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76.将计就计鱼【1 / 2】

鱼初月轻轻咬住了唇。

她抬眸望着这位仙风道骨一身正气的白胡子老头无妄。

她的眸光中仍有迟疑, 颤抖的手指不住摩挲崔败的面庞和五官。

不需要无妄出声催促, 她已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崔败的生命力在她的指尖下飞速流逝。

他重伤垂死,她怕极了。

这一幕,让她想起了洛星门外,在幻蜃结界中看到的恐怖血海。

原来那是她。为他死得那么碎的女子,是她。

幻蜃结界投射的是心底的恐惧, 原来早在那个时候, 崔败就已经悄悄爱上她了。他并不是恐惧她死去的过往,而是怕她再一次死在他的面前。

就如她此刻的恐惧一样。她怕他受伤,怕他死去。

她凝视着无妄祖师:“我不会让崔败死!”

老头慈眉善目, 点点头:“我知道。快去吧,没时间了!”

“好。”她道, “可是我该如何进入四象阵中?”

“老夫必会倾尽全力将你送进去。你身上有天极剑鞘, 必能护着你,平安抵达阵心。”无妄微笑道, “去吧孩子!毁了凶剑, 把他救回来!”

“嗯!”

鱼初月小心翼翼地把崔败放在了大鹏的背上, 手指留恋地抚了抚他的眼角。

“我去了, 请您助我一臂之力!”她坚定地说道。

无妄满意地点点头, 身体慢慢悬浮起来,白发和长长的白色胡须无风自动, 双掌之间缓缓凝聚了一枚夺目至极的银色光球。

“接近那把剑,全心全意地想着要毁了它,你有坚强的意志, 一定可以成功的!”老头既和蔼又颇有几分严厉地叮嘱鱼初月。

“嗯!”她重重点头。

地面那一整片耀眼的银色开始蠕动,鱼初月用余光瞄上一眼,便觉头晕眼花。

无妄动了。

只见他的身影变得虚幻,仿佛抽空了体内所有的力量,注入银色光球之中。

旋即,双手重重一推!

只见这团夺目的银光向着旋转的四象阵下方轰去,相触的霎那,打开了一道扭曲的、本不该存在于世间的通道。

四座仙山仍在旋转,但这个椭圆状的银色通道竟丝毫也不受影响,仿佛自成一方空间。

无妄道:“快!我只能撑三息!”

鱼初月唇角抿出坚毅的弧度,心念一动,瞬移而去。

到了通道口,更觉银光灿烂,几乎睁不开眼睛。

身后传来了一股推力,她顺着那道力量轻飘飘地向前一掠,再回神时,人已进入四象阵中。

回头望去,身后只有四座变幻不定的仙山,根本看不到外界的景象。

这里灵气狂暴紊乱,说是天上下着刀子也毫不为过。

一切混乱至极,狂风刮起仙山上的玉亭,呼啸着,从她头脑‘嗡’地飞过。

鱼初月反倒是感到双眼和心窍一阵清明——她进来了,也出来了。

正前方不远处,清亮冰寒的剑影从守护者之域中散射出来,护住了整宗门人。

狂暴的灵气切割在鱼初月的身上。

天极剑鞘流淌着剔透的流光,替她挡去了所有的伤害。

她掠向守护者之域。

一个正在四处奔忙救治伤者的女弟子抬起头,惊愕地望着鱼初月:“你从哪来的……”

鱼初月望向她。

只见这名女弟子满头大汗,很随意地高高撸着袖管,裙摆歪歪地扎在衣带里,以免碍手碍脚。再细看,发现她的身上其实也带了伤,左边小腿骨头断裂,支棱出皮肉,她也没来得及管,只顾着帮忙那些伤到了要害的同门中人。

鱼初月由衷地叹道:“秋然师姐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女弟子正是秋然。

“女子汉嘛!”秋然抬手抹了把汗,沾了一脑门血。

鱼初月莫名眼眶有一点发热,放眼望去,只见身着玄衣的师叔伯一辈在人群外游走,拦截那些遗漏进来的雷电和狂暴灵气,犹有余力的门人弟子紧随其后,替师叔伯们掠阵护法。被护在正中歇息的,都是受了伤,退下来调息的门人。

原来不单是神剑在庇护众人,他们也在自救。

“诸位师叔伯、师兄师姐!”鱼初月朗声道,“外面形势危急,三界苍生面临灭顶之祸!我要取天极剑,阻止这一切发生!”

两道身影掠到面前,是展云彩和秦天。

“需要我们做什么,只管开口!”红脸秦天的衣襟被割开,露出红通通的胸膛,他抬起蒲团大手拍着胸膛,嘭嘭作响。

展云彩颔首:“我等必定倾力相助。”

鱼初月望向护在众人上方的冰霜剑影。

“拔剑之后,”她抿抿唇:“神剑将无法再庇护大家。”

“无事!”秦天朗声大笑,“只管放手去做!”

展云彩缓缓点头:“去吧,我们这几把老骨头,能撑得住!”

众门人也笑了起来。

“只管上!”“去吧!”“嗤,可不要小瞧了师兄师姐们!”

鱼初月微微有一点愕然。

她本以为众人多少会迟疑犹豫,没想到他们居然这般信她。

这未免也太好骗了吧!

见她愣神,展云彩笑着挤了挤眼睛:“都知道崔败是祖师爷啦!你是他的人,谁能信不过?”

鱼初月:“……”

她忽然有些心虚,总觉得‘他的人’这三个字特别意味深长。

鱼初月轻咳一声,道:“那我去吧,诸位保重!”

“去吧去吧。”众人挥手的样子颇有几分敷衍。

鱼初月自然知道他们这是故作轻松。

此刻伤员众多,失去剑影庇护,一定会发生非常惨烈的事情。

她抿紧唇角,瞬移而上。

那把剑就浮在守护者之域正上方。

待在域中的时候,它好像都在睡觉,那些古朴沧桑的剑纹都收束着,懒洋洋不爱理人的样子。此刻,它看着倒是精神百倍,嚣张得很,大肆荡出冰霜剑影,像一只在自己领域护食的猛兽。

“毁了它?”鱼初月轻轻勾起一点唇角,“呵。”

越接近,剑势愈加凌厉。

难怪旁人没有办法打它的主意。

它太强了,哪怕此刻无主,但自身那桀骜狂放的意志,却根本不容宵小亵渎。

鱼初月微微挑眉,反手从剑鞘中把自己那把漂亮的桃花冰剑抽.出来。

“哎,那边那位剑朋友——看到我的剑,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丢了魂儿?”

她连续瞬移了几次,狼狈地避开了这把狂剑的防御之击。

一边说话,一边把桃花冰剑放到身前晃啊晃。

这是崔败分给她的半边剑髓,与天极剑本体一脉相连。

剑影微滞,旋即,它们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从鱼初月左右避过。

她三下五除二就瞬移过去,停在距离天极剑不到一丈的地方。

手中的桃花冰剑与她同气连枝,微微地散发出一点矜持的剑意,美丽优雅,不可方物。

鱼初月:“……”忽然觉得自己的行径有点像媒婆是怎么回事。

天极神剑发出清越的嗡鸣。

鱼初月试探着再飘近了一些。

她道:“崔败说,日后我和他双修之时,我们的剑也一起双修……”

话一出口,自己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很好,从媒婆晋阶成老鸨了。

“但是,”她开价,“此刻最要紧的事情是破了这个阵。若是不能破阵,那一切免谈。”

她又晃了晃自己美丽的剑,然后试着向悬浮在空中的天极神剑伸出了自己的黑手。

一股明显的斥力抵在她的掌心。

它不想伤她,也不想这么轻易就落进美色陷阱。

于是鱼初月把自己的剑凑得更近一些:“难道你没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吗?没有觉得这就是你灵魂的另一半吗?”

天极剑:“……”

下方,天极宗门人仰望着浮在半空中的剑和鱼初月。

“小师妹当真是宛如谪仙一般!”

“仙人配神剑,相得益彰!”

“是不是要见证一幕惊天动地的喜提神器场景了?!”

“我觉得小师妹一定能行!看,她拔剑了!气势如鸿!我赌一百灵石,小师妹一定可以收服神剑!”

鱼初月感觉耳朵根有点发烫。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自己坏话。

她清了清嗓子,继续忽悠这把剑:“你看,我还可以用灵气造物,以后有她一口,就有你一口,我定会一视同仁。”

一边说一边召出两条鱼喂给她的剑。

天极剑:“……”

“哦对了,你看我身上,”鱼初月亮出了自己的剑鞘冰裳,“我还穿着你的衣服。是自己人。”

天极剑:“……”

它终于妥协了。

鱼初月感觉到掌心传来的排斥之力忽然消失。

她才不会给对方机会反悔,手一伸,紧紧握住了剑。

心神猛然一荡,有一瞬间,她心中生起错觉,这世间万物,都在自己支配之下,生死全由自己一念掌控。

‘厉害了我的剑!’

她收起了自己的桃花冰剑,反手将天极剑从虚空中拔起,磅礴的力量感令她头皮麻炸,整个人又轻又重,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了极品法宝为何让人趋之若鹜。

手握天极剑,足以斩圣人!

她深吸一口气,感觉到自己与手中的神剑心意相通。

“剑鞘还不能脱,我得凭借它的防护之力冲到纯虚子身边。”鱼初月垂头望了一眼地面众人,“诸位,一定要撑过去啊!”

她再度深吸一口气,眉目收敛,压低了眼尾和唇线,清冷低沉地道:“上了。”

她感觉到了神剑强有力的回应。

这一瞬间,她与崔败心意相通,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像他。

在这短暂爆发杀意的时刻,她像他。

带着‘我是一个仙尊’的错觉,鱼初月双手执剑,瞬移而上!

惊天动地的力量感,令她浑身热血都被激活,心跳却是诡异地沉静平稳。

再度瞬移,万千雷电落在身上,震得她神魂发麻。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纯虚子,他已调动了全部雷电,轰向鱼初月和她手中的天极剑。

“不可能!!!”漫天雷电之中,纯虚子惊骇得真情实感。

鱼初月能够顺利从外面进入四象阵,自然因为纯虚子与无妄里应外合,故意放她进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国公府的小媳妇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 这个公子有点娇 都怪爱卿太宠朕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偏偏宠爱沈小姐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俏媳妇翻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