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迷了书吧 > 听说你要设计我 > Chapter 91

听说你要设计我Chapter 91

    Chapter 91

    夏天晴拿着两份项目书回到家, 第一时间就想告诉江堰这个好消息。

    她把包放下,从里面拿出文件, 抬脚就要往对门走。

    谁知刚打开一道门缝,对门也开了。

    陆明洋率先走出来,江堰就站在门里。

    显然,两人已经谈完事,陆明洋正准备打道回府,只是江堰却是满脸的嫌弃,好像驱逐了一只讨厌的大苍蝇。

    陆明洋侧过身,尚未注意到夏天晴, 同样脸色不好的对江堰说:“哦, 我倒是忘了问,那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天晴。”

    江堰皮笑肉不笑的瞅着他:“这事不用你操心。你要是等不及,你也可以说。”

    陆明洋十分不屑:“你以为我想承认?我只是奉劝你, 这事越晚说,你死的就越惨。”

    这话落地, 陆明洋抬脚就走。

    夏天晴将门缝掩上,直到对门响起关门声,陆明洋也坐电梯走了,她这才重新拉开门。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 他们刚才那番话的意思,是有事瞒着她?

    而且这件事陆明洋也知道。

    到底什么事?

    他们两人之间会有什么秘密, 需要瞒着她的?

    夏天晴等了一会儿,拿着资料去了对门,按了密码锁, 进门一看,江堰正在厨房里洗茶壶和杯子。

    见夏天晴回来了, 江堰侧身朝这边淡淡一笑,说:“回来了?谈的怎么样。”

    夏天晴随口应了一句:“进展不错,你呢?”

    江堰洗完杯子,擦了手,又给夏天晴倒了杯水,两人坐到沙发上,他说:“谈妥了,他同意了,但作为交换,我也要代表‘宇青’把未来几年项目合作的优先权给他。”

    夏天晴喝了口水,“嗯”了一声,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的事。

    江堰见状,问:“你这边呢?”

    夏天晴将两个文件夹递给他:“你先看看。”

    江堰一顿,接过来翻看几眼,除了“宇青地产”的项目“青山绿水”,还有一个EPC项目,牵头的施工方是“丰盛”,也就是纪怀德的公司。

    江堰扫了一遍便明白其用意,冷笑道:“买一送一?他用这个工厂项目作为添头,让你同意接‘青山绿水’的结构?”

    这事要放在平常,自然是不合理的,像是这样的项目都是设计们抢着要,哪有施工方上赶着给的?

    既然是上赶着给,就必然是需要设计做一些出格的改动,冒着法律风险赚黑心钱。

    换一个设计,纪怀德可能不会这么下本,但对于夏天晴,她之前因为死咬着专业不放,让丁荃连着栽了两个跟头,现在业内都知道她是宁可得罪人,也不会乱改图的结构师,早已声名在外。

    夏天晴说:“按照他的说法,他觉得我和Live Life合作已久,这次拼在一起会减少很多磨合的时间,他还说很放心我的专业素养,以及‘宇青’要连投Sunlight的事,他也知道,所以站在他的角度,他认定如果结构选我,‘宇青’一定不会驳回。”

    江堰将文件夹合上,说:“除此以外,还有你对专业的执着,要是这项目你过了手,外人自然少了几分质疑。都知道纪怀德手脚不干净,他是借你的名声来给项目洗白,拿你当挡箭牌使了。”

    夏天晴:“他黑历史那么丰富,我一个小结构,能洗白多少。”

    江堰:“在‘开阳小区’的风波里,你可是出了名的,连专案小组都知道,丁荃要栽赃你,但你的图无可挑剔,还跟她硬刚了回去。丁荃是纪怀德的人,这事也不是秘密,就算纪怀德摘得再干净,在上面也是留了印象的,他这次把你拉进来,就是摆个姿态,告诉大家结构是你主抓,你都通过了,那就一定没问题。”

    原来还有这一层深意,夏天晴仔细想想,纪怀德还真是老奸巨猾。

    江堰这时说:“他城府太深,手又黑,和这样的人最好少接触,这项目还是推了吧。”

    夏天晴忽然笑了一下,斜睨着江堰:“我已经答应了,怎么推?再说,他想什么,你一下就看出来了,说起城府,到底是谁更深呢?”

    江堰一顿,皱起眉头:“你去见了一面就接了?你也不给自己一个缓冲,说先拿回来考虑一下也好啊。”

    夏天晴说:“我拿回来说要考虑,图的是什么?要是拒绝,这个局我不去就好了,要是故意拿乔端姿态,也没必要啊,现在已经是他上赶着买一送一了,我端高姿态根本没有意义,难道他会因为我故意考虑,就放我一马么?”

    江堰没说话,仍是不认同。

    夏天晴便笑道:“你放心,我做戏做全套,还故意在纪怀德面前提了你的事,要是我一句都不提,他反而要起疑的。所以我就说,我怕接了这个项目,你会介意。纪怀德就趁机说了一点你的坏话,还跟我分析利害关系,显然他是淫者见淫,自己是个贪图利益的小人,就觉得人人都是见钱眼开的。前面我拒绝了丁荃的红包,可纪怀德却认为我不是坚持专业,只是让我犯法的筹码不够大,所以他这次可是拿出十足的诚意,加重了筹码,所以才胸有成竹呢。”

    话都让她说完了,而且拉都拉不回来。

    江堰没说话,只是瞅着夏天晴。

    直到夏天晴安静的和他对视片刻,来了这样一句:“反正我已经答应了。”

    江堰这才垂下眼眸,叹道:“我就知道,你可能会先斩后奏。所以我刚才和陆明洋也说好了,让他多照应你,到时候有什么事,你还得听他的劝,起码他不会害你。”

    夏天晴一愣,这回轮到她沉默了,转而又想到刚才在门口听到的对话。

    江堰和陆明洋一向不对付,两人有嫌隙是肯定的,但是有什么嫌隙,她不知道。

    按照之前的观察来看,江堰是绝对不会相信陆明洋的,但他这会儿又说,他和陆明洋说好了,还让她听陆明洋的。

    谁知刚想到这,江堰便反手握住她的手,嗓音低沉道:“晴晴,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放在心理,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你说坦白,我却有些怯懦,就怕说了你不会谅解我,还会恨我。”

    夏天晴一顿,很快问:“是什么事,会上升到我恨你这么严重?那你倒是说说看,是你劈腿了,出轨了,背着我又跟第二个崔耀芸相亲了,还是你早就订过婚,又或者你是双性恋?”

    这些都是夏天晴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认为她不能容忍的事,却用轻描淡写的语气一股脑倒出。

    江堰跟着咳嗽了两声,是被呛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怎么可能?”

    夏天晴:“那还能有什么事呀?”

    江堰轻声问:“如果是我和陆明洋之间的事,我瞒你了,你会不会……”

    夏天晴一愣:“你俩有事?哪种事?”

    江堰脸色沉了:“当然不是你想的那种事。”

    夏天晴:“那你快说。”

    江堰脸上流露出为难之色,夏天晴看着他,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

    只是江堰正要开口,夏天晴的手机就忽然响了一下,她原本可以不必理会的,只是一条微信,但也不知怎的,她忽然抬了下手。

    “等等,你先别说了!”

    话落,夏天晴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一看,是尚欣发来的。

    尚欣:“听说你答应了接结构专负,明天我会让建筑跟你提资,把前面的图先发你。”

    夏天晴飞快地回:“好的。”

    随即她扣下手机,又看向江堰,也就是这短短的一分钟,她改变了主意。

    夏天晴:“这个事让你憋了这么久,看来你真的很为难,你觉得勉强就先别说了,或者将来有了合适的时机,你再告诉我。”

    夏天晴突然变了,江堰反倒是一愣:“你不好奇?”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夏天晴:“我好奇啊,可是好奇害死猫,我不想现在被你吓一跳,还是先把你舅舅的事解决掉吧。”

    江堰皱了下眉:“可是,要是将来这件事你从别人口中听到了,受到的惊吓会比现在大。”

    夏天晴歪着头想了一下,遂半真半假的开玩笑:“你确定,不是你出轨,也不是你和陆明洋有一腿?”

    江堰盯了她一眼:“当然不是。”

    夏天晴:“不是就行了。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将来如果我从别人口中听到了,我愿意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江堰心里一松,缓缓笑道:“好,一言为定。”

    其实这事夏天晴也想过,江堰还能瞒着她什么呢,无外乎就两个方面,一是私事,一是公事。

    若是私事,这似乎和陆明洋扯不上关系,他两人倒是没必要打哑谜了,所以多半是公事。

    公事的话,可能是“宇青地产”和“历耘地产”之间的小交易,小内幕,所以陆明洋才会也牵扯其中。

    也许这两家公司早已有了其他共识,只是时机未成熟,或是出于其他考虑,江堰不便多说?

    尽管这些猜测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但夏天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是最接近事实的版本。

    ……

    翌日上午,Live Life的建筑何萌把“青山绿水”小区的建筑图发给了夏天晴。

    两人在QQ上闲聊了几句,简单提了下近况,何萌很快就去忙了。

    夏天晴又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儿呆,回想着几个月前,她和何萌还是同事,那时候还因为何萌和邵圳城的矛盾而从中斡旋过。

    如今一转眼,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还带走了李胜轩,而何萌也因此受到尚欣的重用,成了“青山绿水”项目的建筑。

    人生的际遇,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夏天晴打开何萌发过来的资料,开始仔细研究,一直到十一点,助理小玉来通知她,说是邵圳城已经过来了,正在办手续。

    这要是换作别的员工,夏天晴没必要特意去打招呼,但邵圳城不一样。

    她笑了一下,起身走出办公桌,边走边说:“我去看看。”

    谁知小玉又道:“夏总,跟邵工一块过来的,还有Live Life的尚总。”

    夏天晴脚下一顿,愣了。

    尚欣?

    如果是为了“青山绿水”提资的事,何萌已经办妥了,这些在网上发个邮件或者QQ就可以搞定,不需要人跑过来。

    而且就算是需要人跑一趟,也不用尚欣亲自出马。

    夏天晴点了下头,让小玉先去招呼邵圳城,并告知他,她待会儿再过去,随即很快走向会议室。

    会议室里,尚欣正在欣赏角落里放的建筑模型。

    听到门声,尚欣转头一看,笑着迎向夏天晴。

    夏天晴也微笑的走过来:“学姐大驾光临,怎么提前也没知会我一声。”

    尚欣说:“我和小邵一起上来的,他要过来报道,我就顺便跟上来看看,正好没来过,正好来参观一下。”

    夏天晴不动声色,心里却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尚欣过来八成是因为“青山绿水”的项目。

    夏天晴:“那我带你参观一下?”

    尚欣:“也好。”

    说是参观,其实就是走个形式,公司的装修比较开阔,一目了然,夏天晴带尚欣绕了一圈,不到十分钟就看完了。

    这一路上,两人只是简单的交谈,没什么重点,全是虚招儿。

    途中经过结构部,夏天晴和邵圳城打了照面,随即让小玉倒一杯茶送到办公室。

    等夏天晴和尚欣回到她的办公室,尚欣略带欣赏的看了一圈,在沙发上落座。

    夏天晴从办公桌里拿出一盒女士香烟,一个干净的烟灰缸,放在尚欣面前。

    尚欣一愣,说:“想不到你还准备这个。”

    夏天晴:“本来也没想到会用上,但是公司采购男女香烟的时候,我又想了一下,凡事都有万一,万一哪天学姐过来做客,怎么能没有烟呢?”

    说话间,小玉把茶水端了进来。

    等小玉离开,尚欣也点燃了烟,徐徐呼了一口,进而笑了。

    夏天晴问:“学姐想到什么?”

    尚欣说:“记得以前你我这样坐下来聊天,都是你到我的办公室,咱们聊的多伴都是公事。”

    夏天晴也是一笑,回忆起过去,竟有些感慨:“其实也没有过多久,但感觉上好像过了好几年。”

    尚欣点点头,夹着烟瞅着她半晌:“天晴,你真的变了。”

    夏天晴笑问:“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尚欣:“这个我可说不好,得你自己体验,不过这种变化,是职场女性都愿意经历的,能像你这样有机会日进千里的人,可不多。”

    夏天晴没接茬儿,垂下眼,脑海中晃过的,是那次她从外地出差回来以后,因为丁荃塞红包的事,在尚欣的办公室里起了一点分歧。

    那时候尚欣也说,她这两年的变化很大。

    如今比较起来,那两年的变化和现在比起来,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一阵沉默。

    或许是心有灵犀,尚欣也想到了同样一幕。

    她吸了口气,说:“我还记得因为丁荃那件事,你在我面前表态过。”

    夏天晴一顿,抬眼看她:“哦,我说了什么?”

    尚欣:“你说,你的目标一直都是合伙人,但是如果成为合伙人的捷径是放弃原则,你不想妥协。”

    夏天晴笑了:“现在我也是一样。”

    尚欣挑了下眉:“是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接‘青山绿水’的结构?”

    果然,尚欣来找她就是为了这件事。

    夏天晴没有直接回答,只反问:“那能不能先请学姐回答我,为什么结构这块,你要推出去,不留给自己公司做?”

    尚欣回答得滴水不漏:“你离职了,我这里没有人才可以接手。”

    夏天晴:“学姐自己呢?”

    尚欣:“我手头还有别的事要忙,公司里还有很多杂事要处理,顾不过来。”

    夏天晴笑了:“难道不是因为结构这块是烫手山芋么?谁接了,谁就要同流合污,听从那两位甲方和施工方的要求改图。学姐你过不去自己那关,又不想连累公司的名誉,就只能以‘忙’为由往外推。”

    夏天晴几乎捅破了所有的窗户纸。

    尚欣的表情也足以说明一切,她也没遮掩,只是反问:“既然你都猜到了,为什么还接?这个项目不比过去,以前那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超出设计余量,稍作修改也不至于出事。但这次不一样,那三方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夸张,贪得无厌,得一享二,我不相信你会和他们同流合污。”

    夏天晴又是一笑:“还是学姐了解我。”

    尚欣却笑不出来,皱了皱眉说:“我是了解你,只是孙构和纪怀德他们不懂,还以为你和大多数人一样,为利益所动,经营了自己的公司就迷失了方向,逐渐也开始上道了。”

    夏天晴仍是没有正面回答,只问:“学姐既然看破了一切,怎么没有提醒他们呢?”

    尚欣眯了眯眼:“我为什么要提醒他们?”

    又是几秒的沉默。

    夏天晴示意尚欣面前的茶水,说:“这杯茶也叫‘青山绿水’,是苦丁茶的一种,刚入口时带着一点苦涩,但苦尽甘来,清热解毒。”

    尚欣扫了她一眼,端起来尝了一口:“的确有点苦。”

    夏天晴笑道:“我以前年轻不懂事,给学姐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也坐到了合伙人的位子,也明白学姐当初的左右为难。我知道学姐一直想做到真正的‘自立门户’,不再受人掣肘,你也一直在寻找这个机会。所以我很想知道,要是这个机会现在就要来了呢,学姐你是打算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还是选择下场推波助澜,踢走那些讨厌的家伙呢?”

    大家都是聪明人,话说到这份上,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尚欣过来找夏天晴,就是要确认一件事,一件她很想做,却碍于形势和自身的位置无法做到的事。

    而夏天晴也是看出了尚欣的来意,知道尚欣也有些迫不及待,便趁机提出邀请。

    片刻后,尚欣缓缓吸了口气,她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可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

    夏天晴:“我知道。”

    

    尚欣又问:“你一个女人势单力孤,要和这么几只豺狼为伍,万一有个闪失,你会后悔的。”

    夏天晴:“我不是一个人。”

    尚欣:“不管是几个人,他们都不可能保你万全。‘宇青’那两个主管,纪怀德,还有‘历耘’那个二代,他们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连我都不得不撤出去。”

    夏天晴笑了下,反问:“那么学姐,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我希望你再加入进来,和我们站在一起呢,你愿意么?”

    尚欣别开脸,看着窗外,过会儿又看回来:“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又或者说她是在自问,在自我说服。

    夏天晴只吐出三个字:“纪怀德。”

    只要纪怀德完蛋了,孙构这个大甲方就等于少了一只翅膀,少了一个和他狼狈为奸的帮手,而整个施工圈的格局也会因此改写。

    尚欣缓缓地吸了口气,问:“你们决定了?”

    “决定了。”夏天晴点头:“无论是站在‘宇青’的角度,还是‘青山绿水’这个项目,又或是我个人的想法,这个利益团体,都必须瓦解。”

    尚欣垂下眼,良久不语。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而且不止是心动,她甚至是兴奋的。

    或许,这就是她等待已久的机会,而且这一次远比过去任何一次的赢面都更大,更刺激,她为什么还要犹豫呢?

    “宇青”这边,江堰和那两个舅舅积怨已久,“历耘”这头,崔耀芸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恩怨已深,这两边都需要产出一个胜利者。

    明面上,江堰和崔耀芸的联手已经结束,江堰的两个舅舅和崔耀芸的弟弟却成功搭上,可暗地里呢,恐怕江堰和崔耀芸已经达成了共识。

    夏天晴会这样笃定,多半也是因为这个联盟比之前更稳固。

    两大集团的继承人有了共同的敌人,统一的目标,发挥出来的效果必然是一加一大于二的。

    尚欣捏了捏掌心,又吸了口气,距离决定就差临门一脚了。

    就在这时,夏天晴忽然打破了沉默:“学姐,你当初去江城拉拢‘宇青’的投资,想用稀释股权的办法踢走孙构,那件事的赢面并不大,为什么你还想赌一把呢?”

    尚欣一顿,说道:“上了赌桌等待的就是一个机会,我等了许多年,终于等到了,要是不抓住,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时间等到。”

    夏天晴又问:“那么这一次的赢面比之前还要大,学姐怎么突然胆怯了呢?”

    尚欣不由得自嘲一笑:“上次输得太惨,输怕了吧。”

    夏天晴身体前倾,眼神锐利,轻声说:“就算你把孙构踢出公司,他还是在历城,还是那个横行霸道的大甲方,他不会放过得罪过他的人。他和纪怀德的捆绑十分牢固,要想对付他们,只能逐个击破,把他们从这个圈子里彻彻底底的踢出去,才能免除后顾之忧。学姐,不管你怎么想,我这次都要试一试,一定要让纪怀德吃不了兜着走。”

    尚欣惊讶的看着夏天晴,半晌没言语。

    夏天晴也不催促,只安静的看着她。

    时至今日,她们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模样。

    尚欣看着如今的夏天晴,就好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

    不,远比几年前的自己更加犀利、笃定。

    过了好一会儿,尚欣从恍惚中醒来,又是一笑,发自内心的笑:“既然如此,那就算上我一份。”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说六月完结,好多人说快,我看了下,按照现在日日肥章的进度,一个月内怎么都完结了。现在还剩下两个大高潮,一个给纪怀德,一个给孙构,中间还有男主掉马大雷,男主妈妈要出来掺和,这进度差不多了~

    另外,看过我以前文的亲都知道,我不喜欢写番外,因为该说的正文里都说到了,番外很多余。不过这篇有点不一样,番外我会留给巴塞罗那那段,所以本文是会有几章番外哒!

    红包继续么么哒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听说你要设计我。本章网址:http://www.milepub.com/shu/1301/90.html

看《听说你要设计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