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75.神剑本是凶【1 / 2】

鱼初月望着崔败离开的方向出神了片刻。

他全速赶路, 所经之处, 极寒气息卷中流云,从半空中窸窸窣窣地洒下万千细碎的冰霜屑片,晃晃悠悠,在阳光照耀下,像一道剔透炫美的尾羽。

“那是啥嘎?”大鹏傻乎乎地问。

“剑尾气。”鱼初月一本正经地答。

她收回了视线, 默默感受自己此刻的状况。崔败的修为比她高太多, 在他的刻意照顾下,她的身体非但没有半点不适,反倒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体内灵气圆融合一。

就好像……她是妖女,采.补了他。

鱼初月脸颊微微发热, 摇头甩去了那些心惊肉跳的肢体和魂魄记忆, 深吸一口气,开始感受化神修士的能力。

心念一动, 周遭所有的天地灵气便细细密密地与自己的神魂共鸣。

修士化神之后, 元婴携带周身灵气, 与神魂圆融合一, 自此, 神魂便可以通过自身的灵气与周遭的天地灵气共震,引动天地灵气, 借天地之势来施放术法。

鱼初月呼吸微滞。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崔败那样一个苛刻的‘夫子’,在她日常修行的事情上却完全不上心。

因为没有必要。

他在本源境对她进行的魔鬼训练, 正是最适合她的修行方法——她本就是先天道体,再加上融合了世界本源和他的魂意之后,真正的优势在于神魂。对于她来说,修行不如炼魂,与其按部就班修行,倒不如将魂力修到极致,反而事半倍功。

在晋阶化神之后,她忽然醍醐灌顶,明白了他的用心。

便如此刻,在她心念微动之间,周遭的灵气像是在本源境中一般,开始与她共震。

灵气之手延展八方,搅动风云。

感觉与本源境中操纵灵气一般无二!

真真是如鱼得水、如臂使指。

她的身体微微发抖,连续深吸了好几气,都无法平静下来。

在本源境中,她虽然拥有了凶猛庞大的鱼身且能够随心调动周遭的天地灵气,但她心中始终很清楚,那只是本源境而已,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就像是梦。即便在梦中能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也没有人会因此而骄傲。

但,此刻身体的感知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的梦,已照进了现实。

不再虚幻,不再毫无意义。她在本境源中吃过的苦、受过的特训,已真真切切地变成了她经验的一部分,她可以调动周遭灵气,就像她在本境中做过的那样。

鱼初月的胸中仿佛塞进了一只震天剧响的战鼓,‘咚咚咚’地敲个没完没了。

她头皮发麻,浑身发颤,耳间传来嘤嘤的嗡鸣,激动到忘乎所以。

她垂下眼帘,扬起双手。

天地灵气欢腾地奔涌着,以她为中心,缓缓旋转起来,形成灵气旋。

气旋逐渐扩大,她的长发无风自动,连身下的金翅大鹏也炸起了毛毛,小心翼翼地在气旋中心打着转转。

灵气本是无形之物,但它们蕴藏了天地之间最强大最纯澈的力量,一旦形成了‘势’,那便是真正的天地之力,超凡脱俗。

鱼初月海纳百川,任何属性的灵气都在响应她的呼唤,与她共震共鸣。

这般场景,活了数千年的四位圣人都不曾亲眼目睹过。

不过此刻在四象阵中拉锯的四位圣人已经无暇分心留意周遭了,操纵着四象阵的纯虚子与其余三圣的僵持角力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无可挽回,无法阻止。

除非灭了主阵的纯虚子。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纯虚子此刻操纵着四象阵中的灵气雷电,发疯一般轰击那三座仙山,长生子三人只能勉力支撑,老老实实镇着自己的山,以四象之力制衡纯虚子,直到两败俱伤,四象强制归位。

鱼初月操纵着灵气漩涡,尽可能地将周遭的灵气全部纳入气旋之中。

终于,到了极限。

灵气风暴直径超过了百里,强大的力量,令光线都发生了扭曲,她和她的气旋忽明忽灭,好像是虚幻的海市蜃楼。

然而她失望地发现,与四象阵相比,她的力量还是太弱了。

四象阵毕竟是天地灵气的中枢,她拼尽全力吸纳来的,不过是天极宗附近一片地域的灵气而已,两相对比,就像河流之于海洋。

话本上的英雄,总会在危急的关头爆发出百倍、千倍的力量,超越极限击败对手。可惜她鱼初月不是英雄,只是一个特别不幸也特别幸运的普通人罢了。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攻击四象阵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眸光一转,盯住了在天地间疯狂涌动的,海啸一般的黑色根须。

“由得你猖狂!”

她深吸了一口气,双臂缓缓扬起。

因为牵动了庞然恐怖的天地巨力,她纤细的手臂失控地颤抖起来,像是坠上了重逾千钧的大铁块。

她死死咬紧了牙根,直到那根‘弦’绷到极致,略一凝滞之后,双臂携着畅快无比的怒意,势如破竹,轰然向下方镇去!

白袍在风中扬起,满头秀发微微向上飘飞,那横亘半个天空的恐怖气旋得到了足够的初始力量,呼啸着向地面卷落,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锋锐如刀刃的气旋边缘便刮在了蔓涌的根须之上。

令人牙酸的切割声同时响彻四野,根须被切断,搅入这恐怖的气旋之中,被无数灵气风刃切割成了碎屑,撒向四周。

气旋的规模实在是巨大,它就像一只飞速旋转的回旋镖,所经之处,被黑色根须占据的大地上立刻被清理出一条干干净净的通道,就像用笔刷沾了白色的漆,涂过黑色的画布一般。

鱼初月操纵着这只气旋,缓缓向前推进。

这附近的天地灵气已被抽调一空,若是有修士在这里,大约会苦不堪言。

幸好大鹏是妖兽,没了天地灵气,它的行动倒是更加顺畅肆意,飞行姿势骚包了许多,发出得意的‘嘎嘎’大笑。

鱼初月盯着下方的根须,心中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化神,便可以神魂离体。

瞬移术其实就是一门灵与肉相辅相成的学科,基本原理便是让神魂离开身躯,抵达指定地点之后,利用神魂与躯体中灵气的共震,将身体‘挪’到神魂所在的位置。说起来好像需要一个‘过程’,其实熟练之后就像呼吸一样,变成自然而然的动作。心念一到,便可瞬移到想要的位置。

鱼初月盘膝坐在大鹏背上:“别瞎飞,托稳我。”

“好的好的嘎!”

鱼初月轻轻吸了一口气,心念一动,神魂出窍!

离体的瞬间,她憋足了全部的精神力,在意念之中大吼一声——

“化虚为实!”

“轰隆——”

只见一条顶天立地的大鱼出现在天地之间。

鱼初月惊奇地望着那四座高耸入云的仙山在眼前陡然缩小,变成了四座比她略高一些的小坡坡。

她甩起巨尾,偏头看了看。

不错,正是她用惯的鱼身。

现世一日等于本源境中一年。三次进入本源境,她足足做了二十年鱼。若要单论时间长短的话,她做鱼的时日,已超过了做人。

鱼初月非常自在地甩着自己漂亮的大红尾巴,落到了地面上。

“轰——”

好一阵地动山摇。

鱼眼向上一望,只见那只苍蝇大小的鹏妖全身金毛都炸了起来,飞得歪三倒四。幸好它还没有完全吓到失智,仍记得要耸着翅根,保护好背上那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鱼的可怕女人。

鱼初月扬起前鳍向金鹏挥了挥。

金鹏吓得原地一个猛坠,回过神,急急扑扇着翅膀高高地飞了起来。

飞了几下,迟疑地甩了甩左翅,向大红鱼回了个礼。

她转回视线,歪着巨大的鱼脑袋,心中暗想,‘果然种族歧视是不对的,这不,我无论做人做鱼,我都依然是我。’

她扫了扫尾,将一整片黑色根须铲了起来。

‘崔败他,无论是什么,也仍旧是他,独一无二的他。’

这般想着,红色的鱼脸蛋变得更红了一些。

长尾一甩,被她铲起的那一大蓬根须高高地飞上了半空。

它们仍在张牙舞牙地挥动,像一只巨大的海葵。

鱼初月鼓了鼓自己大大的胸膛,鱼眼一眯,张开巨嘴,一口就薅了过去!

“嗷呜——”

根须曼舞,试图缠裹住她的利齿。

鱼初月猛地甩了甩鱼头,在那根须找不着北的霎那,重重将它咬在了两排利齿正中。

她这几圈大门牙厉害得很,一张一合,轻易就将根须从正中齐齐切断。

虽然咬死过一个掠夺者,但‘活物’在牙齿中挣扎感觉还是让鱼初月有些不太适应。她忽然想起崔败食人花把毁灭兽薅进嘴里,然后恶意而愉快地咧着嘴嚼咬它们的样子。

‘真是个剑!’她缩了缩鳍,决定向自家男人学习。

鱼头一甩,巨齿‘咔嚓咔嚓’咬了下去。

“唔……”

一双巨大的鱼眼中慢慢亮起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咬烂的根须,竟然一点也不难吃。

想象中的恶心呕吐感并没有到来,失去活力的根须很快化在了齿间,变成滚烫的热浪,化入她的鱼身之中。

这是……灵气化物!

鱼初月真情实感地震惊了。

如果此刻是人身,她一定会试着掐一掐自己的胳膊看看会不会痛。

这里是真实的世界,不是本源境啊!

为什么这凶残的根须,竟是灵气化物?

鱼头纳闷地偏向一边,整只疑惑的鱼弯成了一个“C”,结果头重尾轻,‘噗通’一头栽了下去。

她在地上一滚,顺嘴扯起一大片根须,大吃大嚼。

果然,还是满满的灵气。

‘纯虚子用四象阵向这万梧灵木提供天地灵气,然后它就造出了灵气化物?’大红鱼再一次真情实感地震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国公府的小媳妇 偏偏宠爱沈小姐 都怪爱卿太宠朕 这个公子有点娇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俏媳妇翻身记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锦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