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77.大结局【1 / 2】

四象阵的灵气大爆发已经平息下来。

纯虚峰少了镇石, 在最后的拉锯撕扯中被灵气乱流削去了山头, 光秃秃地耸立在那里。

其余三峰倒是没有伤到根基,但山体表面也残破得不成样子。

长生子精心设计的冰雪奇苑和琼花玉树被糟蹋成了满地冰屑黑泥。濯日子费神铺下的熔岩明暗火线荡然无存,只剩一条条冒着残烟的壕沟。玉华子这些年只喜素静,青色简易的玉华峰更显灰败凋零。

一个字概括——惨。

鱼初月身在半空,整一幕破败景象尽收眼底。

她用双臂软软地勾着崔败的肩颈, 眨眼之间, 他已掠过仙山,稳稳地落在了垮塌大半的山门紫金大殿殿顶上。

他的身上战意沸腾,眸光却出离地冰冷。

鱼初月顺着他的视线偏头望去。

只见视野可及的范围之内, 所有的黑色根须都已消失不见,大地满目疮痍, 尽是片片废墟。

“大鹏!”鱼初月余光瞥见金光晃动。

崔败长眸一掠, 瞬移而至。

只见这金翅大鹏飞得歪歪斜斜,漂亮的金毛秃了好多块, 身上全是血迹。

金鹏背上驼了一个昏迷的人, 满身是血, 气息微弱。

鱼初月心脏重重一跳, 下意识地紧了紧双臂, 箍揽住崔败。

“是白景龙。一息尚存。”崔败淡声问金鹏,“怎么回事?”

金鹏回道:“那些黑须须嘎, 全部挤在一块变成一个老头,然后就来抢黑衣小子嘎,我和白衣小子打打打, 打不过他的嘎!”

老头是无妄。白衣是白景龙。黑衣是殷加行。

流着血的左边翅膀指向西南:“往那边去了嘎!”

无妄击败金鹏和白景龙,带走了身负能量体的殷加行。

崔败点点头:“把白景龙送回宗门,换长生子私藏了四千八百年的那枚朱雀妖丹。见我印,如见我。”

长指一画,大鹏额上多了一抹冰霜印记。

“嘎!!!”金翅大鹏立刻就精神了。

它小心翼翼地勾头,像护送圣旨一样,顶着那枚印记飞向天极宗。

当年第一仙尊斩了伪圣朱雀,扬长而去,谁也不知道妖丹落到了谁的手中。原来被长生子偷偷藏起来了。

妖丹蕴藏了妖兽最精粹的灵气,吞食炼化了妖丹,几乎便等于拿走对方一身修为。

大鹏兴奋得伤口都不疼了,飞得比任何一个时刻更加神清气爽。

崔败揽紧鱼初月,掠向西南。

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养的鸟,不能亏待了。”

鱼初月:“!”

忽然莫名感动又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她揪了揪他的衣领,道:“带着我追人不方便吧?不如把我放在这里,我可以自保的。”

他垂眸看了她一眼,语声冷静:“从今往后,你与我便如剑与鞘,片刻也休想从我身边离开。”

鱼初月呆呆地望了他一会儿,脸颊泛起好看的桃红,很快便沁成了血红。

“剑和鞘啊……”

她脑海里难以抑制地回忆起了,他拔剑、归鞘、拔剑、归鞘的样子。

看着她的神色,崔败不动声色,把精致的唇角勾起来,声线沉沉往下一坠:“是啊。”

动人的男声带着质感,落入她的心湖。

“咚——”涟漪泛滥成灾。

崔败长眉轻挑,把害羞鱼刻了下来,记在神魂中。

“你去魔界,发生了什么事情?”鱼初月顾左右而言他。

追人的时候,正好彼此交换一下情报。

崔败面色微微一沉,声线恢复了清冷:“魂魄已顺着根须逃逸,舍弃了树本体,在那树中留下幻境结界,困了我少时。”

斩破那漫天银色幻象之时,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全都结成了冰——将他拖在这里,目的十分明显,对方的真身一定去对付他的鱼了。

崔败风驰电掣赶回宗门,看到四象阵已破,满宗门人顶起他的剑鞘,遮住那条大鱼。

他扛下冲击波,抱起他的鱼,便抱到了现在。

鱼初月得意地点点头,把无妄试图骗自己毁掉天极剑的事情说了一遍。

崔败不禁挑眉道:“你是如何识破那是幻蜃结界的?”

他的这尾笨鱼,每每到了紧要关头,总是出乎意料地机智呢。

她那双清澈的眼睛缓缓转了几下,撅着红唇道:“因为我信你,我相信,你一定舍不得让我那么难过。”

崔败瞳仁收缩,喉结滚动,颇为动容。

她埋进他的怀里,藏起自己狡黠的眼睛。她的这把剑脑筋太直了,他爱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本性摆在那里,只会一往无前地攻城掠地,情话从来不说,训她倒是训得凶残。这么下去,她可别指望什么琴瑟和鸣举案齐眉了。

她得多让他体会体会人类情感的滋味。

偷偷拿眼一瞥,果然见他的耳朵尖微微泛起了一点红色。

其实她识破无妄的阴谋,是因为一个漏洞——崔败实力远超无妄,连崔败都无法从外面强闯四象阵,无妄凭什么可以做到?凭他和纯虚子里应外合吗?

那么,如果无妄是坏人,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重伤垂死的崔败呢?

只能是因为他做不到。

他为什么做不到?要么,杀崔败得从本体下手。要么,崔败濒死这件事只是假象。

当时地面上的根须都闪烁着刺眼的银光,隐约像个结界的样子。

她抚触着逼真到极致的‘崔败’,细细感受自己的恐惧,恐惧愈深,指尖下他的生命力流逝便愈快。

虽然关心则乱,但鱼初月还是保持着冷静理智,找到了答案。

对方张开了网,网住了她这条鱼。

网的名字,就叫做幻蜃结界。‘崔败’之所以能够以假乱真,是因为这是她的恐惧幻化出来的他,他的身形容颜和气息,都来自她对他的认识,自然是全无破绽。

于是鱼初月将计就计——正愁四象阵无法从外部攻破,既然对方主动送饵过来,她这条鱼自然是吃饵不咬钩,借机顺势潜入四象阵中对纯虚子下手。

她用额头抵着他坚硬结实的胸膛,低低地嘀咕道,‘崔败啊崔败,你可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若你遇上的不是我这只机灵鱼的话,你的剑,可要倒大霉咯!’

花和鱼腻在一处久了,她这般抵着他,便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细微变化。

他揽着她,整个人都变得懒懒的,很安心的样子。

呼吸刚变得绵长,崔败高速飞掠的身形忽地一滞。

‘追上了?!’鱼初月心神微凛,绷紧了身体,进入了战斗状态。

却见正前方的山巅呆呆地立着一个人。

一身长长拖曳在身后的黑袍,头发披在身后,乍一看,像一具没有任何生气的木偶。

定睛细看,是魔尊伽伽罗。

“他不是在和‘鬼’战斗么?”鱼初月轻声问道。

早些时候,崔败召出水镜察看各地战况时,曾看见魔尊伽伽罗正在与一个奇异的魂体战斗,崔败说那就是掠夺者的世界派来的‘鬼’。

崔败安抚地拍拍她的背,揽着她,掠到了伽伽罗面前。

伽伽罗反应奇快,一张邪美惨白的脸裂成无数碎片,魔躯正要从碎裂身体中涌出来发起攻击,却被崔败的剑尖点在死穴上。

“收起脸来。”崔败心平气和。

伽伽罗:“……”

僵硬的、腐尸般的眼珠子缓缓一转,落在了鱼初月的身上。

“这不是劫的女人么?”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伽伽罗仍不忘挑拨离间,“怎么,第一仙尊心无芥蒂就接受了二手货?正道修士,还真是心胸宽广,我等望尘莫及!”

鱼初月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劫是我夫君的劫身,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你这种娶不到媳妇的家伙,自然是不懂。”

伽伽罗:“……”

崔败摁了下她的脑袋,动作无奈又宠溺。

收手望向伽伽罗时,那一缕铁骨柔肠仿佛从来也不曾存在过,他面无表情,语气淡漠:“与你战斗之人,去了何处。”

谁也不会怀疑,若是伽伽罗多说一个字的废话,立刻便会身首异处。

伽伽罗瞳仁收缩成一个针尖大小的红点,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恐惧。余光缓慢地转动,落在崔败手中的剑上。

第一仙尊握着他的天极剑。

这是妖、魔两界共同的噩梦。

伽伽罗摁下了心头涌起的憋屈,梗着脖颈冷冷地答道:“吃掉了。本尊的魔功,最克的便是阴魂阳魄,你若不信,我可以吐出来给你看。”

崔败点点头:“吐。”

伽伽罗:“……”

看着崔败那张一本正经、完全不像开玩笑的脸,魔主大人只好撕开了自己的脸,哇啦哇啦地吐出一堆和魔息搅在一起的奇怪绿色光坨坨。

崔败嫌弃地用大手捂住了鱼初月的眼睛,带着她缩地成寸,晃眼到了天边。

“确认了吗?”鱼初月问。

“嗯,”崔败轻飘飘地答道,“看到他的样子我便知道了。让他吐,只是故意恶心他。”

鱼初月:“……”这个剑,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暴露本性了。

他手臂一紧,揽着她掠向前方,速度更加骇人。

鱼初月感觉到夜幕正向着自己奔跑而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奇异。地平线上,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拽住了天幕,本该缓缓由明到暗渐变的天色,断层一般,一截一截向上隆起。

顷刻便入了夜。

浓浓夜色中,悬着一粒明亮的星。

修为到了这般境地,已经不用傻乎乎地眯起眼睛去看远方的景象了。神念与灵气共鸣,向着那里扫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偏偏宠爱沈小姐 俏媳妇翻身记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这个公子有点娇 都怪爱卿太宠朕 国公府的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