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82.番外·方外之争(5)【1 / 2】

鱼初月眨了眨巨大的鱼眼, 看着面前漂亮到妖异的黑衣蝶王幽无命。

“难道……你见不到你的妻子吗?”她问。

幽无命眼神飘忽, 慢慢把头转到一边。

“你别哭。”鱼初月笨拙地安慰道。

幽无命很无语地转回来:“呵。这话留给你男人吧。”

他的眼睛倒是丝毫也没有湿意,只不过再怎么掩饰,也无法掩盖眸底深深的失落。

“她离开多久了?”鱼初月问。

幽无命抿了抿唇。

漂亮的唇抿成了一条向下弯曲的线。

半晌,闷声道:“久到旁人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模样了。”

平平淡淡一句话,却让鱼初月心中泛起了浓浓的酸涩。

她的脑海中忽然闪过灵光, 鱼眼一睁, 她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方才说……你的妻子是世界本源选择的人,她和她的什么花?难道,她可以召唤植物吗?”

她的心脏在胸腔中‘怦怦’跳动, 整只鱼都激动麻了。

幽无命看起来比她更加激动:“你见到她了?!”

鱼初月摆了摆前鳍:“没有。那个……她可曾提到过,帮助她的世界本源, 是不是一株大柳树?”

第一次本源境中遇到的大柳树曾经说过, 它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帮助一个善良的女孩, 赠予她召唤植物的能力。

鱼初月激动地望着幽无命。

幽无命一脸茫然:“什么柳树?”

鱼初月面露失望。

崔败拍了拍她的脑袋, 传音道:“本源在你身上, 所以你能够直观地觉知到其他本源。旁人未必可以与本源交流。”

“哦……”鱼初月恍然。

她心中暗想, 等到看见那个名叫桑远远的女孩, 看看她的植物长什么模样,便知道她是不是大柳树选择的那个人了。大柳树曾说过, 召唤出来的植物,会像自己一样有大大的脸蛋,或者像崔败食人花一样凶残。

她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桑远远。

她望向星海的尽头。

那里, 星空正与神光污染惨烈厮杀。

“只有她一个人吗?”鱼初月的声音不自觉地哽咽了,“她独自扛下这么多。”

她难以想象,一个纤弱女子离开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独自一人奔赴战场,战斗了数不尽的岁月……

那是真正的英雄和王者啊。

幽无命故意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还不是我在看着这片星域。”

他扬起双手,摆了个‘大大大大’的姿势。

“若不是我盯着各处,及时摧毁种子,这片主位面星域早被攻陷了,她会腹背受敌知道吗?我又没有闲着咯。”

话虽这么说,明显还是能看出来,他着实有些郁闷。

黑眸一转,幽无命望着崔败,笑了:“挺好的。从今往后,我再不用独自喝酒了。”

鱼初月有些不忍心告诉他,即便要去污染区域,她和崔败,还是不会分开的。

世界本源一人一半,她和崔败都很能吃。

崔败极难得地上前拍了拍幽无命的肩膀,语气深沉:“想开些。”

幽无命很体贴地摆了摆手,竖起一根苍白的手指,虚虚地朝上点着:“还有许多事情要交待,你的鱼也需特殊训练。随我来吧。”

他偏偏头,掠向前方。

虽然幽无命这个蝶王外表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其实他条理相当清楚。三言两语,就把眼下的状况交待得明明白白。

占据了半个星域的神光污染其实是来自高维空间的投影。

类似于一滴水珠落在纸帛上。与纸帛相接的地方,只是水珠的一个截面而已。

星域便是纸帛,神光便是水珠。

从这里进入‘污染’区域,便会被拉到‘水珠’中,也就是进入高维空间。那里,能量庞大得超出想象,压力远远胜过恒星内部。

即便是实力最强的反抗军领袖幽无命,也险些彻底沦陷在里面。

最终……桑远远拼尽全力,将他推了出来。

而她,便留在了那里。

神奇的是,自从桑远远进入高维空间之后,污染便被遏止了。

在接下来的几次大战中,幽无命俘虏了不少掠夺者,从他们口中撬出了情报——桑远远身携本源之力,在高维空间操纵着花草与神力对抗,吞噬污染,这才阻止了污染蔓延,形成了如今星空与污染相峙的局面。

而掠夺者们的使命有两个。

一是潜入最后一个未被摧毁的世界,毁掉本源。只要解决了最后一个世界,那粒‘水珠’,也就是高维空间,便可以毫无阻碍地直接降临到这个世界,将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部同化,无可抵挡。这便是所谓的‘神之手’。

二是从内部击破,派出大量掠夺者,在这个主位面星域中疯狂地种植‘神种’,将污染渗透到星域每一个角落,连起一片片污染区,形成无可抵挡的大势。

幽无命和桑远远天各一方,都在拼尽全力与掠夺者对抗。

大红鱼听着幽无命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那些往事,忍不住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幽无命虽然觉得一条凶残食人鱼这样委琐抹泪的样子十分辣眼睛,但看它还是越来越顺眼了。毕竟这只鱼是真心实意地在为小桑果感动。

他轻飘飘地说道:“方才我以为你这只鱼误食过本源之力,变异了,还琢磨着让它多生些鱼苗来着。”

崔败:“……”剑能生得出后代吗?他也说不好。

矜持地沉吟了片刻,崔败斯文地回道:“借你吉言。”

幽无命眼角直抽,果断岔开话题:“到了,星门。”

二人一鱼穿过漩涡状的星云传送门,来到一个乌漆吗黑的广场上。

广场另一头,伏着一座同样漆黑的大殿。

这颗星周围没有恒星,无比冷寂。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用同一种黑石砌成的,一望便觉冷清肃然。

“蝴蝶王座。”幽无命很无所谓地说道,“旁人封的。”

他带头懒懒地走向广场后方的大殿。

这里看起来实在是过于冷清。

虽是王座,但没有下属,没有侍从,什么也没有。

幽无命踏上高高的黑石台阶,殿门在他面前自动敞开。

这样一道身影,独自立在台阶之上、大殿之外,更显得孤独凄凉。尤其是他脸上还挂着故作无所谓的笑容。

“他好可怜。”鱼初月低低地道。

此刻她尾巴里卷着自己的身体,无法用尾走路,只能在地上拱。

为了不刺激到可怜的幽无命,她没有回复人身,一直保持着鱼形态。

大红鱼爬上了台阶,挤进殿门。

幽无命身后展开光翼,掠上王座,拎了几幅画卷过来。

“喏,这就是小桑果。这是她的大脸花,这是她的猪头花。”

他一幅一幅向鱼初月介绍。

鱼初月的表情渐渐变得诡异。

她偷眼瞥着崔败,见他面无表情,整个人好像丝丝冒着寒气。

她咧开嘴,嘿嘿地笑:“这明明是向日葵!那个,是食人花!不会取名字别瞎取啊。”

幽无命很不服气地瞪眼睛:“睁大你的鱼眼好好看看,这花不像猪头?”

不明真相的蛾子王单独拎出了食人花画像,‘刷’一下摊在鱼初月面前。

鱼初月垂死挣扎:“……不,它不像!”

“没眼光。”幽无命傲娇地拧走了头。

鱼初月觉得崔败之所以没动手,只是不想对号入座自取其辱。她十分肯定,崔败回头绝对会找另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和幽无命狠狠干上一架。

幽无命压根没注意到崔败的死亡凝视,他匆匆收起了几幅画卷,好像被人多看两眼会看坏了似的。

“记住了吧?”他问,“很好认的咯。”

鱼初月觉得这个黑衣瘦男人是踩在崔败的狂暴线上反复横跳。

真他奶奶的好认啊。那猪头花,不就是崔败食人花的肖像么?

“没事。”半天没吱声的崔败,忽然凉飕飕地说了一句,“方才我说过的,他瞎。”

鱼初月嗯嗯点头。

幽无命一头雾水:“什么?”

鱼初月叹了口大大的鱼气:“没什么。”

幽无命其实也觉得这一人一鱼的脑子不大好使。

他自动摒弃了自己听不懂的部分,抱着胳膊踱向殿外。

“桑果上去之后,边境战争更加激烈了。他们害怕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小桑果。”幽无命道,“训练这只鱼,确保它可以在污染中生存时,再送它去高维位面。”

踱出两步,他偏头笑了笑:“强破封锁区,我的人会死很多。不要让他们白死。”

鱼初月心脏一沉,鼻子再次发酸。

这一下,她终于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找到惦记已久的反抗军了。

幽无命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是有血和火的。

鱼初月带着一点哽咽,问道:“对方实力如何?潜入星域引爆污染的那些掠夺者算是什么级别?”

“实力啊……”幽无命唇角勾起略有些缥缈的笑容,“油条见过吗?所有死去的人,魂魄被捕捉,愿意像绵羊一样归顺的,往神光里一滚,新鲜鲜热腾腾便出锅了。”

鱼初月轻吸了一口凉气:“是蝼蚁、是炮灰。杀之不尽。”

幽无命的黑眸幽幽转向前方:“记得灭了战友的魂魄。”

轻飘飘一句话,却重逾千钧。

鱼初月心情沉重地点点头。

踏出蝴蝶王座,幽无命收到了玉简中传来的消息。

“走吧,大西座爆了一片污染,正好让你试试水。”

二人一鱼穿越星空,来到了事发地。

远远望着,这一团玫红色的星云像是被牛乳泼过的玫瑰。污染密布大半片星云,触之即死。

掠到近处,鱼初月再一次见到了身穿红白相间华服的小青年王卫之。他垂头丧气地悬在虚空中,高高的马尾辫蔫不拉叽地趴在脑后。

“又失手咯?”幽无命长眸一斜,凉凉地问。

王卫之抿抿唇,重重垂下了头:“是我的失误。”

幽无命幽幽叹了口气:“不是失误,是自大。知情不报,守着几处种子星钓鱼呢?你钓得到么?”

王卫之耳根发红,自知有错在先,也不敢替自己分辩。

“罢了,”幽无命摆摆手,“去边境吧,杀个百八十年再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国公府的小媳妇 偏偏宠爱沈小姐 都怪爱卿太宠朕 这个公子有点娇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俏媳妇翻身记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锦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