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80.番外·方外之争(3)【1 / 2】

鱼初月难以形容眼中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她睁大了眼睛, 难以置信地缓缓移动视线, 将周遭看了一遍。

她屏住了呼吸,小手攥紧崔败,指甲几乎掐到了他的肉里。

“不怕。”他掰开她的手指,一根根扣紧,另一条胳膊环过她的身后, 拢住她的肩膀。

她僵硬地转头, 望向来处。

“咦……”她呆呆地开口问道,“我们的世界哪去了?”

崔败好笑地将她整个带进了怀中,护得严严实实, 温声道:“本源完好,它便是闭合的。若非如此, 早已沦陷了。”

自成一方天地, 外界无从窥探,无法打击。

鱼初月缓了缓, 再度抬眸望向周遭。

第一波震撼眼球的冲击已消退了少许, 再次望向这个世界, 便只余惊叹了。

那些梦幻炫美的星团, 仿佛触手可及。

黑暗的无尽深空被它们照亮, 明暗光影交织,星图和云团色彩斑斓, 肆意绽放它们傲人的绚烂色泽。

距离二人最近的,是一团以朦胧橙色光芒为主,底部辅以深蓝和暗绿色的星云山峰, 浓烈的色彩便这么凝固在视野中,目光落上去,便再难移得开。

星云山峰后,拥有玫瑰形状和色泽的璀璨星团忽闪忽闪地将光芒投射向四面八方,与另一团漩涡状的银色灿烂星团争奇斗艳。

无尽深空中,密布着这样的星团和星云,它们迤逦着五光十色,像是浮在黑沉夜幕上的轻纱。

一切,都显得那般温柔。

不过,最让鱼初月震撼难言的,却是天幕本身。

天幕是一分为二的。

左边一半,是深空、星海。而右边那一半,则是她这一生从未见识过的色泽和质感。

它像什么呢?

它的颜色是最灿烂的金色和白色交织而成的明亮璀璨,它极浓,像是将世间最珍贵华美的彩漆,一桶一桶……无穷无尽地泼在天幕上,直到它浓得凝固起来,拥有了足以坠破天幕的质感和份量。它异常厚重,占据了大半星空。

幻美到了极致,同时又艳靡腐败到了极致。

开口想要描述它,便会情不自禁地失声。

崔败安抚地拢住她的肩头。

他的模样依旧像剑,无所畏惧,所向披靡的绝世神剑。

她有种错觉,崔败连这样的天,都能够破得开。

“这是……”她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一样东西只要到了极致,总会让人骇然,尤其是‘庞大’。

那金光与白光交织的浓漆,吞噬了一半星空,从头顶、至足底。金漆与夜幕交接之处,密布着长长短短的撕裂伤痕,有黑夜的伤,也有这层金白之漆的伤。黑与白的边界上,它们惨烈交缠,吞噬、掠夺,生死搏杀,渗透彼此。

‘它们在争夺这一方星域。’鱼初月脑海中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她不禁想起了黄沙之城中,掠夺者以为胜券在握之时说过的那句话——“你不知道,本源被毁灭,世界被入侵的时候,场面有多壮观,多漂亮!我要留着你,和我一起欣赏世间最灿烂的烟火。”

所以……

她缓缓环视四周,为美景而震撼的心,沉沉地坠向下方。

若她没有猜错的话,每一团璀璨星云,都是一个被迫敞开、遭遇毁灭的世界。

而幸免于难的世界,便像她的来处一样,小心翼翼地潜藏在黑夜之中,闭合沉睡,不被猎手察觉。

她望向崔败,瞳仁剧震,面色惨白。

她无数次地想象过,敌人究竟有多强。

但却从未想到,对手竟是半片星空。

“那是……什么……”

她想起掠夺者曾说过,她所处的世界,已是这一方星域中最后一个幸存的世界,只要消灭了它,“神之手”就可以彻底伸进这一方星域,消除一切异端。

那交织着白和金的绚烂奇迹,一定就是“神”的力量。

“不怕,有我。”崔败揽住她,身形在虚空中一晃,落向距离最近的星云山峦,“先落脚,看看情况。”

鱼初月瞳仁收缩,紧张地看着一片橙色光芒迎面扑过来。她忍不住偏头望了崔败一眼,她发现,无论什么境况,这个男人好像都是镇定清冷的样子。

在远处遥望,这片星团中最璀璨的光源便是三枚橙色的巨大星体,它们周遭密布着星辰,正下方,深蓝与暗绿的星雾氤氲成气体山峦的形状,环拱着那片橙光天地。

进入这一方天地时,鱼初月没有感觉到空间规则的力量。

这是,被打开过的世界。

她的心脏微微往下沉。看似绝美灿烂,其实,它只是一具华丽的尸身。

“为什么在我们的蓝星上,可以看到这些星海?”她问。

崔败反问:“记得离开之前,那一片被你称为‘蛋清’的扭曲空间么?”

鱼初月愣愣地点头。

“它便是那个世界望向外部的眼睛。”崔败道,“它将看到的景象向内投射,让人看到。”

“那为何只有蓝星上才可以看得见?莫非外界的景象恰好投射到那个位置?”鱼初月感到不可思议,“世界那么大,怎么就那么正好呢?而且,蓝星若是距离太阳近些或是远些,温度都会变得奇高或奇低,人类和动植物根本无法生存,为什么一切都刚刚好?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崔败笑道:“傻鱼。因为本源在那里,那里便是小世界的中心,万物才能生出灵性。倘若不是那样的温度条件,那便会衍化出适应周遭自然环境的生灵,形态并非单一。”

鱼初月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念,她睁圆了眼睛,沉吟许久,终于点点头:“明白了,你是想要告诉我,我心心念念的反抗军,很可能长着三只眼睛、六条胳膊,九条尾巴。也许他们生活在火里,自己便是火焰捏成的身体,又或许他们生存在冰中,有着厚厚的毛皮……总之,很难和我们相像就对了。”

“难说。”崔败轻笑出声,揽紧她,“要着陆了。”

他选择的降落点,是三颗橙色主恒星附近的一颗紫绿色星体。

距离渐近,鱼初月看到星体上罩着一层厚厚的淡紫色光边,看起来与蓝星的条件有些相似。

鱼初月心中难免紧张激动。

“噗。”

穿过云层时,崔败放慢了速度。

下方星体上,绿色与紫色交织,两条色.带相依相伴,在星体表面缓缓转动,看着像是一片密布着绿藻和紫藻的海洋。

抬头望天,只见这里的天空一半是淡紫色,另一半是那诡异浓艳的金白色。

三轮橙色的太阳被浓厚的紫色云雾挡下了大部分光芒,像是三枚悬挂在紫帐外头的大金箔,很不均匀地分别分布在三个不同的位置。

天空还有一轮浅紫色的月,与蓝星上看到的月亮颇有几分相似。淡淡地、透明地悬在空中。

崔败谨慎地再将速度放缓。

二人轻飘飘地降落到距离‘海面’不到百丈的地方。从这里往下看,依旧无法分辨占据了整个星体的这些绿色和紫色的植物究竟什么东西,它们看起来既像藻类,又像某种正在消化进食的器官,用神念去探测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它们是一体的,正在协同运作。

虽然这里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崔败已察觉到了一股杀机。

“鱼,当心。”他微侧了头,低低叮嘱。

情况一无所知,凡事只能小心谨慎。

话音未落,忽见面前的空气乍然被火焰灼穿!

就像幻觉一般,空无一物之处忽然赤焰密布,滔天焰浪翻涌着,眨眼间袭至面前!

像是熔炉被撕开,流出了火。

“强敌!”鱼初月瞳仁收缩,轻飘飘地将身形化去。

赤焰之中,杀出一柄重剑。

“呀哈哈哈——”一个狂傲不驯的声音响彻云霄,漫天赤焰轰然收向那柄重剑,携破日之势,直斩崔败。

“呵。”崔败反手出剑,剑尖一挑,流光闪逝间,清芒与赤焰,重重相撞。

“铮嘤——”

一道道波纹自两枚剑尖相抵之处,荡向八方。

火焰四溅,清光如霜,覆住明焰、冻结。

鱼初月灵巧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避过了冲击。

她凝神望去,只见偷袭她和崔败的人,是个相貌英俊的少年郎,他高高束着马尾,身着红白相间的华袍,一双丹凤眼中满是狂傲不屑的杀意。

“受死吧走狗!小爷在这里蹲了你们好几日了!”

修为到了这般程度,已可以通过神念来交流,不存在语言障碍。

‘走狗?’鱼初月心念一动,睁大双眼,望着这位俊俏无比的少年郎。

“道友!”她扬声喊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是好人!”

“切!”少年扯起一边唇角,“杀的就是你们这些‘好人’!”

重剑一扬,周遭的空气都着了火。

“怎么?没认出小爷?”烈焰熊熊,直斩崔败,“小爷便是叫你们这些走狗闻风丧胆的,弑神者·王卫之!呀哈——”

鱼初月:“……”

这下她更加确定,眼前的少年正是反抗军中的一员了。

“这位王道友!”鱼初月合了个喇叭,“我们不是走狗,而是来与你们狼狈为奸的!”

王卫之:“……”

狭长的丹凤眼斜斜一掠,看清鱼初月模样时,王卫之的眸中不禁闪过惊艳之色。正待出声,只见清冷俊美的男人已面无表情地逼到了近处,双剑相抵,崔败的声音如剑刃一般冷冽——

“分心会死。”

王卫之心中浮起奇异的直觉——眼前这男的是个独占狂,看一眼他媳妇就要被挖眼珠子的那种。

他‘哈’地笑出了声:“死?小爷我纵横全星域,所向披靡,能让小爷死的人,还没出生呢!”

双剑再度相击,紫色云层与下方的海藻都被震出了一道道波纹。

“嚯,有点本事。”王卫之疾疾倒退,挥出焰刃,以防崔败追击。

心中颇有些操淡。

自己明明惊才绝艳,是不世之才,偏偏从前被魏凉那厮压得全无出头之日。好容易摆脱了那厮,来到异界星域,又碰上个幽冥蝶王,自己还是打不过!

不过……看在那蝶王一心救世的份上,自己勉勉强强愿意留下来帮忙,游走在无垠星空中,专杀“神”派出来的走狗,倒是闯出了名气,好生恣意。

没想到,这才纵横驰骋了没几年,居然就撞上个硬茬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俏媳妇翻身记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都怪爱卿太宠朕 国公府的小媳妇 偏偏宠爱沈小姐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这个公子有点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