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修罗场!

1.我来撕蘑菇【1 / 2】

登天梯。

想入天极宗,先攀登天梯。

长长的白玉阶,无论怎么走,也看不见尽头。

玉质剔透,凝神细看,能看出底下有缥缈的纯白玉髓在流动。

这是仙灵玉,做阵用的。

登天梯是一个巨大的禁制法阵,只有心智坚韧者才能攀上山顶,拜入宗门。

听起来非常高级玄乎,但鱼初月觉得,这个禁制的原理其实就是鬼打墙,想要上山,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闷头一直走,表情做到位,早晚能被某个巡视的大佬相中顺走,还会被赞一句“此子心性绝佳,成得大器”。

破阵,就是这么简单。

她压低了眉眼,唇角微抿,一步一步稳稳向上走。

坚毅、沉静、一心向道。

然后她开始神游天外。

上一次爬石阶,什么时候了?

应该是踏青吧,记得那日细雨绵绵,隔壁的少年长身玉立,悄悄把油纸伞斜到了她的头顶上。

春雨打湿了他的半边衣裳,寒风吹红了少年的脸颊。

他悄悄说,“待我考取功名……”

后面半句听不清,她也没好意思细听,推开伞,跑进牛毛般的小雨中,像一条活泼的小鱼。

鱼初月低下头,看了自己的指尖,一眼。

轻轻一捻,那里仿佛还残留着伞骨的触感。

然而她早已忘记了少年的模样。

就在那天夜里,一个带着系统的穿越女霸占了她的身体。

穿越女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向系统吐槽鱼初月有多土,有多废。说她生了一张绝色的脸,却不懂得珍惜利用,居然就甘心窝在一个小小的山庄,守着老实巴交的父母过日子,身边最好的男人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穷书生。真是暴殄天物。

鱼初月并不觉得自己平淡幸福的生活有哪里不好。

爹爹虽然脾气暴躁爱骂脏话,但对她们母女二人极好,在家里说话都是压着嗓门,生怕吵到娘子大人。

娘亲性子温柔,从小到大,鱼初月都没见她和谁红过脸。她做得一手非常好的针线活,每半月成一副绣品,大城里那些官家小姐都得抢破头。

家中还有一条听话的大黄狗,每天早晨叼着篮子出门,用两枚铜钱买回新鲜的蔬菜,都不重样的,可有意思了。

再有半年,一家三口就能攒够银子,在城里盘一间铺面。爹爹卖山货,娘亲继续做绣品,她,就是鱼家小铺的帐房女先生。连看门的狗子都有了。

多好啊!

她爱自己的家,她愿意过这样的生活,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可是没有人理会鱼初月的心声。

身体被抢了就是被抢了,无人和她讲道理。

穿越女对鱼初月没有丝毫愧疚,她厚颜无耻地对着空气说,若鱼初月泉下有知,就好好学着,看她是如何用这副身体活成人生赢家,爬到世间的巅峰。

其实鱼初月并没有死。她被困在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发不出任何声音,做不了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穿越女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还把隔壁的书生少年叫出来,骗他把家里的现银全部拿出来给她。

带着这些银两,穿越女离开了小山庄,到附近的大城里买了漂亮衣裳和胭脂花粉,包了豪华的客栈。

那些银两,是鱼初月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攒下来的,再过半年,就可以在城里盘一间铺子。

而隔壁少年毫不设防地拿出来的钱,是他们全家攒了许多年,预备给他进京赴考的路费。

穿越女根本不知道这些银两有多重要。小小一包碎银子,一只手就能抓住,但它却是两家人多年的心血和期望。

穿越女一直在抱怨,嫌这笔钱过于微薄,都没眼看,没几天便大手大脚花了个精光。

鱼初月到今天都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有多么崩溃。

她在梦魇中尖叫挣扎,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听到。那时候,鱼初月还不知道真正恐怖的噩梦正在向她逼近。

再后来,穿越女在系统的帮助下踏入修真之途,先天道体,气运加身,周旋在无数男人中间,被称为三界第一美人。

瑶月仙子。

游戏人间,只撩不负责,害得无数家庭妻离子散。

终于,有一个愤怒的城主夫人查了她的底细,带上城卫,一夜之间屠光了鱼初月出生的小山庄。

穿越女早早就收到了消息,这位喜欢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瑶月仙子,并没有去救那些在她眼中如蝼蚁一般的凡人,放任无辜者死去之后,她在男人们面前哭得肝肠寸断,换得了无数修炼资源作补偿。

从此,瑶月仙子更是身世可怜,惹得无数大佬为她竞折腰。

那一夜,鱼初月活在了地狱中。明明身上没有半点疼痛,她却把万箭穿心、油煎火灼体验了一遍又一遍。

一边是穿越女面前堆满的奇珍异宝,一边是血染的小山庄。

听说那里,鸡犬不留。

她终于明白,坏人的坏,好人是想象不出来的。

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无望地尖叫挣扎。她安安静静地蛰伏在自己的身体中,冰冷地看着穿越女‘征战’过一片片大地。

她耐心倾听着穿越女和系统之间的对话,学习一切她能学到的知识。

穿越女所向披靡,只要她想撩,就没有她撩不到的男人。

形形色色的嘴脸,鱼初月实在是见了太多,看到麻木。

穿越女说,每个世界,她只睡最强的那一个男人,一旦得手,就可以成功夺走这个世界的气运,让她和系统拥有更强大的力量,继续新的征程。

辗转许多世界,从未失过一次手。

冷眼看了一路,鱼初月对自己身处的世界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

什么正道剑尊、魔界之主、妖域之王,一个接一个沦陷在穿越女的石榴裙下,无一幸免。

穿越女信心满满,将视线转向了终极狩猎的目标。

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天极宗宗主,灵气本源的守护者,第一仙尊。

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不见她。

哪怕她故意挑起了妖、魔二界大战,为人族立下了不世之功,他依然不为所动,并不给她任何接近的机会。

穿越女使尽一切手腕也见不着人,万般无奈之下,抛出一半身家,总算买通了仙尊门下四圣之一,通过关系,私自闯入守护者之域,见到了那个冰雕玉琢的男人。

他瞥来一眼,眸光仿若那熄灭了万古的冷寂星河,寒凉、漠然。

薄唇不动,却像是有低沉威严的声音响彻耳际——

“离开。”

没有半点欲擒故纵,没有丝毫回旋余地。和以往那些男人,都不一样。

鱼初月发现,穿越女乱了。

这个撩遍三界,从来把男人当作猎物的游戏人间者,她慌了。

鱼初月清晰地感知到了穿越女的心虚。眼前这个男人,眸光淡漠,却像冰鉴一般,照见她心底所有龌龊。

穿越女只能放弃了原定计划,匆匆找了个借口:“我有一个至为重要的人性命垂危,我只是想要为他求一朵金光玄灵菇来救命。仙尊若肯赐我灵药,我愿为这天下苍生做任何事情。”

鱼初月冷漠无情地点评——虽然阵脚大乱,却还记得以退为进,塑造‘深情’人设,掩盖真实意图,令对方放松戒备。交换条件不是为他做事,而是为天下苍生,更进一步退离对方警戒圈,临场反应还算可圈可点。

瑶月女仙姿容绝世,气质卓然,这般委屈小意,真真是我见犹怜。

不料,男人却阖上了双眼,薄唇微动,只吐出一个字:“滚。”

他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冷。

低沉,冷进了骨缝里。

鱼初月留意到,在他身前,有一枚菱形的紫色缝隙,悬浮在虚空中,看起来好像不是很稳定。

他平抬着一只手,手背上隐隐能看见两三条青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国公府的小媳妇 都怪爱卿太宠朕 俏媳妇翻身记 重回九零,真千金靠医术火爆全场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但不配 绿茶大佬不讲武德 这个公子有点娇 偏偏宠爱沈小姐 全网催我们原地结婚