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81.番外·方外之争(4)【1 / 2】

鱼初月摩挲着下巴。

“神种……听起来好像能吃的样子。我试试?”

崔败抬起手臂, 挡在她的身前:“我来。”

气势一冷, 狭长双目微阖,神魂离体,掠向那片白金海洋。

只见一朵庞大凶残的食人花蓦然在半空舒展开了花苞和根须,像一只红色的大水母,游到了星体表面。

最长的那缕根须优雅傲慢地卷起了一簇白金色的海藻, 置入花苞。

鱼初月紧张地凝视着他。

‘怦怦、怦怦……’

心脏在胸腔中打鼓。

短短几息间, 她像是等待了一千年。

食人大花苞终于有了一点动静。只见花瓣的脉络上开始闪烁白金色的光芒,花苞轻轻一晃,好像不堪重负一样, 颤抖起来。

它继续伸出微微颤抖的根须,再卷起一蓬白藻塞进花瓣。花瓣上白金光芒再度闪烁, 根须蜷了起来, 花苞却诡异地舒展开。

鱼初月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身躯。

神魂离体之后, 身躯就像一段硬.梆梆的木头。她抱着她的木头人, 心脏像是被烈油在烹。

“别吃了快回来!”她焦急地喊。

食人大花苞‘噗’地收起, 神魂一掠而回。

木头样的身躯动了动, 空洞的双眸缓缓一转, 盯住了她。

鱼初月紧张得眼珠子都不敢错一错。

崔败薄唇一动,黑眸中发着光:“人间美味!”

鱼初月:“……”

他捉住她, 一掠而下。

食人花蓦地展开花苞,将两具身躯深藏到花杆中。

鱼初月神魂离体,‘噗’一声化成大红鱼, 张开巨口,一口薅下。

崔败都说了好吃,她自然是迫不及待了。

踏入星空之后没有了灵气补充,就只能一味消耗体内贮存的能量。虽然无伤大雅,但就心理感受而言,着实是饿得慌。

此刻发现了美食,自然地按捺不住。

“慢点。”崔败无奈地卷住了她的尾巴,防着她整只栽到藻堆里去,“烫。”

“嘶——”鱼初月已经被烫着了。

她倒是忘了,方才击杀那对金毛男女的时候,还被那所谓的‘神光’燎灼了几下。

她‘噗’一声把薅到嘴里的白金藻吐回了海里,嘴巴还是火辣辣地疼。她委屈巴巴地转过一对巨大的鱼眼,泪汪汪地看着崔败食人花。

他扬起一缕根须,轻轻抚了抚她的鱼嘴。

“真是越大越娇气。”

大红鱼:QAQ

崔败无奈,用根须卷起一小撮海藻,放到花苞边上,假模假样地吹。

吹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送到她的鱼嘴边上。

鱼初月持续撒娇:“你骗人!它又不是温度高,怎么可能吹得凉!”

‘神光’本身便会灼人,根本就不是常规的那种‘烫’。

花瓣展开,将她整只裹起来,他低声诱哄:“乖鱼,不烫了。”

她继续耍赖,把脑袋摇得像只拨浪鼓。

一花一鱼好像回到了在本源境中相依为命的时候。放肆地嬉闹,忘却了一切烦恼。

崔败食人花用花瓣将她牢牢制住,坏笑着,将卷了白藻的根须狠狠塞进鱼嘴里。

“吃。”简单粗暴。

大红鱼皱着脸,不甘不愿地嚼了一下。

“嗷呜!”

当真是,人间美味。

她重重甩尾,身体一滑,从他的根须中溜了出去。

在这样的美食面前,烫不烫嘴的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她张大嘴巴薅起一大蓬白藻,狠狠咬下去。

那种脆爽清香,当真是难以形容。

更妙的是神光微辣。

甜、酸、辣三味完美混合在一起,加上绝佳的口感,确实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美食。

连啃了十来口之后,大红鱼不好意思地拧过了大头:“大师兄,一起吃啊!”

这表情和语气,与当初雾魔劫故作大方招呼鱼初月一起吃貘魔的时候简直如出一辙——就盼着对方谦让不吃。

崔败心中好笑,懒洋洋地说道:“它快要爆开了。你一个鱼也吃不完。”

鱼初月心中一跳,赶紧摆出了严肃的脸,义正辞严地说道:“我正是忧心此事,并非贪吃。”

崔败一本正经地垂下花苞,根须藏在身后,笑得打卷。

……

一花一鱼摇头摆尾,直直往下打洞,吃向地心。

斩草要除根,神种既然种在星体核心,那自然要先对付它。

一路啃下去,鱼初月惊奇地发现,这颗星体上没有土、没有水,除了一层又一层密布的白藻之外,这里什么都没有。

神种繁衍出的藻类已将整个星体同化了,像一只最可恶的寄生虫,吸干了宿主的全部能量,然后取而代之。

‘真是可恶啊……’鱼初月心道,‘拥有这般美丽天空的世界,原本一定是个风水宝地。’

食人花和大红鱼大快朵颐,吭哧吭哧地啃了个天昏地暗。

一股股热浪与身体同化,变成了暖洋洋的能量,浸润四肢百骸。

崔败很有计划,带着鱼初月下潜地心的同时,巧妙地游过一处处关键节点,一次又一次打断了这枚白色星藻的爆.炸之势。

它就像一个不断泄气的皮球,膨胀的趋势被彻底遏止,白藻松松垮垮地开始向内坍缩。

没日没夜大吃大喝之后,崔败和鱼初月顺利抵达了地心。

“这就是‘神种’?”鱼初月啧道,“黑心的啊!”

和想象中截然不同,眼前的‘神种’,竟是黑色的。

它看起来平平无奇,像一棵朴实的豆芽。

“我来。”食人花卷住她的鱼腹,把她轻轻抛到身后。

鱼初月担忧地打着饱嗝:“你当心些!”

几缕根须卷住了神种。

崔败并没有直接吞食它,而是用根须的末梢刺穿了种子的皮,扎进去,汲取养分。

它很快就彻底消失了。

“如何?”

崔败看起来有些犯困:“需要一点时间来克化,交给你了。”

花瓣一分,两个人的躯体被他抛了出来。

鱼初月急急用自己的大尾巴把人身接住,长尾一卷,像裹春卷一样把人身包进了尾巴里。

食人花消失,崔败神魂归位。

他懒洋洋地探出长臂,将鱼初月的身体锁死在怀里,下巴抵住她的发顶,陷入沉眠。

“唔……”鱼初月转了转巨大的鱼眼,“所以我可以吃独食了?”

前鳍慢吞吞地抚了抚腮帮子,大红鱼愉快而凶残地大笑起来。

“藻子们,我来也!”

……

星空之中,不知何时悄悄出现了一个人。他虚虚地蹲在那里,幽幽看着大红鱼。

他的脸白得异常,眉眼极黑,唇色艳红。

他穿着黑衣,乍一眼望去看不出身材轮廓,只以为夜空中浮着那么一张诡丽的脸。

与崔败的清冷俊美不同,这张脸漂亮得邪乎。

他居高临下,看着那只呆头呆脑的大红鱼在白藻丛中钻来钻去,大口吞食。

“稀奇稀奇,这趟倒是捡到宝了。”他嘀咕道,“也不知是雄鱼还是雌鱼。抓回去配种,生些鱼苗投到种子星,倒是能省下许多人力。”

他歪了歪头,目光在大红鱼的利齿上徘徊片刻,继续自言自语:“这家伙看起来不太好惹,安全起见,最好先拔了它的牙。”

这般想着,瘦削的肩背不禁哆嗦起来。

“噫……”

这么大只的鱼,凶残杂食,又不洗牙,嘴里肯定脏臭无比。

瘦长的手指轻轻叩击膝盖,黑眸往上一抬,望向无尽深空:“说起来,小桑果已有许多年不曾吃过鱼了,我的桑果……”

心神忽然一凛,急急收回视线。

便见那只巨大的凶残食人鱼不知何时游到了面前,一双牛犊大的巨眼中倒映着他白生生的脸,吓了他好大一跳。

“咳。”他故作镇定,先蹲稳了身子,然后缓缓站起来,扬起下颌,用眼底的光,傲慢地睨着这只鱼,右手不动声色,握住了刀柄。

大红鱼慢慢歪了头。

她说:“我不是真的鱼,不能吃的。”

大尾巴缓缓收拢,将自己和崔败的身体护得更牢。

她发现,眼前这个黑衣男人虽然长得漂亮至极,但通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不是王卫之那种虚张声势,而是……出手就要夺命的那一种。

血、煞。

她缓缓向后退了少许。

他挑起了眉梢。

“妖怪?”

话音未落,黑刀已然出鞘。

只见那把半人长的大黑刀上燃着黑色的焰,一刀斩来,连虚空也被点燃。

鱼初月瞬间把对方十八代祖宗骂了一遍。

她拧着鱼腰,在虚空中使了个懒鱼打滚,堪堪避过了那道焰迹。

她使用鱼身的时候,武器便是身后巨尾。巨尾可以拍也可以削,随便一甩都能劈开大山。

然而此刻尾巴里卷着人,动不得。

怎么办?

翻滚间歇,鱼初月迅速开动脑筋。

张嘴去咬肯定是不行的。这个人实力深不可测,万一他顺势跑到她的肚子里面大肆破坏,那才糟糕了。

自己身上哪里最硬……

脑门!

鱼初月双眼一亮,下落之时,微微曲起了身体,把脑袋一勾,用巨大的鱼脑壳拍向这个黑衣小子。

却见他用优雅的姿势收刀归鞘。

鱼初月:“……诶?不打了吗?”

可惜已经收首不及,只听‘嘭’一声巨响,猝不及防的黑衣男人被鱼初月一脑袋撞飞了出去。

鱼初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这个公子有点娇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都怪爱卿太宠朕 偏偏宠爱沈小姐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俏媳妇翻身记 国公府的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