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86. 番外·鱼和劫(下)【1 / 2】

鱼初月完全没有意识到, 劫口中的‘吃’和她理解的‘吃’并不是同一个吃。

她呆呆地盯着劫。

水面上的肌肤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被烫水熏的,很快就红得像只熟虾。

他个子高,大半个身躯在水面, 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你真像只红鱼。”他喉结滚动, 似是吞了吞口水,“看起来味道不错。”

面前有这么一个鱼,他不由得把叫花鸡给抛到了脑后。

食欲大动, 让他的声音染上些沙哑兴奋。他有点儿想要一口吞了她,心底却莫名有一丝不舍得。总觉得这样吃掉有些浪费了,这样的鱼,应该留着反反复复吃。

可是,鱼怎么能反反复复吃呢?

那一点纠结和犹豫把他清澈的琥珀双眸染成了暗色。

虽然泡在烫烫的汤池里,他的脸色依旧白得有一点发青, 唇色倒是深了一些, 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 毫不遮掩自己的渴望。

鱼初月悄悄把身体都缩到水面下, 只露出脑袋。

她明白了,这小白脸儿就是个淫.贼, 只不过他生了一张好面皮,所以看起来才不那么讨厌。

这么想着, 她不禁有些忧郁。果然, 见色起意是人类的通病啊。

劫偏着头看了她一会儿,奇怪地眨眨眼:“你不害怕?”

鱼初月抿住唇, 不吭声。

她倒是真不怕他用强。

这么个病秧子,她一只手可以打五个!

问题是她现在没穿衣裳, 太羞耻了。

他‘哗哗’走近了一些,眼睛里满是疑问, 很真诚地表示不解。

“我要吃你,你竟不怕?”

一丝兴味浮起来,像是飘在水面的小火苗,随时都要熄灭。

他并不觉得把她吃掉有什么不对。

狼吃羊、羊吃草,这是很自然的事情。魔,本来就会吃人的,他从前不吃,只是因为没有人引动过他的食欲。

但是这只鱼显然和其他的人类不同,他想吃她,很想吃。

他眯了眯眼,形状完美的唇角不自觉地挑起一缕坏意的微笑:“我吃了?”

鱼初月的心脏在水下乱跳起来。

这个人……他怎么能这样。

鱼初月觉得自己很像话本里那些傻乎乎被骗的蠢女人,见着个漂亮男人就找不着北了。

可是,她也很无奈啊,对方长成这样,她都说不好是谁占谁便宜。

他再逼近一步,她闻到了他身上的竹香。

极清新的味道,与他暗沉的眸色反差极大。

“等等!”她抿了抿唇,道,“也,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先和我成亲。”

劫一怔,正要撕开的嘴角缓缓收拢:“成亲?”

“对!”鱼初月觉得自己真是胆大包天且没脸没皮,“一生一世一双人那种!成亲后你不可以喜欢别人,只能吃我一个!”

若他不答应,想硬来,她就把他摁下去喝洗澡水。

劫点点头,觉得她的条件很简单。他答:“我不会喜欢别人。只吃你就好。”

鱼初月狐疑地看着他,见他的神色真挚又笃定。

她心下暗忖:这要么是个未雕琢的璞玉,要么是个浑然天成的骗子。

“那你向我爹娘提亲。”鱼初月狡黠地眨眨眼睛。

当初爹和娘就是一见倾心。

爹爹也生得漂亮,把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迷得七荤八素,但他却一点儿都不花心,成亲之后对娘一心一意,老实得不得了。反倒是村中有几个长得歪瓜裂枣的男人,还最爱爬寡妇家墙头。

所以,漂亮的男人未必不好,难看的男人未必就好。

挑夫郎,就像撞大运似的。

干脆让爹娘来给她作主。

就冲着他们挑中对方这眼光,看人决计是错不了。

鱼初月觉得自己十分机智:“若我爹娘点头,那我们立刻着手准备婚事。”

“好。”劫很自然地说道,“成亲也没试过,可以试试。”

鱼初月严肃地纠正他:“那不叫试。那是一锤子买卖。”

“唔。可。”

劫点点头,哗啦一声爬出了池子。

他慢悠悠地推门离去。

鱼初月愣了一会儿,懵懵地想:是这池子里的水流进脑子了吗?怎么就迷迷糊糊和一个爬人池子的登徒子谈婚论嫁来?

她没想到的是,劫离开她的小竹屋之后,径直就去了鱼老爹那里。

“鱼初月让我来提亲。”劫蹲在池子边上,丧丧地看着正在哼歌搓澡的鱼老爹。

鱼老爹差点吓得栽进了水里。

“啥?”

劫一本正经地说道:“方才,她在池子里对我说,要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让我来找你提亲。”

鱼老爹:“……”这个剧情发展有点猝不及防。

在池子里,池子里,里……

半晌,鱼老爹叹息:“女大不中留啊,罢了,你先下水洗干净,回去见你岳母,看她答不答应吧。”

劫勾了勾唇角。

看来这鱼是吃到了。

……

是夜,鱼初月百般辩解,诅咒发誓她绝对没有和小白脸在池子里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

鱼妈神色幽幽:“别解释,我和你爹爹过来人,都懂,池子嘛,当初你爹和我就是在小河里遇到的……”

“咳咳!”鱼老爹挠头,“怎么和孩子说这个!”

鱼初月:“……”好像发现了什么陈年旧秘。

“当家的,你怎么看?”鱼妈问。

鱼老爹道:“我是觉着吧,那后生看着身子骨不咋地,脑子也不大灵光,就是长得漂亮……”

鱼初月眨巴着眼,看着自己老爹。听这意思是不答应了?

鱼老爹续道:“等成了亲,肯定任咱闺女搓圆捏扁,只有咱欺负他的份。将来生出的娃也会漂亮,我是觉得还不赖。”

鱼初月:“???”

鱼妈轻轻点头拍板:“也别把人家欺负太狠了。敢娶咱闺女,也不容易。”

鱼初月:“……”

她忍不住辩道:“爹,娘,我可不是没人喜欢。人家小书生还三番五次说让我等他考取功名呢!”

空气突然一寒!

盘在梁上的雾魔浑身都开始难受,想杀读书人。

鱼老爹撇着嘴直摆手:“那小子将来是要尚公主的!他就那么一说,你可别听进去了!”

“是啊。”鱼妈也附和道,“你想啊,景春明生得眉清目秀,出身又低,到了金殿上万一被哪位公主相中,他敢拒绝吗?他不考虑自己性命,也要考虑自家亲人哪。别等他,一场空!”

鱼初月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拿小书生举个例子,我又不喜欢他的咯。”

屋内的温度回复了正常。

“再说啊,”鱼妈略有几分心疼地叹息道,“方才在饭桌上,你们也瞧见了,这后生仔饿死鬼一样,差点儿没把筷箸都吃了。米饭吃了五大碗,还不够。这是真吃过苦的人啊,会踏踏实实过日子的。”

鱼初月和鱼老爹交换了目光,深沉地点头。

“确实,太可怜了!”

“那就这么定了!”鱼老爹大腿一拍,敲定了闺女的婚事。

梁上的雾魔如潮水一般退回了鱼老爹为他安排的住处。

唔……吃鱼,近在眼前了。

……

鱼初月和劫的婚事办得很简单。

新搬到镇上,左邻右舍都不熟,也就平日跟着鱼老爹做山货生意的伙计们带着家中的娘子来凑热闹。

鱼妈亲手给小夫妻二人做了喜服,她手巧,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布匹,但却裁剪得有模有样,往身上一套,就连劫那惨白的脸也添了几分人色。

鱼初月直到这时才发现,小白脸藏在大灰袍底下的身体居然不像想象中那么孱弱,宽肩窄腰的,个儿高,往那一站人模人样。

鱼初月羞涩地用红布罩住了脑袋。

他牵着她走进堂屋的时候,忍不住垂下头,凑到她的盖头边,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他们都知道今晚我要吃了你么?”

鱼初月心尖一悸:“哪有大庭广众说这个的!当然知道啊!”

劫疑惑得真情实感:“那还这么高兴?”

人类,真是很神奇的生物。

大嗓门的司仪娘子见小两口在那儿交头接耳的,憋住笑,唱道:“迎——新人入室喽——”

随后便开始唱一些有的没的,用的是本地俚语,大意都是吉祥喜庆、步步高升、早生贵子这些意思。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拜完三拜,夫妻二人要共点一对大红烛。

鱼家夫妇把燃着火的长签子递到了小夫妻手中,二人手执着手,去点烛。

鱼初月看不见,手被劫握着,心中的不真实感一点一点消散,也不知烛是怎么点起来的,便听到周遭响起了善意的笑声和掌声。

再然后,小夫妻就被送进了洞房。

他把她牵到了火红的婚床上,扶她坐下,站在她面前,斟酌着从哪里下嘴。

说好了今日吃的。

事到临头,总有那么点儿不舍得。

半晌,鱼初月的声音弱弱地飘了出来:“夫君,怎么还不揭盖头?还要喝合卺酒呢,我今日好累了。”

劫莫名感觉到自己浑身都软了。

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揭盖头。唔,没揭过。还有什么酒,人间的东西,都好吃,这个酒必定也不赖。

于是劫期待地微笑着,掀开了鱼初月的盖头。

一对水光氤氲的瞳眸撞入眼帘。

劫倒抽一口凉气,整只魔都僵住了。

这只红鱼,穿红色,可真是太好看了,想吃,又不想吃。

他愣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你知道双修吗?”

鱼初月:“……”

这个她当然知道!她,虽是一介凡人,可是看过的仙侠话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她抿了抿唇,低低地嗔道:“不会走就想学跑么。喝合卺酒啦!”

眸光轰隆一下撞进了他的心里。

雾魔第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他屏息,将她搀起来,扶到桌边。

酒是什么滋味,两个人都没尝出来。

“鱼,”他艰难地说道,“不然先不吃了吧。”

他克制得十分痛苦。

鱼初月心一沉,暗暗想道,他是不是想起了被媚魔糟蹋过的伤心往事?他是觉得对不住自己么?

鱼初月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夫君战胜过去的阴影。

他是受害者啊,那又不是他的错!

她壮了壮胆,凑上前去,啄了下他的侧脸。

唔……他的皮肤比想象中更光滑,像是上好的玉。

她扶住他的肩,用鼻尖蹭了蹭他,道:“当初胆子那么大,敢往我池子里面跑,今日小小一张婚榻,就吓到你了么。”

劫的喉结滚了滚。

“不怕我吃你?”嗓音沙哑而不自知。

鱼初月勇敢地微笑:“你吃我,我也要吃你啊。”

劫:“!!!”

他惊恐地望着她,愣愣地张开了嘴巴。

犹豫愣神的片刻,他已被鱼初月抓着衣襟引到了婚榻上。

他回了回神,不确定地问:“你,吃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俏媳妇翻身记 都怪爱卿太宠朕 偏偏宠爱沈小姐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国公府的小媳妇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这个公子有点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