜黑风高雪厚

[综英美]他们都说我们在一起是浪费人设Ch063. 夜黑风高雪厚

    随机穿越系统已开启, 如需关闭, 请订阅全文。  被惊动的沉睡者们只是无意识地转动着眼珠, 继续沉醉于梦乡。被惊扰的犯罪者们只于一瞬间陷入惶恐,随即再度心安理得地投入伤害。投射而来的苍白的光明没能改变什么事物, 探照灯下反而聚集了更多被吸引来的虫虱和蚊虻。对于那广袤浓重的黑暗, 仿佛光芒才是那些嗡嗡的苍蝇。

    哒、滴答。

    他在坠落。

    光芒已经无法他唤醒。

    这座城市的夜晚照明同它或许存在的精神一般随性迷离。那黑暗混乱而分裂, 光明微弱而残缺。

    它们在他混沌的意识中编码了一个粗糙的游戏。

    栉比鳞次的排水管是可供攀跃的障碍,建筑檐角边的滴水兽是休憩的存档点,他们的身躯在各式各样天台竞技场上的每一寸土地滚过, 角色们用厮打和咆哮代替久别重逢的拥抱。他在黑暗中独身踏上泛着红光的透明阶梯, 漆黑的背景色中, 只有看不到尽头的回旋滑梯发出孤独的荧光。

    哒。

    哒。

    哒。

    坠落。

    坠落。

    坠落。

    失去了大半身体的知觉令他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正在从高空下坠。

    他一部分的灵魂因这失重感而哀嚎,另一部分的他痛苦地蜷缩在一起, 试图寻找悬挂的蛛丝。

    ……

    “偶尔休息一晚不是什么罪过。我们来看看现在播的是什么节目?”

    “如果我们无法作为杰森•托德与布鲁斯•韦恩在大宅中一起庆祝节日, 但我想作为蝙蝠侠和罗宾也可以。”

    “那并不够,我的孩子。真实的我们并不能被面具封锁。与这一事实伴生很痛苦,却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事。”

    ……

    “你拥有改变哥谭的才能, 是我与罪行斗争时需要的可以信任的才能。”

    “你是我的光明, 我可以托付后背的人。我想当你的父亲。”

    ……

    “他很想念你。失去你之后他变了很多,变得更加无情了……我知道很多人看不到他温情的一面, 但是你能。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你的遭遇负责, 你的死是他的失败,他真的很想你。”

    “你不明白那池水的作用……不明白!你以为你拯救他,把他原模原样, 毫发无损地还给侦探,他也不会因此爱上你!他最多会感激你,但这种感情在他心中也只是一闪而过——”

    ……

    “我知道我令你失望了,但我尽力去救你了,杰森。我在……现在也在尽力挽救你。”

    “你以为这一切是因为那件事?是因为你让我惨死?布鲁斯,我原谅你没能救我。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他还活着?如果是你被他从这个世界带走……我掘地三尺也会把这个恶棍送入地狱。”

    “……你不明白,我觉得你从未明白。跨过‘那条线’太容易了,我想让他死超过我曾想要的一切,但是如果我允许自己堕落到那个地步,我就永远无法回头了。”

    那些声音太多了。那些诉说着自相矛盾的内容的声音的太多了。

    它们将往昔的甜美变得辛酸,将怒火与仇恨酿造为烈酒。

    他所铭记的回忆,他所认知的事实同他所听闻的故事幡然变成两个迥异的现实。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现今的归处又何在。四年的时光断层让一切都面目全非,将世界割裂为他无从理解也无法用逻辑拼接的两个模样。

    哒。哒。

    滴答。

    他在向着更深处坠落。

    ——所以他憎恨小丑。

    不是因为他折磨他,他杀死了他。

    而是因为他让他的回忆变为幻觉,真实变为虚假,爱意变为谎言,将他从他的生命中剥离,在他与他的生命之间划下永远无法愈合的鸿沟。

    没有人能理解这种憎恨。因为它是关于触手可及的错失,关于半生缘分的撕裂,关于一个往复无解的过错。

    ……

    “……我撒谎了。抱歉孩子,看来这次你选错了信任的人。”

    ……

    “多年来我一直想做这件事!”

    “砰!”

    “你对小丑叔叔并不礼貌,坏孩子应该受到惩罚!”

    “砰!”

    “鸟儿不该太早离开巢穴,让J叔叔来给你上一课!哈哈哈哈,你喜欢正手的感觉还是反手?”

    ……

    “把她和那个炸弹放在一起。只要我不留下任何痕迹,蝙蝠侠就不能说是我干的了,这位正义的伙伴总是坚持要把罪行和证据联系在一起。”

    “杰森!你还活着!……拆了它,杰森!”

    “我……解决不了……那个……我要……让你……出去……”

    “我要……救你……妈妈……”

    “让我来帮你……我们能一起逃出去……”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哒。

    他落到了底部。

    那不是出口,只是另一座监牢。

    “我不是在说企鹅人、稻草人或者泥脸,也不是指谜语人或者哈维•登特,仅仅是他——只有他一个。”

    “……因为他从你的生命中夺走了我,他害得我们天人永隔。”

    “我不能……我很抱歉,但我……就是不能。”

    “……真令人暖心啊。那么如果你不杀这个疯狂的人渣,就由我来做。你想阻止我的话就得杀了我。他或者是我,你该做出决定了。”

    “不,求你杰森,别这么做!”

    “三、二、一……”

    他失败了。

    在炸弹爆炸之前,他已经捂着破碎的颈动脉倒在地上。

    就像很多年前他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试图拯救他的母亲,他在很多年后生命的最后一刻试图带走一个双手鲜血累累的恶棍。

    他全部都失败了。

    在复生的起点他知晓了上一次的失败,在这一次复生的终点他见证了这一次的失败。

    滴答,哒,滴答,滴答。

    他的呼吸渐渐停止。

    就像他的人生一样。他总是失败,总是让布鲁斯失望,总是给他带来痛苦。

    所以他才没有为他报仇。

    他知道,如果那是迪克……他的黄金男孩,奇迹小子,他的骄傲,如果是他死在小丑的手中,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他一定会为他报仇。绝对、绝对不会像他一样,被作为一个错误否定。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

    他半睁着将合未合的眼睛,沾上手心的自己的血也渐渐变冷了。

    象征着生命的红色液体大量地离他远去。

    夜风和顶楼的水泥地面一样冰冷。

    令人好奇。

    带走他体温的是有机物的生命,还是无机物的现实?

    [有任何人活着吗?]

    ……滴答,哒,哒,滴答。

    隐约中,他听见声音。

    也许是爆炸的自来水管的滴水,也许是从他的颈部流淌的,欲凝未凝的鲜血。

    是谁。

    是布鲁斯来找我了吗。

    ……

    不是布鲁斯。

    或者说只是一个濒死幻觉?

    [能听见我的声音吗?随便什么信号都好,回应我,我会找到你。]

    停滞的肺部突然开始运作,它们骤然吸入冰冷的空气,让喉咙里的鲜血流入气管。

    他开始呛咳起来,躺在地上抽搐。

    疲惫不堪的灵魂告诉他也许他该放任自己再次落入寂静,但他仍不甘心。

    ……在再度落入深渊之前。

    ……在再度承认死亡之前。

    ……在再度被人遗忘之前。

    他还要放任他的怒火燃烧。

    他会向布鲁斯再度证明自己的存在。

    他要布鲁斯证明他仍然爱他,他们之间的回忆并非虚假。

    如果他不爱他,那他就再一次去杀死他。

    ——但是在那之前,他要活下去。

    滴答、滴答、滴答。

    他竭尽全力动了动手指。

    他决定暂时原谅布鲁斯。

    原谅他选择了一个被胁迫的人质,放弃了一个危险的劫匪。

    原谅他没有杀死小丑。

    如果那就是他的理由,他应该去相信。

    他向他诉说着他的束缚和痛苦,那么作为儿子,他理当试着去体谅它们。

    既然杀人会令蝙蝠侠堕落,那就让不会堕落的人来。红头罩会成为那个蝙蝠侠无法成为,但他需要的人。

    他终有一日会知道他是对的。

    哒、哒、哒。

    他会活下去。

    他不能让他的父亲再一次因为他的死亡而失望痛苦,让他的仇雠为此感到兴奋或者愉悦。

    他不能让他的父亲陷入悔恨,却让杀害自己的仇人成为唯一的赢家。

    滴答、滴答、滴答。

    他对着眼前的黑暗喃喃自语。

    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见证。

    那更像是某种告解、宽恕、或者誓言,仅仅对着他自己。

    ——我……

    ——我。

    ……如果我能活下去,我就可以原谅你了。

    如同原谅你没能找到我一样的原谅你。

    我会为了你再一次归来,因为我本就是为你而复活,为你而重回人世。

    毕竟是阔别多年的死后重逢。

    我猜那很难,你只是需要时间——

    杰森•托德躺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他说服自己去释怀一切。他的爱和热忱不会因为一次挫折就熄灭。他催眠自己这一切都情有可原。他最终能够得到他想要的回应。

    有那么一刻他感到身上的负重消失了,孤独的月光又照在了他的脸上。

    但是,但是。

    也许是由于失血过多,也许是因为今夜的晚风太凉,也许是因为哥谭的夜空看不见星星。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仍然感到一丝悲伤——

    Why did you leave me alone once again, Bruce?

    “是是,我知道,”布莱克一边敷衍他一边掏出打火机点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吧。”

    “不止。”

    “我们告诉那个家伙红头罩现在掌管半个哥谭的毒品,又给了他一箱废纸,只要任何一边出了问题,他们打起来,我们就成功了。”

    西斯的计划非常简单,他认为那个家伙——半夜跳出来板着脸说他们扰民的,穿风衣的,现在他们叫他神秘人,you-know-who,“你懂的”之类——是个初出茅庐,正义感过剩,直来直去的傻帽,不然怎么解释他半夜跑出来见义勇为却连个面具也不戴,他以为他是超人吗?他看上去对毒品以及犯罪深恶痛绝,所以他肯定一见到红头罩就会跳起来打爆他的头。如果他不杀人,那也一定想把红头罩送进GCPD,试图通过他揪出哥谭地下的贩毒网络。

    假使那个家伙并不想搞红头罩,等红头罩发现他胆敢用报纸糊弄他,他们一样有好戏看。到时候只要统一口径,把锅甩在那个家伙头上,他们就能吞下这笔钱,从此天高任鸟飞。

    “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1、欠的一更下周补。

    2、我看到很多同学对士郎有点误解233他是那种樱说了一年“前辈有空来弓道部看看我吧”但他一次都没有去过的人。

    非必要的期待他是不会回应的,除非他想追求某人,不然也不会主动插手某人的私事或家事,和传统意义上的暖男和中央空调相去甚远。

    像《幻想嘉年华》这种“我想要大家都幸福”的中央空调大概是对传统亚撒西后宫男主的刻板标签,我始终不明白跟他有什么关系,是从原作哪里看出来这种梗的……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综英美]他们都说我们在一起是浪费人设。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412/63.html

看《[综英美]他们都说我们在一起是浪费人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