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83.番外·方外之争(6)【1 / 2】

鱼初月既觉得自己要被压扁了, 又觉得自己要被吹炸了。

未知的恐惧降临, 她下意识地蜷起了尾巴,一动也不敢动。

麻爪了。

一声轻笑传来。

只见食人花蓦地展开花苞,将大红鱼一口吞下。

“怕什么。”崔败的声音平静带笑,“有我。”

鱼初月一个激灵回过了神。

她知道这里不对劲,自然不会老老实实地躺在崔败怀里受他庇护。

她比他多吃了那么多白藻, 比他强壮太多, 该由她来守护他才对!

只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怪怪的,却一时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心念刚一动,她便发现崔败食人花跑到了她的肚子里面。

鱼初月:“!!!”

这下她知道哪里不对了!方才食人花把她吞进花苞里面, 她竟然感觉不到他熟悉的怀抱。正如此刻,他莫名其妙就跑进她肚子里, 她居然没有任何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她便眼睁睁看着他优雅地舒展着花苞, 从她身上分开,慢吞吞地停在了她的旁边。

这种感觉有些类似于神魂离开身躯, 但奇怪的是, 她和他, 都是实体。彼此重叠又分开, 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好像双方都只是幻影一样。

她望向他, 崔败食人花分明不是透明的,但她却可以看到两个人的人身躺在他的茎杆里面。

鱼初月:“……大师兄我有点晕。”

这会儿, 身体渐渐适应了挤压感和膨胀感。她发现自己既没有变成鱼干也没有变成鱼漂,她还是她,美丽漂亮的大红鱼。

崔败伸出根须, 安抚地拍向她的脑袋:“无事。”

根须停留在她的脑壳上方,微微一顿。崔败若有所思。

她定定神,看向周遭。

似远似近的地方,密布着奶漆一般的金白色污染物。它们看起来和外面的那些没有什么区别。上下左右,都一样,除了一片虚无之外,便是那污染物。

鱼初月正打算开口,忽有一道清甜的女声包围了她——

“大红鱼,别动。”

鱼初月收回了试探的尾巴,探询地望向四周。

对方又道:“你们先不要动,这里很危险,我见你们稀里糊涂闯进来,便将你们收到了我的眼睛里。稍等,我带你们到清理过的地方。”

鱼初月觉得自己的头又有点晕了。

她小小声地问崔败:“大师兄,眼睛能装得下我这么大的鱼,她是妖怪吧?”

女声‘噗哧’一笑:“我不是妖怪,我是桑远远。”

“桑远远?!”鱼初月激起起来,“我们正是来找你的!”

话音未落,鱼初月感觉到自己离开了一个奇怪的东西,飘到一块黑色土地上。

她紧张地用牙叼向崔败的根须。他舒展着花瓣,像一只大红水母,飘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诶?”鱼眼忽然呆滞,“大柳树!”

只见这片黑色土地上端端正正种了一株大柳树,它垂下了枝条,‘刷刷刷刷’地想要挠大红鱼的背。

崔败温文尔雅地立直了身体,矜持地用根须挡在柳枝与鱼初月之间。

好脾气的大柳树收回枝条,也不见恼。它慢吞吞地弯了弯树枝:“大红鱼朋友,食人花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柳枝上面轻飘飘地落下来一个黑衣女子,弯着眼睛,笑吟吟地施礼。

她生得极美,虽然穿着一身黑衣,但很奇怪的是,看着她总让人不自觉地想到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

清新而有生机。

她的身后跟着一朵特别的丧的太阳花,以及一朵假装自己很凶残的食人花。

“我是桑远远,”植物般清新的女子笑道:“二位,久仰了。大柳树每闲下来,便要念叨它的大红鱼朋友和食人花朋友,今日见到二位,倒是觉着仿佛已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鱼初月一下就激动起来,她‘刷’一下立直了身体,一对鱼眼弯成了细细的月牙:“我也是!幽无命提起你的时候,我便猜到你是大柳树当初看中的人!此刻一见,更是觉得神交已久!”

桑远远微怔,脸颊迅速泛起了一丝红色:“你们……遇到了幽无命?”

“嗯!”鱼初月重重点头,“他让我们转告你,他很想你!”

桑远远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视线:“那个人,惯是口无遮挡。”

鱼初月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桑远远轻咳一声,端出一张正经脸:“先说正事吧——外头,情况如何?”

鱼初月挥着前鳍,手舞足蹈地告诉她,在她家幽无命的领导下,星域形势一片大好。

桑远远垂眸微笑道:“我就知道,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他。”

大红鱼凑近了些,猥琐地眨巴着眼睛:“你喜欢幽无命那个调调啊?我觉得他神经兮兮的。”

桑远远隔空虚虚地推了推她的鱼脑袋:“难道你不觉得他很有魅力么?注意距离,这里和外头不一样,你再靠近,就很容易跑到我的身体里面。”

鱼初月弯着眼睛笑:“咱俩口味差得有点大,不过这样最好,要是很欣赏对方的男人,相处起来可就尴尬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鱼初月,这是我夫君,崔败。”

她冲着崔败食人花甩了甩尾巴。

桑远远礼貌地笑着,收起了自己的猪头花。

崔败无奈地摁向鱼脑袋。

与在外面不同的是,根须和鱼头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屏障。他轻易就把须须戳到了她的脑袋里面,却完全不会伤害她。

“高维空间。”崔败颇有兴致地挥着根须,在大红鱼的脑袋里游来游去。

鱼初月:“……”

她用前鳍去拨他,结果,她的大鳍竟也毫无阻碍地钻进了他的须须里面。

可是鱼鳍分明比根须大好多好多啊。

桑远远温柔宽容地笑着,让这一花一鱼自行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半晌,崔败有了结论:“无内外,无大小,须弥之间自有乾坤。”

鱼初月也有了结论:“在这里都不可以和大师兄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因为根本就碰不到!”

“咳。”惯会假正经的崔败打断了鱼初月的胡言乱语。

桑远远抿着唇,在一旁偷笑。

鱼初月与崔败研究玩闹了一会儿之后,鱼鳍一弯,虚虚叉腰:“小桑果!带我们去战斗吧!解决了这里,一起回家!”

桑远远的眼眶蓦地湿了。

“嗯。”她扬起笑脸,“一起回家。”

她率领着蹦蹦跳跳的大脸花和食人花,走向这片土地的边缘。

虽说是在走,其实和在虚空中移动并没有什么区别——脚下的地面是踩不实的,稍一用力,尾巴便陷到了地下。

“既然幽无命将你们送进来,想必你们已试过吞噬外头的污染了。”桑远远的声音温柔平静,“但是在这里,一切又有所不同。你们已知道了,高维空间,不存在‘内’与‘外’的区别,也就是说,并不能像在外面一样,直接将那些污染物吃进肚子里面。”

一听这话,鱼初月的眼角立刻就垮了。

“那怎么办?”

“感染。”桑远远抬手一招。

一朵凶残的食人花蹦了出来,跃出土地的边缘,融进了周遭的金白污染物之中。

它渐渐便化了。

花瓣、花茎、花杆、根须,一点一点,细细碎碎地融入污染。

很快,整片区域都发生了肉眼可见的改变,神光污染不再纯粹,与桑远远扔出的食人花融为一体,变成了一团团看起来很浑浊的色块。

她反手一收,食人花消失,连带着这一小片区域中的污染也清理一空。

大柳树挪了挪,将土地铺得更远了些。

桑远远继续扔出新的花。

大红鱼环视四周。与这无穷无尽的金白色空间相比,脚下小小的净土如同沧海一栗。

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啊。

鱼眼中的疑惑表现得明明白白。

桑远远生性聪慧敏锐,看一眼这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解释道:“这里没有内外、没有大小,所以眼见未必为实。胜负,其实是胜率的叠加态——emmm,这个有点不好解释,简单地说,只要我们的赢面足够大,这个高维污染球就会坍缩,滚回它自己的老家去。如今,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胜率大约是百分之五十,于是便这样僵持住了。”

鱼初月郑重地点点头:“的确不难理解。映射在外面,便是一半星空黑、一半星空白。一半一半就对了。”

桑远远笑道:“大红鱼真聪明。”

鱼初月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自己大大的胸脯,双眼弯成了月牙。

她得意地道:“那加上我和崔败,胜率岂不是要大幅增长?”

桑远远温柔地笑着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胜率的叠加态,其中已包括了这个星域里面每一个人、每一股势力、每一丝能量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对胜负产生的全部影响。正是因为无数个像你们这样的人一直在拼搏,我们的世界才拥有了与神力相抗衡的能量啊。”

鱼眼大睁,满是呆滞。

“这么复杂啊……”

“也不会。”桑远远安抚道,“只是听起来比较麻烦罢了!其实也没那么玄乎,只要尽力而为即可。”

大红鱼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都怪爱卿太宠朕 这个公子有点娇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俏媳妇翻身记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国公府的小媳妇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偏偏宠爱沈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